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橘子汽水 > 第54章 五十四个泡泡
    刚刚被吓到, 待听见孟行舟声音后,夏桑子的意识渐渐回笼。
    看清眼前这人不是幻觉,确认现在也不是在梦中后, 夏桑子嘴角上扬,露出一个笑,不顾周围还有人看, 也忘了这是在小广场,人来人往, 张开双臂, 紧紧抱住了他。
    孟行舟肩上背着沉重的行军包, 夏桑子嫌这东西太碍事, 手掌从背包背后穿过,死死环住男生的腰,言行举止尽显娇态。
    “你不是说还要一周吗?”
    孟行舟本来心里还挺酸, 被夏桑子这么一扑一抱一搂一撒娇, 心马上就软了,只剩下满腔柔情。
    “想给你惊喜。”
    夏桑子蹭了他两下,没有说话。
    刚刚那两个聊八卦的学姐,看见这一出, 互相对视一眼,揶揄道:“桑子,可不带你这么撒狗粮的。”
    “对, 这过分了啊。”
    夏桑子后知后觉, 松开孟行舟, 低头整理两下额前的发,给她们介绍:“这是我男朋友,孟行舟。”
    孟行舟颔首示意,给足夏桑子面子,对人说道:“你们好。”
    孟行舟一下车就往军医大跑,连回宿舍换身衣服都嫌浪费时间,眼下还穿着作训服,全身装备齐全,尽管身在军校,平时见多了这样的打扮,不过能把这身衣服穿得这么有气质的,也不常见。
    两个学姐寒暄几句,把夏桑子放走,识趣地不留下当电灯泡。
    孟行舟牵着夏桑子的手,一直往僻静处走,他对军医大的地形也很清楚,把她带到那条小巷子的小角落。头顶被大树遮挡,脚下一片阴影。
    这是一个死角,光线不足,路过的人不仔细看,倒真的看不出这里还有两个人。
    夏桑子的被抵着红砖瓦墙,孟行舟站在她面前,两个人之间的空隙,连一个人侧身也过不了。
    孟行舟的眼神晦暗不明,盯着她看,夏桑子深呼一口气,下意识往后退,可无路可退,孟行舟还在朝她靠近,直到两个人连那点可怜空隙,都不存在。
    夏桑子的手掌心抵着墙壁,凉意与内心的热,形成冰火两重天,她不太自在的弯了弯手指头。
    孟行舟把她的小动作看见眼里,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倾身靠近,在她耳边轻轻问:“有没有想我?”
    热气扑在夏桑子耳朵上,燥热顺着耳朵往身上窜,她无处躲避,微微点头,“嗯”了一声。
    孟行舟不满足于这仅仅一个气音,嘴唇贴上她的耳垂:“说话,不许点头。”
    夏桑子估计是受了蛊惑,违心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想。”
    说完这个字还不够,她伸手去扯孟行舟的袖子,委屈巴巴地补充:“特别想,想你怎么还不回来,暑假怎么还没过完,时间为什么走得这么慢……唔……”
    后面的话,也没有机会再说,孟行舟托着夏桑子的后脑勺,低头吻住她的唇。不同于以往的浅尝辄止,他的舌尖撬开她的唇,辗转吮吸,带着极强的侵略性。
    一点点痛感,伴随一点点麻,夏桑子双腿发软,被孟行舟托着腰勉强站稳。
    孟行舟意犹未尽退开一点距离,与她额头抵额头,漆黑如墨的瞳孔,在阴影下显得更沉跟暗。
    “我也想你。”
    拖着女孩后脑勺的手指,在她后脖颈的皮肤上,缓慢扫过,他直勾勾地看着她,哑着声说:“真想把你放在兜里,天天带着走。”
    真的很难相信,一个平时少言寡语,不可能主动把热烈感情挂在嘴边的人,会这样抱着你,在你耳边喃喃,反复告诉你,他有多想你。
    其实等待也没有那么可怕,反正他一直记着回来,也一直记着她。
    ——
    以前是觉得开学的日子难熬,因为每周不能天天见面。
    现在完全反过来,只有在校上课的时间,他们最多相处时间,吃饭逛街看电影,一放假,孟行舟就回基地训练,很难见上一面。
    两个人格外珍惜每次在一起的时间,一学期在指缝间悄悄溜走,转眼到寒假,孟行舟进基地训练的时间又近在眼前。
    特训队放五天假,从除夕开始,然而两个人的生日,在除夕之前,孟行舟回不来,跟夏桑子商量之后,把生日提前过。
    孟行舟期末最后一堂考试结束,次日就走,时间只有半天。
    孟老爷子和孟老太太坐不惯飞机,只打了一通电话来问候,祝两个孩子生日快乐。而孟家父母和孟行悠,从元城飞到澜市给两个人过生日,孟行悠特地请了一天假。
    孟母在澜市一家酒楼定了包间,晚上五个人吃了一顿饭,生日蛋糕是孟行悠从元城一路带过来的,今年生日对孟行舟来说普普通通,对夏桑子来说却意义非凡。
    马上十八岁,十八岁一过,她也跟孟行舟一样,是个成年人了。
    吃过晚饭,孟家父母带着孟行悠先走,孟行悠明天还要回去上早自习,他们买了半夜的机票,容不得多停留。
    送走家人,夏桑子和孟行舟不着急回学校,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
    从刚刚开始,孟行舟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夏桑子一直在等他主动说,这溜达半小时,还没进入主题的意思,她先憋不住,停下来,抬眼看他:“三岁,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孟行舟一怔:“我没有。”
    “那你怎么一副‘我变心了我想出轨我对不起她’的渣男样?”
