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橘子汽水 > 第9章 九个泡泡
    射击演练楚宁闹了大笑话之后,次日就离开了基地,没有继续带军训。
    这本是不符合规定的,但也没人觉得奇怪。法律之外还不外乎人情,更何况是带不带完一次军训而已,这不过就是上面一句话的事情。
    楚宁走后,护理系一连被分成两队,增加到其他教官的队列里。一部分跟章司焕带的中医药系二连,另外一部分跟了孟行舟带的临床医学系四连。
    夏桑子很“幸运”,在军训快要结束之际,成为孟行舟手下的一个小兵。
    临床不比护理系,清一色的汉子,这军训没剩几天,队列里竟然来了一大波妹子,这些汉子每天训练,恨不得拿出百分之两百的精气神。
    夏桑子作为临床本系生和唯一的女性,理所当然变成这些汉子的重点关心对象。
    休息时,这些汉子送过来的矿泉水,够夏桑子就地摆个摊位。
    中午食堂开饭,这些汉子一个比一个跑得快,说是给连队女生抢肉吃。等到食堂,夏桑子对着自己面前的好几份餐盘,不知从何下嘴。
    晚训结束,一群汉子不惜绕基地半个圈,送连队女生回宿舍,一路上嘘寒问暖,当真是感天动地战友情。
    这边战友情进行得火热,可孟行舟的脸,却一天比一天更臭。
    不过他这人公私分明,加训就加到男生身上,绝不为难女生。导致后面的几天,一到点,女生准时解散,一群汉子在操场继续练。
    听别队的人说,每天晚上,总能在操场听见临床医学的男生,一片哀嚎,还有铁面孟教官万年不变的几句话——
    “你们白天打了鸡血,看女人的劲头都喂狗了?”
    “不是喜欢训练吗?满足你们。”
    “不许停,不练废谁也别想回去睡。”
    临床的男生叫苦不迭,终于捱到野外拉练的日子。
    军训最后一天是阅兵式,阅兵式前两天按照惯例,会进行两天一夜的拉练。
    白天徒步,吃压缩饼干,晚上在野外扎营,睡帐篷,真实体验一回行军生活。
    说是拉练,比起平时训练,这氛围要轻松许多,在这鸟不拉屎的营地憋了一个月,能有个这样的放风机会,大家都兴奋得像是要过年。
    夏桑子一点也不兴奋。老天爷跟她过不去,这次例假推迟了快一周,好巧不巧,赶在拉练前夜,姗姗来迟。
    因为需要野外扎营,每个人行军包里的东西,比平时训练重了不少,装着必要干粮、水以及睡袋。
    夏桑子从小就喜欢运动,后来搬到大院后,受夏老爷子影响,体能这块一直是比同龄人好多的。
    虽然养尊处优,可却不是一个娇气的,放在平时,这点路程和负重,对她来说也不过是小菜一碟。
    可一个例假,把夏桑子打回解放前,柔弱得宛如一个现代版林黛玉。
    一大早,大部队在基地门口集合,夏桑子痛经难受,在宿舍折腾了一会儿,周巧夕陪她一起,两个人赶到队伍的时候,足足迟到了五分钟。
    其他队伍已经出发,只剩临床四连还在原地等着。
    夏桑子内心过意不去,从队列里站出来,大声说:“报告教官,我迟到了五分钟,自愿受罚。”
    孟行舟垂眼看了眼表,面色不改,睁眼说瞎话:“没迟,是你的表快了五分钟。”
    全体:“……”
    不带这么偏心的啊教官!!!
    夏桑子心里不太自在,还想说点什么,孟行舟没给她这个机会,用“归队”两个字把她打发。
    点完名,孟行舟确认好带出去的学生人数,把花名册交给负责后勤的士兵,将军帽戴在头上,拿过哨子放在嘴边,吹响一声,厉声道:“听我命令,临床四连全体都有,跑步前进!”
    夏桑子体能跟不上大队伍,没跑多远就落在最后,天气炎热,她一额头汗,却脸色惨白。
    孟行舟带着队伍跑了一段,追上前面的章司焕,就命令大家齐步走。
    回头没看见夏桑子的人影,他眉心一紧,上去交代章司焕帮他看着人,自己转身往回跑。
    他跑步速度快,没几分钟就看见,落队一大截的夏桑子。
    孟行舟追上去,跑到她身边停下,皱着眉头问:“你身体不舒服?”
    夏桑子这个时候了,也没忘记自己在跟他冷战,输人不输阵,她才不要这么早就低下头。
    于是,夏桑子强撑着精神,挺直腰杆,做出最凶狠的眼神,瞪了孟行舟一眼,然后,从鼻腔发出一声响亮的“哼”,加快步子,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孟行舟:“……”
    威风不过三秒。
    夏桑子肚子一阵剧痛,她再也走不快,步子渐渐慢下来,余光往后瞟了一眼,看见孟行舟不紧不慢地跟着,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走了差不多五百米,夏桑子体力不支,捂住肚子,半弓着腰,在原地半蹲着。
    孟行舟看不下去,知道夏桑子还在生气,不想跟他搭话,思忖片刻,他把行军包从背上取下来,背在胸前。长腿一跨,几步走到夏桑子面前,一个字没有,拖住她的腿,利落把人给背起来。
    夏桑子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回过神来时,人已经在孟行舟背上。
    她整个人连带着包里的东西,少说也快一百斤,孟行舟好像毫不费力一样,背负这些重量,走得还能比平时快。
    “谁让你背我了?放我下来,孟行舟!”
