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橘子汽水 > 第29章 二十九个泡泡
    裁判吹哨, 下半场开始,两队21比57, 分差已经被拉开。
    夏桑子对篮球了解不深,不过从初中开始就看孟行舟打球, 时间久了, 规则和基本局势能看明白。
    孟行舟打球一般是小前锋, 全队得分主力。
    上半场跟章司焕配合默契, 球传到孟行舟手上,就没有投不进的时候,加上他擅长远距离投篮,三分球难挡,这也是拉开分差的关键。
    这下半场一开始, 夏桑子就看见对方改变了策略。足足有两个人盯着孟行舟, 其中一个是对方的大前锋,刚刚跟楚宁秀恩爱的学长。
    他身材高大, 目测身高快接近两米, 纵然孟行舟个子也高, 可站在他面前, 顺便变得有点消瘦。
    比赛过去两分钟, 就算章司焕这人再精, 面对那边双人死守, 这篮球也传不到孟行舟手上去。甚至有两次操之过急, 反而给对方穿了嫁衣, 让那个学长扣篮, 赢得一片欢呼声,长了个大脸。
    但这些都是比赛上的正常交锋,不算什么。
    真正把大家激怒的,还是这个学长转身回防时,对着孟行舟竖起一根中指,挑衅意味十足,张嘴吐出两个字。
    垃、圾。
    他话音落,一声“我□□大爷”就从章司焕嘴巴里冒出来。
    他回过头扬起手就要去揍那个学长,孟行舟动作比他动作更快,长臂一伸,锁住他的脖子,把人往后拉。
    孟行舟声音沉沉,跟他说:“别上套,老师都在。”
    “这傻逼欠打,拽你妈呢,老子一拳把你门牙打爆!”
    章司焕这人讲义气,欺负他可以,欺负兄弟跟你玩命。他此刻被怒意冲昏头,只想挣脱孟行舟的束缚,上去跟人干一架。
    孟行舟跟身边两个队员使了个眼色,三个人连拖带拽,把章司焕控制住。
    不止章司焕,孟行舟看全队都意志消沉,每个人脸色臭得跟黑锅似的,说不准哪个人下一秒就绷不住,被对方激怒冲上去干架。
    孟行舟沉默了一瞬,稍后,他举手要求暂停100秒。
    全场休息,大三那边每个队员脸上挂着笑,反观大二这边,连一向嬉皮笑脸的章司焕,脸色都非常难看。
    孟行舟明白这场比赛,对方明显就是针对自己来的,既然如此,那就陪他玩玩。
    想到这,孟行舟提议:“那个大高个归我,我盯着,得分你们来。”
    大家在气头上,本能要反驳,孟行舟看向章司焕,接着说:“你一会儿别传球给我,他们队分了两个主力来盯我,你们就抓紧时间拿分,把分差再拉大,这场比赛还是稳赢。”
    章司焕知道,今天大家都有点看孟行舟笑话的意思,而且那个大三的如此嚣张,这口恶气他可忍不下去,非要帮孟行舟找回场子不行。
    “拿个屁,大不了就他们杠上。他盯着你,我和飞飞去盯着他们队的四眼仔,他妈的老子盯不死你,他不让你碰球,那个四眼仔也别想碰到球!”
    “就是,他们针对你,就是跟咱们大二计算机过不去,谁怕谁,跟他们干!”
    “比赛能输,男人面子不能输。”
    孟行舟敛眸,目光扫过每个人,最后伸出一只手,放在中间,言语狂妄:“胜利和面子,我都要。”
    章司焕看他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问:“你有把握一对二?”
    孟行舟轻笑,没回答,看了眼自己的队友,沉声说:“我们会赢。”
    几个队员相互看几眼,最后点头,伸出手,叠在一起,手往下压收回去的一瞬间,齐声加油打气:“大二必胜——!”
    孟行舟根本没说自己要怎么脱离困境,可无形之中,每个队员都感觉多了一股底气,一种他们一定会赢对面会惨败的底气。
    刚刚被大三打垮的斗志,在这暂停的短时间内,被孟行舟重组起来。
    夏桑子离得远,只看见几个人凑在一堆说话,听不到他们聊了什么。
    暂停时间结束,五个人放下东西往球场走,孟行舟走在最后,每个人神情严肃,夏桑子在心里替他们捏了一把汗。
    可下一秒,孟行舟从夏桑子前面走过时,她注意到他一边走一边活动手腕,下颚紧绷,目光里带着狠意。
    夏桑子一怔,几秒后,嘴角上翘,浅笑了一下,刚才那份担忧荡然无存。
    每次比赛,孟行舟被激起胜负欲,要动真格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做这个动作。
    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但夏桑子看他打过无数场比赛,这个细节屡试不爽,对于这点她很笃定。
    其实说实话,夏桑子觉得孟行舟,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的。哪怕她今天不出来给他撑脸面,他下半场的心情,也不会因为之前那些闲言碎语而受到丝毫影响。
    孟行舟享受比赛得分,那份厮杀快感。这就好比把一头猛兽关进笼子里,不让它回到自己的战场,还站在笼子外耀武扬威。
    这种憋屈,孟行舟绝对忍不了。
    裁判吹哨,比赛继续开始。
    经过修整,孟行舟变成赛场上最放松的一个,他不去抓紧机会得分,也不操心队友能不能抢到球,他只需要做一件事。
    膈应这个大三学长。
    二盯一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控制孟行舟得分,现在他完全不去争取得分,一门心思跟两个人耗。
    大二连得八分后,学长回过神来,很快改变战略,跟自己队员分散开来,二盯一模式解除,变成两个队长正面杠。
    学长试图在言语上激怒他:“孟行舟,你是不是男人,胜负欲都被打压完了吗?”
