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奇葩女神屋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气之势消失
    到了大街上,张无为身后的人不再听他话了,除了金城父亲以外的二人都是头也不回的跑了。
    张无为带着金城父亲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贴着另一边的墙拐了出去。
    他们几人走后半小时,赌场里的人送饭到地下。看见囚犯跑了,自己人被打晕了,急忙跑上楼汇报给了老大。
    老大听说之后,非常震怒,随即吩咐手下小弟去寻找几人。他则回到办公室去打电话,联系了几位帮派老大帮忙,然后又打给了一个叫做高木的男人。“高木君,您送来的人被人救走了。”
    “什么!”叫高木的男人高声叫道。
    “对不起,是我们的人办事不利。不过您放心,我已经派人去追查了,相信以我们wo组的人脉,很快就会找到他们。”
    “畜生!你知道我给你的人有多重要吗?”高木质问道。
    “对不起。”赌场老大无言以为,再次认了错。
    “够了!不要再道歉了。如果你不能把人抓回来,我一定会找你们组长谈这件事!”高木警告道。
    “是!”赌场老大挂断电话,恨恨的骂道:“混账!竟敢在我们wo组的地盘上捣乱,我一定要把你揪出来,碎尸万段!”
    张无为带着金城父亲一路逃出了很远,终于松了口气,暗暗庆幸起事情的顺利。
    他朝金城父亲比了个“停”的手势,走开拨通了舅舅的电话,说明了现在的情况。
    张善治对于事情如此顺利也非常高兴,立刻告诉外甥去码头等着,他会联系船。
    张无为这会儿谨慎劲儿又上来了,打开手机搜了一下路线,一看离码头不是很远,决定带着金城父亲走过去。
    二人一猫一走就走了一个小时,总算是回到了码头。
    张无为再次联系舅舅,得知目前停靠在长岖码头的船没有可靠的,他们还要再等上一会儿。
    二人等了几小时,张无为的手机终于响了,但却是崔璐的号码。
    他朝金城父亲示意了一下,走远几步,接起来应道:“喂?姐?”
    “张无为吗?”电话中传出的竟是一个华国男人的声音。
    张无为极度震惊,问道:“你是谁!”
    “你不必问。藤崎智子和荒河彩花都在我手上,你如果不想她们死,最好回来藤崎智子的家。”男人说完,手机里传出了崔璐和彩花的声音。
    张无为真的是恨疯了这种人,偏偏没有任何办法。
    妙妙看了看不远处的金城父亲,低声向张无为问道:“你确定要为了那两个才认识三天的人冒险吗?”
    “我……”张无为被难住了。
    正当他犹豫不决时,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是舅舅张善治打来的,通知他可靠的船已经到了,让他们尽快上船。
    张无为把心一横,带着金城父亲找到货轮的船长,登了船。
    货轮卸货、载货之际,张无为眼前不断的浮现出这三天的点点滴滴,崔璐对他的照顾、彩花对他的微笑,轮番轰炸着他的神经。
    妙妙看着张无为的眼睛,无奈的叹了口气,跳上他的肩膀说道:“去吧,我会帮你。”
    “恩!”张无为万分感激的应了一声,用倭语单词向金城父亲说道:“金城桑,您,休息,我,有事。”
    金城父亲想了想,理解了张无为的意思,点了点头。
    张无为把金城父亲托付给了船长。
    船长告知张无为,装卸货时间为五个小时,即使张无为赶不回来,他也必须要开船。
    张无为说了一声谢谢,带着妙妙下了船,离开码头乘上了出租车。
    可是当司机问他去哪儿时,他傻了,他忘了崔璐家那里倭语怎么说,幸亏有妙妙在他耳边提醒了他。
    一个多小时后,出租车抵达了崔璐的公寓。
    张无为下车走到公寓楼下,向着妙妙说道:“姑奶奶,您从楼后面的窗户进吧?”
