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橘子汽水 > 第46章 四十六个泡泡
    孟行舟有那么一瞬间失去了理智。
    训练、部队、梦想, 通通都被抛在脑后, 他宁愿做一个废物,一辈子就守着一个人。
    这两天过得浑浑噩噩,除了比赛,其余时间他都把自己关在宿舍里, 谁也不想见。
    王学海每天都打电话来, 催他跟家里联系, 入特训队的事情要尽快给上面一个答复。
    孟行舟想到就烦, 比起让父母点头, 更难处理的事情,就是夏桑子。
    对于一只脚即将踏进部队的人来说, 谈恋爱是一件奢侈至极的事情。
    他一个大老爷们,什么日子都能熬过去, 可小姑娘要怎么办。
    他作为一个在不久将来,会常年待在部队,被任务训练包围的人,此时此刻竟然在疯狂追一个女孩。
    追不到,是她的幸运, 追到了,她就要接受这一切。
    她本不该接受, 她本该拥有更好的。
    与其说之前是因为顾及夏桑子未成年在隐忍, 不如说, 根本原因是他自己都不愿意面对。
    他无法在梦想和夏桑子之间做出选择, 他想不出一个结果, 只能逃避,安慰自己还早,还有几年,还可以慢慢考虑,说不定船到桥头自然直,就有了什么解决办法。
    可让他做决定的这一天来的比预想还早,船没有到桥头,路还是一样曲折。
    孟行舟没想到猎鹰今年会破例,在军校招好苗子,单独成立特训队。
    特训队利用寒暑假集训,等大四毕业入伍后,直接从特训队里挑选合格学员,进入猎鹰,名额很少,只有五个。
    现在开始集训,两年后一旦合格,他不需要在入伍后,通过部队内部选拔进入猎鹰,他一入伍就是猎鹰的一员,他想做的事情,他的梦想,在主动向他靠近,他没有办法对这个机会说不。
    孟行舟从不觉得,当兵这件事有多苦多难,可一想到夏桑子因为他,要间接面对这一切困难,他就很难接受。
    是他去招惹她的,倘若他的目的达到,无缘无故把她带进一个孤独深渊里,谁也抽身不了,他已经为此做了好多年的准备,可她没有。
    这不公平,他不忍心。
    继续或者放弃都不是好的选择,孟行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就这么憋了两天。
    今晚出来打球,本来说发泄一通,把自己精力消耗干劲,脑子里什么都没有的时候,说不定就有了答案。
    没想到会碰见夏桑子,更没想到,她会说要在一起。
    夏桑子的情绪过去,孟行舟长久的沉默,让她的心也凉下来,她松开孟行舟的腰,退后两步,盯着他看。
    “孟行舟,你是不是后悔了?”
    孟行舟的喉结滚动两下,轻声道:“没有,我不后悔。”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忘了,感觉很久了。”
    孟行舟垂眸,他看见夏桑子的双肩在微微抖动,死命咬着唇,也不愿意哭出来。
    “你永远都这样,以为很了解我,替我做决定。”夏桑子仰着头,把眼泪逼回去,“上次你因为一个屁事,跟我冷战半年,你为什么不来问问我?你用你的了解,你的自负还有你自以为的正确,把所有负面情绪,都推给我一个人。”
    “这次也是,是你先追我的,这要追到手了,你又因为一个屁事,想把我推开?”
    夏桑子越说越生气,委屈愤怒都不想再忍,她的声音随之提高,有点颤抖:“你就不敢问我一句愿不愿意吗?自问自答就这么爽,孟行舟,你这个混蛋!”
    孟行舟的手握成一个拳头,手背青筋暴起,在夏桑子的咆哮中,力道渐弱下去,拳头松开,五指垂在裤缝,有种妥协的意思。
    算了吧,孟行舟。
    选哪都是错,两全不了,那感情用事一回,又会怎样。
    “我没有办法一直陪着你,大四毕业我会入伍。”
    孟行舟抬步往前走,每走一步,就多坦诚一分。
    他把那些想要掩盖起来,两个人都不愿意面对的事实,摊开来放在她面前,暴露得彻彻底底。
    “聚少离多,异地无尽头。”
    “你哭你笑,我们会吵架我们会有矛盾,但我们可能连个面都见不到。”
    “我贪得无厌,军绿色和你都想要,无法二选一。”
    最后一步,孟行舟在夏桑子面前站定,沉默了一瞬,一字一顿地问:“即便如此,你也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夏桑子捂脸,哭成一个泪人,断断续续地说:“哪有你这……这样表白的……跟你在一起……就……就没一点好处……你会不会……谈恋爱啊……”
    “我不会。”孟行舟握住夏桑子的手腕,轻轻拉开,弯腰,用额头抵住她的额头,“但你以前教过我绝招。”
    夏桑子愣住:“什么啊……”
    孟行舟捧住夏桑子的脸,用指腹把她眼角的泪拭去,一只手摸她的头,轻轻摩挲,嘴角漾开一个笑,声音染上水汽,在她耳边轻轻说。
    “我好喜欢你……呀。”
    最后那个音节,说得很勉强,像是从嗓子眼挤出来的,几乎是一个气音。
    夏桑子破涕为笑,低头把脸埋进他的肩头,揪着男生的衣角:“一个男生说什么呀,好娘的。”
    孟行舟环住夏桑子的腰,眼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得有点红:“你教的。”
    “我感觉我有点吃亏……”夏桑子垂着头,声音听起来有点闷。
    “晚了。”孟行舟再不让一步,他收紧腰间的力道:“你本来不用往回跑的。”
    “有什么补偿吗?”
