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橘子汽水 > 第33章 三十三个泡泡
    三个人都是行动派, 当晚回家, 孟行舟就买了三张门票。
    孟老爷子和老太太外出旅游,还没回家, 本来之前说好,兄妹俩明天要回市区看父母的。
    因为要陪夏桑子去游乐园,孟行悠果断放了父母的鸽子, 打电话过去解释, 把自己撒娇的本事发挥到极致, 那边很快松口, 说过两天再回也可以。
    夏桑子这边更容易, 跟老太太说了声, 明天和孟家兄妹出去散心, 老太太举双手赞同, 还让她玩开心点, 很是贴心。
    老爷子不太放心, 说让司机跟着, 夏桑子婉拒, 说有外人拘束,何况孟行舟有驾照。
    两边都得到家人同意,翌日一大早, 孟行舟从车库里挑了辆越野, 三个人天刚亮就从大院出发。
    趁孟行舟在加油站加油的空档, 孟行悠拉着夏桑子, 去便利店买了两大口袋的零食。
    大家都没吃早饭, 夏桑子买了三份三明治,准备在车上吃。
    孟行悠鬼心思一堆,上车前,主动让出副驾驶给夏桑子坐。
    夏桑子一怔,摇头拒绝:“你晕车你坐前面,我去后面。”
    孟行悠扫了眼自己那个直男哥的背影,从心底涌起一股责任感,她霸气一挥手,把夏桑子推上去坐着:“我现在好多啦,再说今天有吃有喝有人说话,你悠爷晕不了。”
    为这点小事,推辞来推辞去也很奇怪,夏桑子没想那么多,安心坐下。
    孟行舟加完油,从店员手上接过卡,利落上车,系安全带,夏桑子手上拿着三明治,看他这么着急,说:“吃完再走吧,时间还早。”
    “你们吃。”孟行舟拉下手刹,单手打方向盘,把车驶出加油站,汇入主车道时,才补充一句,“寒假人多,容易堵车。”
    夏桑子这时已经撕开包装纸,看四处没什么车,把三明治递过去,放在孟行舟嘴边,自然地说:“张嘴,我喂你。”
    孟行舟看她一眼,张嘴咬了一口,咀嚼的时候没空说话,孟行悠在后座,揶揄道:“桑甜甜就是桑甜甜,我就没有这个待遇。这样吧,下辈子我争取做个男人,来娶我滴甜心,桑甜甜你快说,你会等着我。”
    夏桑子忍不住笑,正要开口,孟行舟把食物咽下去,抢在她前面,淡声问:“等你干嘛?”
    孟行悠正襟危坐,清清嗓子:“等着我去搞八抬大轿,集齐世间宝藏,选个良辰吉日然后——”
    “变人妖吗?”遇上红灯,孟行舟轻踩刹车,把车停下来,勾嘴扯出一个笑,“好矮的人妖,谁会嫁给你。”
    “……”
    夏桑子在喝牛奶,听完这话,差点呛出来,在座位上咯咯直笑。
    孟行悠被惹怒,在座位上嗷嗷直叫,抬起脚来往驾驶座椅后背一踢:“啊啊啊啊啊舟狗吃老子一腿!”
    奈何越野车产自名牌,座椅又套了一层坐垫,厚实得很,对孟行舟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孟行悠有多生气,他倒有多开心,由着她在后座嚷嚷,在绿灯亮之前,孟行舟主动把头凑过去,难得乖顺,对夏桑子说:“我没吃饱。”
    夏桑子把包装纸往下扯了点,挑了有肉有鸡蛋的地方,放在他嘴边,嘀咕一句:“你咬大口一点,装什么斯文,这凉了就不好吃了。”
    “行。”
    说完,孟行舟张嘴,咬了一大口,嘴唇碰到夏桑子的手,三明治温热,小姑娘指尖微凉,一冷一热,孟行舟眸间微动,坐回原位置,重新发动车子。
    不自在的不止孟行舟,夏桑子垂下头,感觉整个人都在发热,她手上那个被他咬过的三明治,现在更像是个烫手山芋。
    夏桑子心生烦躁,把包装纸合起来,将那个没吃完的三明治扔进口袋里,放在脚边。
    孟行舟还在回味,过了几分钟,见身边的人也没递过来,出声问:“没了?”