    妙妙轻轻地恩了一声,从张无为的肩膀上跳了下去。
    张无为刚刚蹑手蹑脚地上到二楼,住在最靠近的楼梯的第一户的人走出了家门,险些跟他撞到一起。
    “すみません
    。”倭国男人礼貌的向张无为鞠了一躬。
    张无为连忙也用倭语回了一句对不起。
    倭国男人转身下楼,张无为朝走廊里侧继续走,可是才迈出第一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股风声。
    他转回身一看,男人就站在他身后,正举着三根银针等着他。
    张无为都没有来得及做反应,男人已经将三跟银针刺进了他的上丹田、中丹田,还有下丹田。
    三股极强的真气随银针侵入张无为的身体,连通了他身体正中心的整条经脉。
    张无为疼得像是要被从中间锯开一样,接着就感觉到体内所有的纯阳光球儿均分成了三份,围住了他的上中下丹田。
    男人正是黒箭的杀手,他这一招,是用他的真气摧毁对手的丹田穴。
    而丹田,是人内力的源泉,一旦被毁伤,轻则再无内力,重则当场死亡。
    男人看着张无为无力的跪倒在地上,转身下了楼,消失在了夜色中。然而他却不知道,张无为的穴道至今都没有通,如今被伤,反倒等于被打通了。
    只是,张无为体内的纯阳灵核并不愿接受张无为自身的内力,它们围住张无为的上中下丹田,竭力蒸发着源源不断涌出的内力。
    此时此刻张无为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纯阳灵核发热让他很疼,再有就是他现在既得不到自身内力,又失去了纯阳灵核的力量,这才脱力倒下。
    这时候妙妙赶回到了张无为的身边,咬掉了他身上的银针,却已无法阻止他的内力从丹田涌出。
    张无为跪伏在地上缓了一会儿,他自身的内力和纯阳灵核之间的斗争慢慢地达到了一种平衡的状态。
    身体不再那么疼了,他慢慢地抬起了头,看向妙妙。“姑奶奶,我……”
    妙妙叹了口气。“别说了,先去看崔璐吧。”
    “恩。”张无为扶着栏杆站起身,吃力的走到走廊最里侧,敲响了崔璐家的门。
    门里没人答应。
    张无为想要去楼背面爬窗户,却没有力气。
    妙妙开口说道:“把手给我。”
    张无为知道妙妙要做什么,直接把左手小拇指伸到了妙妙嘴边。
    妙妙张嘴咬住了张无为的手指。
    张无为感受到体内的纯阳光球儿陆续离开了他的丹田穴,融合成了一个大光球,停在了心脏位置,他自身的内力终于得以沿经脉流向全身。
    三分钟,张无为好得跟个没事儿人一样,只有一点和之前不同,就是感觉有些冷。
    妙妙送开嘴问道:“好了吧?”
    “恩。没问题了……姑奶奶您怎么了?”张无为看向妙妙,看到的是满满的担忧之情。
    “先去看崔璐吧。”妙妙别过了头去。
    张无为点点头,抱起妙妙跑下了楼,绕到背面爬到了崔璐家的窗前。
    房间里,崔璐和彩花都躺在地上。
    张无为看向妙妙,妙妙开口回答道:“她们身上有针,先拔掉。”
    他点点头,一边找二女身上的针,一边问道:“难道这是和蓝昕的死气针一样的招数?”
    “恩。”妙妙应了一声。
    拔掉了银针,张无为又问道:“姑奶奶您看她们多久会醒?”
    妙妙没有再说话,走上前分别咬了二女每人一口。
    崔璐先一步苏醒过来,看见身边的人变成了张无为,立刻问道:“你回来干什么!”
    张无为笑着说道:“我不回来你们怎么办?”
    “你……真是个笨蛋!”崔璐骂道。
    这时彩花也醒了,只是神智还不清醒,睁开眼睛就叫了起来。
    崔璐一把捂住她的嘴,安慰道:“彩酱,是我,没事了。”
    彩花眨着大眼睛看看崔璐,又看看张无为,点了点头。
    崔璐慢慢地放开了手。
    彩花急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崔璐提醒道:“彩酱,你小点儿声。”
    三人正在说话,门突然被打了开,一群倭国混混拿着武器冲进了房间。
    张无为并不知道这些人是谁,只是知道不能让他们这么闹,果断的运上流水之势迎了上去,把人堵在了玄关。
    他跳到一众混混身前就想爆发气之势,却怎么也爆发不出来。尽管他还能感觉到那个大光球就在胸口,但就是无法与之建立联系,更别说控制它爆发。
    混混们可不知道张无为在搞什么,挥刀就砍,他只好先用流水之势应付,倒也没什么问题。
    张无为努力寻找着控制内力的方法,现在体内的力量跟之前完全不同,原来力量都来自遍布体内各处的纯阳光球,如今变成了丹田处涌出的丝丝暖流。
    他每每使用内力,经脉上的内力暖流就会断掉,他只能收住力量,等待暖流接通才行。
    混混们和张无为打了半天也没有砍中一刀,也很恼火。
    其中一个头脑最灵活的混混看出了端倪,改砍为刺,直直的捅了上去。
    张无为的双手正引导着两把刀,面对径直刺上来的刀刃,他没有办法再用流水引导偏离,就想运止水来压制。
    不过他才刚一运功,体内的动之气和静之气就如第一次试验之时一样的碰撞起来,再也无法同时运起流水和止水。
    没有了纯阳光球儿的协调,动、静两股真气激烈的碰撞了几次,无极境当场散了功。
    混混手中的刀随即刺进了张无为的腹部……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