    孟行舟全然不接招,余光注意到对面的控球后卫要传球给他,而章司焕被两个人卡位,拦不下来,他果断做出反应,绕过学长,从背后去抢那颗球。
    学长反应也在线,几乎同一时间去阻止孟行舟。
    可是他没料到,孟行舟只是做了一个假动作,他转身收回手,在学长错愕的一瞬间,快速转身,拦下传球,往自家队员方向用力一拍。
    队员没人防守,顺势接过球,一路运球左闪右避前进,跑到自家拦下,跳跃、投篮、进球、得分,一气呵成。
    全场欢呼,战火重新被点燃。
    夏桑子激动地从座位上站起来,顾不上什么形象,凭本能给他加油:“孟行舟牛逼,冲啊!!!”
    不知道是不是这声加油太给力,最后五分钟,孟行舟拼命压制大三学长,不让他得分,并且配合自己队员,接连进球。
    最后一分钟,比分变成31比98。
    大三学长成功被孟行舟带节奏,在传球的过程中,被章司焕抢下,怒意攻心竟然犯规撞人,章司焕摔倒在地,被两个队员扶下场,替补接着上。
    最后二十秒,孟行舟拿到队员传过来的球,对面三个人来卡他位,杜绝他带球上篮的可能性。
    学长魁梧的身材挡在孟行舟面前,如一面肉墙。
    “这场球,就算输了,老子也爽。”
    孟行舟拿着球,他被堵得抽不出身,传球也没可能,球一脱手就会被他们拦下。
    章司焕还在场外坐着,脚踝肿得老高也不愿意去医务室,非要看完这场不可。
    孟行舟突然笑了,他眼神一变,往后退两步,站在三分线之外,盯着前方的篮筐,全力从原地跳起来,手腕往下一拍,篮球以一条抛物线从他手上飞出去。
    全场人屏住呼吸,视线跟着球走。
    球入框,还是空心球,完美命中!
    时间归零,比赛结束,大二以70的分差,碾压性胜利,全场沸腾,为大二篮球队欢呼。
    孟行舟浑身汗如雨下,他眼神微眯,盯着这个惨败的大三学长,毫不留情讽刺一句:“Loser,爽吗?”
    他骂他是垃圾,他回他是loser。
    失败者,连垃圾都不如。
    ——
    孟行舟回到休息区,夏桑子比他还兴奋,小脸红红,拿过毛巾迎上去。
    “三岁,你太帅了!”
    孟行舟笑意挡不住:“说了让你看我赢。”
    夏桑子捧着毛巾,盖在他头上,踮脚揉了两下,眼睛明亮而雀跃,抓住他的手,一个劲晃:“说,今晚要吃什么,我请客,你今天太厉害了,我要犒劳你!”
    “犒劳就不用了。”运动过后,连声音都带着炽热温度,低沉却有力,“以后安分点,别给我带绿帽。”
    夏桑子没听明白:“什么意思?”
    孟行舟搂过她的肩膀,俯身耳语,尾音上扬:“我是你亲爱的,大家都知道了,你现在不认?”
    夏桑子觉得有点热,心脏没出息狂跳起来,为了保持理智,她本应该现在立刻马上就挣脱的。
    可想到这里这么多人在看,这装完逼演完戏还没一个钟,就自打脸也太没面子。夏桑子只好受着,配合他的演出:“我懂了,你想收买我继续跟你组cp,然后杜绝身边莺莺燕燕,求个清净对不对?”
    孟行舟臂力收紧,外人看起来,完全就是一对情侣在打情骂俏的亲昵姿态。
    他没正面回答,只问:“不愿意?”
    夏桑子张嘴就来:“我愿意啊。”
    话从口出,夏桑子才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种婚礼现场的错觉是闹哪样,我们走错片场了啊大哥。
    夏桑子清了清嗓,让自己别因为男色冲昏头脑,一厢情愿坠入爱河被溺死。
    她眨眨眼,就着刚才的话,插科打诨补充一句:“我很贵的,你别要不起啊,本店货物既出概不退还。”
    孟行舟难得好兴致,陪她玩这种文字游戏,他舔了舔唇,眸间带笑:“这么不讲理?”
    夏桑子仗着自己握住了孟行舟的软肋,在世俗眼光中,他们现在就是绑在一起的苦命鸳鸯,哦不,苦命鸟。这正是她扬眉吐气,在孟行舟面前当大爷的大好时机,她必须要拽一点。
    夏桑子下巴一扬,轻哼一声,端起架子拿腔拿调:“你现在还可以反悔,我告诉你,想跟我组cp的人,那可是从校门口排到——”
    话还没说完,孟行舟松开夏桑子,手放在她的头顶:“我要。”
    夏桑子像是被人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她用尽力气抬起头来,两人视线相撞。
    以前在网上看过一句话,原句是,动了情的痞子,连刀都拿不稳。
    夏桑子不是痞子,手上也没刀,她只有一腔热情,此刻正在胸口剧烈沸腾。
    不过几秒,夏桑子就败下阵来,移开视线,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
    是她先着魔,魔怔到现在只需要他一个呼吸,就能在她心里掀起狂风暴雨,不得平静。
    然而远远不止一个呼吸。
    “多贵都要。”孟行舟的手掌带着余热,声音跟动作一样温柔,放佛是在一场迷雾梦境中,从很远地方传来的呢喃:“你还要什么,全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