    夏桑子说不上来在生什么气,踢了一脚那个口袋,有点凶巴巴:“专心开你的车,吃什么吃,一点都不专心。”
    突然被凶的孟三岁:“……”
    孟行悠在后面玩手机,听见两人的对话,乐到不行,时刻不忘抓住机会回击:“舟狗哥就是饕餮,脑子里只有吃,你吃这么多,谁会嫁给你!”
    “……”
    ——
    抵达游乐园时,人还不算多,孟行舟找车位停车,夏桑子和孟行悠先下车,去窗口取票。
    取完票,两个人先排着队,等孟行舟过来找她们。
    刚刚孟行舟在,有些话不好问,现在就她们两个人,孟行悠喝了一口果汁,扯扯夏桑子的袖子,小声问:“桑甜甜,你是喜欢我哥的吧?”
    夏桑子脸一红:“你突然说这个干嘛?”
    “我要确定一下。”孟行悠恨不得在自己脑门上刻“靠谱”来两个字,她比夏桑子还兴奋,“如果你有意思,那我就帮你,把他追到手。”
    “不用了悠悠……我们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
    “男女之间能有多复杂,喜欢就追啊。”孟行悠以为夏桑子是不自信,拍拍她的肩膀,“虽然你的美貌,跟我比还差点,但已经比很多妖艳贱货好多了。而且你有感情基础,青梅竹马,多么充满故事的一个词,你还不好好把握,我要是你,我早就下手了。”
    夏桑子失笑,摇摇头:“我还没想清楚。”
    她没有孟行悠的乐观洒脱,也没有她那份,喜欢一个人就要豁出去全部情感的勇气。
    没有十足把握,她不敢出手。
    一旦失误,她的人间也会有别离。
    比起需要拼一把的爱情,夏桑子更想抓住眼前,这种不会破碎的友情。
    她厌倦了孤独,被陪伴的感觉太温暖,温暖到她已经快失去,以前独自熬过寒冬的能力。
    孟行悠性格直来直去,弄不懂夏桑子在顾虑什么,可看起来这么为难,她想她还是不要先出手好了。
    “那你下定决心之后,就告诉我。”孟行悠牵住夏桑子的手,话里似乎有深意,“反正我们是好姐妹,我肯定站你这边。”
    夏桑子不想矫情,把感动放在心里,抬头看见孟行舟往这边走来,她开玩笑说:“那你哥呢?”
    “我哥超厉害,不需要我保护。”孟行悠抱住夏桑子的手腕,蹭了两下,“你比较弱鸡,能激发我的保护欲,我滴甜心。”
    “……”
    这是夸奖还是损。
    凭门票入场后,夏桑子提出先去坐过山车,她态度执拗,兄妹俩没说什么,由着她去。
    大院就那么一块地方,邻里之间都是老交情,一个工作系统出来的,彼此之间家里那点事,谁也瞒不过谁。
    夏明生今年寒假早归,本就是很奇怪的事情,只要大人之间细细打听,缘由自然都知道了。
    孟行悠那天下午放学回家,碰见隔壁住的阿姨,听了一耳朵,夏明生要再婚的事情,她就是那个时候知道的。
    之后几天,夏桑子闭门不出,称自己身体不舒服,让孟行悠更加确定,那不是谣言。
    孟行悠嘴上嫌弃自己哥哥,可大小事也很少隐瞒,当天就打电话告诉孟行舟了。
    孟行舟听完没表态,只是叮嘱她一句,别往外说,然后就当不知道。
    所以兄妹俩一直装傻,只要夏桑子不主动说,他们都不主动问。
    他们三个之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涉及家事,就形成了这种默契。
    不过问不安慰不劝导,给彼此一个舒适圈。
    过山车排队的人最多,半小时后,轮到他们,夏桑子从没坐过过山车,她对失重有种莫名恐惧,今天一时兴起,无非是想发泄。
    座位是两人一排,孟行悠说了不插手,但不代表,她不识趣。
    于是,刚走到设备前,她双腿一迈,坐到第二排,拍着第一排两个座椅靠背,对他们说:“第一排,最爽的位置,悠爷赏给你们了。”
    孟行舟让夏桑子先坐进去,自己坐外面。
    设备还没启动,后面还在上人,夏桑子看着眼前一圈又一圈的钢架,手心直冒冷汗,她小声问:“第一排是不是最恐怖的?”