    夏桑子知道不可能,故意开他玩笑:“你诚实一点好了,说不定我今天生日一开心,就放你自由呢。”
    “夏桑子。”
    孟行舟突然正经,叫她名字,脸板着,反而让她心里没底,夏桑子没心思再开玩笑,笑得比哭还难看:“不是吧?孟行舟你真的把我绿了?”
    “你整天都在想什么?”孟行舟从衣兜摸出一个小盒子,按住夏桑子的肩膀,让她转过身去,背对着她,“礼物,还没送给你。”
    夏桑子脸上一乐,戳戳他的手背:“你不就是礼物吗?”
    孟行舟挑眉,“哦”了一声,作势要把手收回去:“这么容易满足,那不给了。”
    “不行不行,不许耍赖。”夏桑子双手握住他的手腕,连忙摇头,“你都准备了,不给多浪费。”
    孟行舟被她的孩子气逗笑,把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撩开夏桑子的围巾,双手从她的脖颈后面绕到前面去。
    夏桑子的锁骨被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扫到,她低头一看,细长银链穿过一个戒指,垂在她两侧锁骨之间。
    孟行舟把项链扣上,就这么从身后抱住她,与她耳语:“你还记不记得?之前在马场,我问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之间的情分,不足以让我娶了你。”
    夏桑子伸手去握住那个戒指,整个人基本处于傻掉状态:“……记得。”
    “什么时候你想嫁给我了,就拿着这个,来跟我换。”
    “……换什么?”
    孟行舟的唇在她左脸颊轻啄了一口,胸腔微微震动,声音含笑:“换一个求婚,你想嫁,我就娶。”
    夏桑子把戒指握紧,说了一声好。
    许多年后,夏桑子回忆起自己的十八岁,很多记忆都模糊,唯有今夜清晰。
    护城河边,灯火阑珊,青石板路微微凉。小广场有歌手在唱小民谣,风很轻月色柔。
    这是一个普通的夜,他们两个普通的人,他们年少不惧岁月长,他们想跟眼前人,一起走过这普通的一生。
    ——
    大四那年,孟行舟通过特训队选拔,入伍程序走完,他正式成为猎鹰突击队的一员,成为向天阔手下的一个兵,他的接班人,是队里预备狙击手。
    毕业典礼结束后,孟行舟回老家探亲,五天之后回到澜市,跟着今年入伍的新兵一起,从国防大出发,去军营报道。
    夏桑子记得那段时间,澜市一直在下雨,却在孟行舟出发那天清晨,骤然放晴。
    她没有去送孟行舟,跟同学一起在学校准备期末考试,所有告别的话,叮嘱的话,早在那日出发前,已经重复过上百遍。
    夏桑子害怕离别,她害怕亲眼看见孟行舟走,会冲上去抱着他哭,把他留下,而孟行舟又那么容易心软。所以她不去,好像她没去亲眼送他走,孟行舟还跟这三年一样,只要她过一条街,就能等到他从校门口出来。
    国防大欢送新兵们的歌声,坐在军医大的图书馆里,也听得到。
    夏桑子知道,在这歌声里,他的少年已经奔向远方,奔向军营,奔向枪林弹雨,也奔向他该有的人生。
    那天夏桑子在图书馆的卫生间,哭成一个泪人,她跟自己说好,只能哭这一次。今天之后,她要笑着,看他每一次回来。
    因为没有牺牲,就不该有眼泪。
    他答应了会长命百岁,每次离开都有归期,不会让她空等。
    夏桑子觉得自己应该笑的,而且她也会一直一直这样笑下去。
    ——
    孟行舟入伍后,两个人基本上半年能见上一次,每周通一次电话。
    有时候碰到任务完成得好,队长多给假期,孟行舟又不能外出的时候,夏桑子会请假去军营看他,虽然大多时候只能吃顿饭,散步聊聊天,军营非随军亲属不能留宿。
    大四之后,夏桑子开始去医院实习,每个科室轮转很忙,她体会到了学姐们口中那种,被当成狗一样使唤的疲惫,也有幸见到了那位很帅的普外科男医生的真容。
