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橘子汽水 > 第45章 四十五个泡泡
    夏桑子还是没能跟孟行舟一起吃午饭。
    王学海一个电话, 让孟行舟马上去办公室, 语气很迫切, 把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全打断。
    孟行舟挂断电话后, 夏桑子也挺不自在的,看他确实着急,主动说:“你先去一趟吧,其他的……之后再说。”
    王学海这人脾气暴躁归暴躁,不过也不会打扰学生的休息时间,他这样几乎是命令式的口吻,想必是有什么要紧事。
    但是夏桑子这边……
    孟行舟两边都记挂, 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握着手机,抬眼夏桑子,执拗地问:“你现在相信我了吗?”
    “……相信。”夏桑子垂头,踩着地上的树叶,声若蚊蝇。
    “你还是不相信啊。”孟行舟的脸垮下来, 有点崩溃。
    夏桑子连忙摆手:“没有啊, 我说我相信你, 真的,我真的相信你了。”
    孟行舟脸色阴转晴,前后不过三秒钟,夏桑子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耍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夏桑子耷拉着头, 抬腿踢他一脚, 忿忿说, “你现在都会算计我了啊。”
    孟行舟能躲开也不躲,由着她踢。
    “95%。”
    夏桑子听他突然报出一个数字,愣了一下,问:“什么95?”
    “任务进度,我觉得你也挺喜欢我的。”
    “……”
    请问你怎么从踢你两脚,解读出别人对你有意思的?
    孟行舟把手机放进兜里,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你还喜欢什么作家,我回头去看看,学习学习,以后背给你听。”
    夏桑子哭笑不得:“我又不是你的语文老师。”
    “我懂了。”
    孟行舟表示理解,凡事都要循序渐进,今日进度已经超出他的预期,不应该太贪心打探过多情报。
    “我会自己发现的,你们女生都喜欢保留神秘感,我尊重你。”
    “……”
    “下午我有接力赛,记得来看。”
    “好,我们班也有人要上场。”
    孟行舟想起来廖飞涵那货,上次看了眼赛程安排,好像第一轮就要跟临床一班碰上。
    正好,趁热打铁,说不定今天进程就能直奔100%。
    “你们班输定了。”孟行舟带上军帽,扯了扯帽檐,话锋急转直下,“但别灰心,我拿个第一给你玩。”
    夏桑子突然有点心疼,班上跑接力的那四个男生,扶额道:“你快走吧。”
    “记得吃饭。”
    孟行舟挥手,转身跑远。
    ——
    下午的接力赛,临床一班不少人去观赛,给班上的人加油。
    夏桑子跟同班同学站在一起,裁判组织各班级抽签时,也没看见孟行舟的影子。
    夏桑子看章司焕还在,托钟穗去问,三分钟后,钟穗回来,说:“他也不知道孟行舟去哪里了,中午一直没回宿舍。对了,你们中午不是一起吃的饭吗?”
    夏桑子摇摇头:“没有,他临时有事先走了。”
    钟穗捏捏夏桑子的手,宽慰道:“别担心,可能一会儿就来了。”
    夏桑子点头,给孟行舟连打了五个电话,那边也没人接听。
    比赛就要开始,章司焕他们班的人比夏桑子还着急,孟行舟跑第四棒,现在也找不到人,只能临时抓个人来顶替。
    裁判通知检阅前,孟行舟踩着哨声跑过来。
    夏桑子松了一口气,只是看他脸色不太好,比赛在即,她也不能现在过去问。
    孟行舟用手扯住卫衣的领口,往前一扯,里面的运动背心被带了点上去,腹肌露出来,小麦色的皮肤,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引得周围的女生一阵尖叫。
    夏桑子别过头,在心里小声嘟囔:脱个外套都要秀身材。
    孟行舟把脱下来的衣服,随手扔给班上的人,跟着参赛的人,去裁判那里检阅。
    夏桑子看他从自己面前经过,手都已经抬起来,准备跟他打招呼,可孟行舟跟她对视一眼,竟然选择无视,还加快脚步走过去,好一个冷漠无情的渣男上身。
    夏桑子顿时:“……”
    兄弟,你中午还说爱我,现在就装路人了?