    孟行悠一点也不害怕,反而很期待:“一头一尾感觉最爽,黄金位置留给你了。”
    夏桑子听完,心里更没底。
    工作人员给每个人检查完设备,孟行舟凑过去,把夏桑子身上的安全设施又检查了一遍,坐回去,对她说:“害怕你可以喊出来。”
    夏桑子两只手死死握着扶手,指节泛白,声音都有点抖,可还是不肯示弱:“我才不会害怕,我什么都不怕。”
    孟行舟“哦”了声,就当没听见,把手放在扶手上,坐姿轻松得好像就是去喝个茶:“我的手在这。”
    他不说还好,一说夏桑子就想起之前在车上那个三明治,恐惧加上不自在,她变得有点急躁:“关我什么事?”
    孟行舟转头,抬眸看着她,这时设备启动,夏桑子看见周围的风景开始动起来,一口气提到嗓子眼。
    “给你握,不笑话你。”孟行舟似乎笑了一声,被风声盖过,特别轻。
    夏桑子已经没有去反驳的心思,过山车不断上升,到顶点时,她几乎是以一个躺着的视角坐着。
    这时,车身停顿了几秒,在夏桑子没有防备的时候,突然俯冲直下。
    身后的孟行悠在兴奋大叫,夏桑子已经听不进去。
    她下意识闭上眼睛,双手紧紧握着扶手,失重感如海水一般,迎面朝她扑来,刚撑过一波,另一波又紧接着来,根本不给你任何喘息的空间。
    “夏桑,睁眼看看。”
    夏桑子听见孟行舟说话,他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平静,好像是从另外一个空间里传来的。
    “我不要,太可怕了,我再也不坐了。”
    夏桑子拼命摇头,整个人处于紧绷状态。
    她脑子里一直想着怎么还不结束的时候,手上覆上一片温热。夏桑子来不及思考,孟行舟已经掰开她的指尖,然后握在自己手心,轻轻捏了两下。
    “胆子这么小,以后可怎么办。”
    那是一种翻了十倍的不自在感,夏桑子大脑想要挣脱,可身体就不听使唤,她太害怕了,此时此刻有了稳住心神的寄托,她松不开手。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归于平静,夏桑子惊魂未定,直到过山车停下,工作人员拿着喇叭指挥下一波人上来,她才回过神来。
    孟行舟把她的安全带解开,看她脸都吓得惨白,站起来对她伸出手:“牵着。”
    夏桑子被这么一吓,脑子都变得迟钝。她可能受了蛊惑,不由自主伸出手去,自然地握住他。
    孟行舟手臂使力,把人从座椅上拉起来,牵着她一直走到下面的平地。
    听到周围的喧闹声,夏桑子如大梦初醒,猛地甩开孟行舟的手,拿过他手上自己的包,匆匆说:“我去洗手间。”
    没等孟行舟说一个字,转身就走,好像身后有什么猛兽在追她一样。
    孟行悠刚刚被人群冲散,过了一会才找到组织,她跑过来却没看见夏桑子,问:“桑甜甜呢?”
    孟行舟收起情绪,活动两下刚才被夏桑子牵过的手,眼睛微眯:“去卫生间了。”
    孟行悠点点头,把包递给他:“那你帮我拿着,我也要去。”
    孟行舟看了一眼,手没动:“没手,自己背。”
    孟行悠见他一只手拿着水,一只手还空着,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矫情个屁,难道你是独臂杨过吗?”
    “刚刚不是。”
    孟行舟把那只手握成拳头,放进兜里,倚靠着树,斜眼看向她,吐出四个字:“现在是了。”
    “……”
    孟行悠觉得这趟过山车,坐得有点上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