    男医生名叫温信然,也是军医大毕业的,比夏桑子大几届,年纪不到三十,已经坐到科主任的位置。
    大五本科毕业,夏桑子读研选择了普外方向,温信然成为她的研导。
    以前总听学长学姐说导师喜欢苛责手下学生,随便使唤,安排工作,又贪图学生功劳,夏桑子比较幸运,跟了一位人品脾气都算好的老师。
    温信然手下三个研究生,其中夏桑子成绩最好,学东西上手也最快,半年下来,算是他的得意门生,有手术都让她跟台观摩,科室上下都在说,这带法,都快赶上培养接班人了。
    研一下学期开学,医院事情多,夏桑子没等寒假结束,就回了澜市。
    孟行舟最近有任务,已经有半个月联系不上,过年也没能回家。
    他入伍三年,这种情况不止一次,夏桑子现在倒也能平静面对,除了相信他,安静等他回来,也别无他法。
    还在年关里,各种事故层出不穷。
    夏桑子值完这周最后一个夜班,刚跟同事交接完,人还没走出门诊大厅,医院广播就响起来,说二环高架发生连环车祸,情况紧急。
    这一天休息算是泡了汤。
    夏桑子转头,回办公室换上白大褂,碰见刚下手术台的温信然,他应该也接到通知,正要往急诊大厅赶。
    温信然看夏桑子还没离开,直接说重点:“有个脾脏破裂的病人马上送过来,我去急诊大厅接,你去准备手术室,另外通知你周师兄,请假作废,马上回医院。”
    “好。”夏桑子掉头要跑,温信然似乎想到什么,把她叫住,“你换好无菌服,手术室等我。”
    夏桑子以为自己听错话,惊讶地问:“老师?”
    “节假日排班医生不够,住院医都顶上去主刀了,你来做我一助。”
    “好。”
    夏桑子还不到做一助的时候,这次算是被赶鸭子上架,好在结果不错,病人脱离生命危险,温信然对她赞赏有加。
    这场车祸,让医院兵荒马乱了将近48小时。
    夏桑子记不清自己已经多少个小时没合过眼,她查完房回办公室,连喝水的力气都没有。
    她靠着墙,眼睛困得睁不开,身体顺着往下滑,一屁股坐到地上,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孟行舟任务结束归队,按照惯例接受心理辅导,课程结束已经傍晚。
    这次任务他表现不错,在向天阔那里请假外出还不算太难,最后拿到一晚上的假,明早归队。
    孟行舟走进军医大附属医院时,随处可见,睡在地上的医护人员。这里好像被扫荡过似的,一片荒芜,人人都被榨干了最后一点精神。
    孟行舟坐电梯到七楼普外科,问过小护士,走到实习医生办公室。
    办公室门大开着,里面没开灯,孟行舟走进去,还没几步,就看见了靠墙睡着的夏桑子。
    她还穿着手术服,幸好医院暖气足,不然这样单薄非得着凉不可。
    距离上次见面也有三个月,孟行舟蹲下来,不舍得吵醒她,轻轻拿过搭在椅子上的白大褂,盖在她身上。
    夏桑子睡得很熟,眼角周围乌青,黑眼圈很重,一张小脸瘦脱了形,就连在睡梦中都皱着眉,疲惫又焦虑。
    孟行舟垂眸,心里泛酸。
    他把夏桑子拦腰抱起来,才走两步,怀里的人惊醒。
    夏桑子还没从过去48小时的紧张氛围中走出来,睁眼第一句就是:“病人怎么了!几床?”
    孟行舟收紧手上的力道,用额头去蹭了蹭她的脸,轻声安抚:“都很好,没事。”
    夏桑子缓过神来,看见是他,紧绷两天的神经放松下来,那些被生死绑着的灰色情绪,瞬间消失殆尽。
    她伸手勾住孟行舟的脖子,这两天累过了头,就连示弱撒起娇来,都是恹恹地。
    “我们三岁回来了啊。”
    这三年来,每次任务回来,夏桑子看见他,总会说这句话。
    每次都透着一种劫后余生的安心感,孟行舟总觉得她下一秒就要哭,可次次她都笑,笑得眼睛都在发光。
    这次也是一样。
    夏桑子把头埋入他的胸口,轻轻笑道。
    “真好,欢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