    夏桑子挣扎几下无果,只感觉腿上那股劲又重了几分,她说不上是生气还是无奈,锤孟行舟的背,身体不舒服,凶起人来都没有气势:“你还记得你的身份吗?你是教官,你现在背着我算怎么回事?放我下来,大部队都走好远了。”
    孟行舟闭口不言,步子不停,与大部队往反方向走,距离越拉越大。
    “孟行舟,你听见我说话没有?我让你停下!”
    “你要往哪里走啊,回基地大家都知道我们罢工了。”
    “我才不要跟你一起受罚,我今天跑不动负重越野十公里了。”
    夏桑子说得嗓子都累了,身下这人跟木头一样,一声不吭,她放弃挣扎,换了一种方式跟他交流:“孟行舟,你要带我回基地?”
    孟行舟沉默几秒,最后脑袋左右晃动两下,算是摇头否认。
    夏桑子:“……”
    “我让你不准说一个标点符号,你当真不跟我说了?”
    孟三岁脑袋上下晃动,点头默认。
    夏桑子差点被气笑,她稳住情绪,继续说:“平时怎么没见你这么听我话?你之前单方面跟我冷战半年,那个嚣张劲去哪了?”
    这个问题点头摇头都无法回答,孟行舟选择当哑巴。
    没见过这么难搞的人。
    夏桑子用手肘环住孟行舟的脖子,俯身凑到他耳边,说:“从现在开始,我允许你跟我说五句话,教官你可以开始了。”
    孟行舟从心底涌上一股躁意,他不自在地扭扭头,捡关键的说:“不回基地,不会受罚。”
    “那我们去哪里?”
    “搞辆车,抄近路,不耽误拉练。”
    夏桑子懒得去在意过程,这地儿孟行舟比她熟悉一百倍,他既然有把握,她愿意相信他。
    “教官这么厉害,除了车,能搞点别的吗?”
    孟行舟问:“你要什么?”
    夏桑子故意逗他,出了一个大难题:“生姜、红糖还有热水。”
    孟行舟步子一顿,反应几秒,算是顿悟,夏桑子今日体能不佳是什么原因。
    夏桑子见他不说话,以为是自己提的要求过分了点,于心不忍,改口道:“逗你的,你已经说了三句话了,还剩下两句,请好好把握机会。”
    孟行舟果真没有再说话,一路背着她,走到基地后门一个小角落,把夏桑子放下来,自己卸下装备,三两下翻过前面的一堵墙。
    几秒后,角落尽头的铁门,被孟行舟从里面打开,他不知道从哪里推出一辆摩托车来,看上去有点年代感。
    夏桑子惊讶地瞪大眼,走过去看车,抬头问他:“我去,你在哪里搞的?”
    还剩两句话。
    孟行舟犹豫了一下,抬手看表,时间还够,他没回答夏桑子的问题,只吩咐一句:“原地等我,哪都别去。”
    夏桑子一头雾水,压低声音,冲他的背影问道:“你去哪?”
    孟行舟已经走远,听见她的话,举起手来,竖起食指,比了一个“1”。
    “什么啊……”
    夏桑子一怔,待人跑过转角,不见踪影,才明白过来,他那个数字一,应该是还剩一句话的意思。
    一瞬间,她站在原地,失笑出声。
    什么榆木脑袋啊,这么较真。
    五分钟过去,夏桑子坐在摩托车上,看见孟行舟手上似乎拿着东西,三步一回头,鬼鬼祟祟地跑回来。
    人走近了,夏桑子才看清楚,他手上拿的是一个部队发的水杯。
    夏桑子指着他放在地上的背包,不解地问:“你水杯不是在包里吗?”
    孟行舟拧开杯盖,把杯子递过去,放在夏桑子手上。
    还没凑近,夏桑子就已经闻到一股浓郁的生姜味。
    她垂头,往杯子里看。刚烧开的水,热气扑到她脸上,染上湿润感。
    热水里面漂浮着,被手掰成一小块的生姜,仔细看,杯子底部,还有一小块没融化完的红糖。
    超级简单粗暴版本的生姜红糖水。
    联系孟行舟刚才回来的奇怪样子,夏桑子大概猜到,这些东西,指不定是他去食堂后厨房偷的。
    难为他一身军装,堂堂一个国防大高材生,竟然去部队厨房,偷拿生姜和红糖。
    夏桑子说不出一句话,眼睛盯着杯子出神,不知道是不是被热气熏得,眼眶变得有点红。
    孟行舟最后回头看了眼,确定没有被发现,才放心,转过头来,看着夏桑子。
    夏日炎热,他们站在角落里,一丝微风都感受不到,只有后面树上的蝉,被烈日刺激,叫个不停。
    孟行舟的目光在树上扫了一圈,最后回到夏桑子身上,见她一直未动,把最后剩的一句话份额,说出了口。
    “吹着喝,水很烫。”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一句话用来关心你,今天可以说是孟.乖巧听话懂事体贴温柔.三岁了。
    你们先秀着,我去报个警抓小偷。:)
    ——
    25字小红包随机掉落~
    明天桑妹和三岁要上榜啦,大噶快给他们打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