    “你看我怎么样?”
    夏桑子抬起头,仔细打量了他一眼,抵住他的额头,蹭了两下,笑弯了眼:“成交。”
    ——
    夏桑子跟孟行舟去校外吃了一顿宵夜,结束后,孟行舟说送她回去,夏桑子摇头拒绝,说不能太腻歪。
    孟行舟没问为什么,他们太熟悉,有些话背后的意思,不用说也心如明镜。
    今晚的事儿,都超出他们自己的预料,风暴过去,她想要一份安静,他同样也是。
    回校时,篝火晚会已经结束,今晚门禁延迟到了十二点,回去这一路,还能碰见不少勾肩搭背,约着出去吃宵夜的同学。
    夏桑子挑了一条相对安静的路走。
    她其实没想过,会跟孟行舟以这种形式,这种心情在一起。
    或者应该说,她都没有怎么想过,他们会在一起。
    夏桑子对谈恋爱这事儿,随着时间的过去,渴求也不是那么强烈。
    爱情的保质期,在她这里看起来,也没有那么长。
    她的父母,当初结婚时,也是相爱的。可是再爱又如何,生活中细枝末节的琐事,长久不能见面的孤独,还不是把爱消磨干净,就连分开时,连个体面也做不到。
    两个曾经相爱过的人,现在变成提起对方,就咬牙切齿的关系。
    何其可悲,何其可笑。
    她习惯了偷偷喜欢着孟行舟,以朋友身份,待在他的身边,这么多年过去,也没有感觉哪里不对。
    相比爱情,夏桑子感觉这种友情,才是更稳固更可靠的。
    所以她一直不敢说,比起跟喜欢的人在一起,确定一份情侣关系,她反而更愿意守着这份稳固的平衡。
    可现在一切都改变了。
    夏桑子想,万事万物只有改变才是亘古不变的。既然她阻止不了,那就安然接受。因为就算拒绝,他们之间也回不去之前那种,平衡稳固的朋友关系。
    那不如,就试试。
    孟行舟说的那些情况,夏桑子这两天都设想过,说不害怕是假的,但这都不是最害怕的。
    生死之外,皆是小事。
    最害怕的事情,她就连在自己心里,都不敢说出来,她怕不吉利。
    不知不觉走到宿舍楼下,夏桑子收起心思,准备上楼,这时,兜里的手机响起来。
    周巧夕在宿舍群艾特她,问可不可以顺路带份方便面上来,她晚上没有吃饱。
    夏桑子回了一个好,转身往校园超市走。
    今晚夜生活太丰富,平时买个纸巾都要排长队的超市,现在空荡荡。
    夏桑子按照周巧夕发过来的口味,拿了一桶去收银台结账,从超市出来,余光看见一抹身影,有点熟悉。
    夏桑子把零钱放进兜里,顺着视线看过去,天黑路灯不够亮,她还是认出,前面几个女生里,有个人是赵冉冉。
    赵冉冉和几个女生,往宿舍楼后面的小巷子走,表情看起来有点奇怪。
    那条巷子是去食堂的近路,白天走的人多,入夜后,食堂关门,也不会有什么人往那里去。
    夏桑子越想越不对,悄悄跟上去。
    越靠近小巷子越安静,夏桑子见几个女生走进去之后,过了几秒,才小心翼翼走过去,贴着墙面,探出一个脑袋,看里面的情况。
    “赵冉冉,班费是不是你偷的!?”
    为首的女生态度嚣张,个子很高,目测快一米八,她抓住赵冉冉的衣领,把人按在墙上,凶巴巴地吼:“那天教室就只有你一个人,晚上回去,薇薇包里的钱就不见了。”
    赵冉冉害怕得要哭出来,着急辩解:“我没有偷,不是我偷的钱……”
    女生咄咄逼人,接着问:“你买奢侈品的钱,哪来的?”
    赵冉冉语塞,半天没憋出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