    夏桑子还懵逼中,一声枪响,比赛已经开始。
    她无心看比赛,只盼着早点跑完,她好去问个清楚。
    孟行舟接棒时,夏桑子看他们班甩其他人小半圈,而且孟行舟还在提速冲刺,这个第一算是稳了。
    夏桑子正要去终点等,班上一个班委跑过来,跟她说加油稿找不到了,广播站催着交。
    班委急得快哭了,夏桑子也不能说不管,咬咬牙还是跟她走了。
    回到大本营,稿子没找到,夏桑子和几个班委重新写了一份,她整理好交到广播站,再回操场时,哪里还有孟行舟的影子。
    本想找章司焕问问,可这个人也找不到,顺带着连钟穗都被拐跑了。
    夏桑子叹了一口气,什么心情都没有,转身往宿舍走。
    下午的比赛还没结束,从操场走出来,明显感觉四周安静不少。
    回宿舍也没事做,夏桑子绕了一段路,打算去校园超市买点零食当晚饭,路过食堂,靠近楼梯时,听见有说话声。
    夏桑子站在楼梯口,没看见人,只有声音,感觉有点惊悚。
    她深呼一口气,往前走了两步,才看一楼楼梯下面的空间,站着两个人,这么一看不要紧,偏偏这两个人她还认识。
    是孟行舟和王学海。
    夏桑子本来不想偷听,她退回走廊的位置,准备到前面去等着,一会儿他们聊完,可以把孟行舟拦住,问个明白。
    “这事儿,你家里必须同意,我做不了主!”
    王学海一声吼,把夏桑子给拉回去。
    孟行舟过了几秒才出声:“我可以做自己的主。”
    王学海长叹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协议签了就不能改,否则算违抗军令。特种部队不是闹着玩的,还有时间,你跟家里沟通好,再做决定。”
    “我放弃保送来考军校,就是为了做这个。”
    孟行舟不愿错过这个机会,极力争取:“中午向队不是说了吗?训练从这个暑假开始,他们有好多备选,但猎鹰对我来说是唯一。错过这次,要是等我毕业入伍再决定,这中间变数太大,我等不起。”
    “不行就是不行,你的父母,必须点头。”
    王学海态度强硬,不容辩驳:“猎鹰是最好的特战队,它意味着荣耀,也意味着牺牲,我得对你和你的父母负责任。孟行舟,你也做不了你自己的主,因为你的命都是父母给的。”
    孟行舟没有再说话,夏桑子也没有再听下去。
    难怪,上次在机场,她本来只想吓唬吓唬他,结果他的警惕到为是背后袭击,当时他只说自己习惯了。
    难怪,上学期孟行舟的手被擦伤,王学海会那么紧张他的手,生怕出一点问题。
    难怪,他寒假每天都按照学校要求,早晚训一天不落下,强化体能,每周去射击馆的次数比回父母家的次数还多。
    她早就应该反应过来的。
    估计是日子太/安逸,让她渐渐忘了这些事情,或者说,忘记会离别这件事,会活得比较轻松。
    夏桑子浑浑噩噩地回到宿舍,大家都在操场看比赛,空无一人。
    她拉开凳子坐下,看着桌上的木雕小人,如大梦初醒。
    他们注定会分别,孟行舟从一开始就是要走的。他想进部队当兵,想做一名狙击手,这些他从来没隐瞒过。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坦诚,让孟家人知道,他读军校是奔着进特种部队去的,估计也不会招来所有人的反对。
    她不愿孟行舟变成那个在任务中牺牲的狙击手,她阻止不了他的梦想,也不愿意阻止,她想要成全他的梦想,就像他成全自己一样。
    她当初不正是因为,想到这一点,做好准备面对这一切,才选择学医的吗?
    夏桑子好像突然明白,孟行舟下午在操场,跟她装路人的原因。
    他的顾虑一点也不会比她少,说不定此时此刻,他已经在思考,怎么放弃追求她了。
    想到这里,夏桑子趴在桌上,捏着木雕小人,心里好像堵着一股气,怎么也散不去。
    ——
    不知是人为,还是运动会大家都太忙,夏桑子和孟行舟在接下来的两天,都没有碰过面。
    他们好像在冥冥之中,达成了一种默契,谁也不联系谁。
    闭幕式快结束时,校方领导在台上宣布,今晚在后门的大草坪举行篝火晚会。
    军校的娱乐活动不多,校方这么人性化由着学生疯的情况少见得很,消息一出,整个操场都沸腾。
    夏桑子兴致缺缺,若不是每个班班委要去现场布置,她今天就想窝在宿舍,哪也不去。
    学校出钱,让食堂的师傅在现场烤烧烤,供学生食用,还安排艺术团的来进行表演,吃喝玩乐,样样聚到。
    天刚擦黑,篝火一燃,火光点亮夜空,就有学生陆陆续续进场,场子很快热起来。
    钟穗和章司焕有约会,夏桑子跟班上的人聊了会儿天,等舞台上表演开始,他们说去抢前排看,夏桑子没什么兴趣,逛了一圈后就想离开。
    热闹固然好,可她现在只觉得吵。
    回宿舍的路上会经过操场,今晚大家都在大草坪玩,平时要靠抢的篮球场,现在全空着。
    夏桑子走进去,找了看台上的一个位置坐下。
    从这里还能看见远处大草坪的篝火,和舞台炫彩夺目的灯光,一暖一亮,把那片天映出一片火红。
    夏桑子撑着头发呆,过了会儿,耳边响起打球的声音。
    她以为还有男生过来打球,抬起头来看,发现篮球有一筐,可是打球的人只有一个。
    孟行舟把篮筐放在三分线外,自己站在旁边,拿球投球循环往复。
    每个球都投中,他好像不知疲倦,等篮筐里只剩下一个球的时候,他开始运球前进,跑到篮筐下,跳起投篮,球进。
    篮球砸到地上,蹦蹦跳跳好远,最后碰到铁网门,才消停下来。
    夏桑子看孟行舟又开始捡球,他把整个球场的球都放进筐里,然后重复之前的动作,不停地投三分,剩下最后一个,会运球到篮筐下再投进去。
    与其说他是来打球的,不如说是来发泄的。
    夏桑子看他这样进行了三个回合,远处篝火的光黯淡了许多,孟行舟还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她觉得好可惜。
    他们的时间,又这样被浪费了三天,三天,他们可以做很多事情,不管做什么,也好过这样不联系。
    夏桑子从座位上站起来,一步一步往球场走。
    孟行舟在弯腰捡球,没有注意到场子里还有其他人,在他弯腰去捡最后一个球的时候,有个人比他动作更快,把球从地上抱起来。
    孟行舟的球服已经被汗水浸湿,头发脸颊在滴水,呼吸紊乱眉头紧蹙,好像有化不开的愁绪。
    夏桑子抱着球,把它放进篮筐里。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过了几秒,倏地,夏桑子抬腿,狠狠踢了篮筐一脚,底部的滚轮推着筐往前走,冲向铁网门,急刹住。
    冲击力让筐内的篮球掉了几个出来,砸到地上,连着“砰砰砰”好几声,在空旷的篮球场回响。
    孟行舟感觉这些球,不是砸到地上,是变成了一把又一把的利刃,全部都往他心上捅。
    他仰头,敛眸把情绪压下去,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夏桑。”
    “孟行舟。”
    两个人同时开口,孟行舟一怔,夏桑子转身,向他走来,脸上没什么情绪。
    夏桑子走到孟行舟面前,停下脚步,抬头去看他的眼睛,说:“明天周二,小食堂有菠萝饭,你请我吃。”
    孟行舟不知道她想说什么,只能顺着回答:“好。”
    “这周的大英作业我不想写,你帮我写。”
    “好。”
    “周末有大片上映,是你不喜欢的类型,但我想你陪我去看。”
    “好。”
    “上次骑马我输给你,我不爽,下次你让我赢回来。”
    “好。”
    “你那天在操场没理我,我不开心,你给我买奶茶喝。”
    “好。”
    “那我们在一起吧。”
    “好。”
    话音落,孟行舟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错愕地看着她:“你刚刚说什么?”
    夏桑子走上去,抱住孟行舟的腰,手臂收紧。
    孟行舟感觉胸口一热,不知道是汗,还是女孩的眼泪。
    “你的任务进度,100%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