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橘子汽水 > 第58章 五十八个泡泡
    全场静默。
    孟行舟把刚刚说出口的话, 捋了一遍,反应过来有歧义,解释道:“前后没有因果关系。”
    虚惊一场。
    三个傻光棍“哦”了一声,埋头继续吃肉。
    高双泽推推眼镜, 一副深藏功与名的样子, 心想孟行舟再怎么超时, 这附加产品也不可能来得这么快。
    夏桑子不太能直视这保温杯里的水,把盖子拿过来盖上, 没再喝第二口,放在一边。
    孟行舟见状,奇怪地问:“怎么不喝了?”
    “一会儿喝。”夏桑子无力, 怕孟行舟再说出什么“狂言”来, 把盘子里没吃完的串拿给他,“给你吃, 少说话。”
    “……好。”
    孟行舟无奈接过,埋头吃起来。
    潘宇把烤好的叫花鸡从土里扒拉出来, 随便捡起一根木棍,把外面包的泥巴敲碎,被锡纸包裹的烤鸡香味透出来, 夏桑子吸了吸鼻子,感叹一声:“好香啊。”
    金城文拿着匕首过去帮忙把叫花鸡切开,女士优先, 两个鸡腿被单独切出来, 他拿给夏桑子, 笑得像个愣头青,实诚又干净:“嫂子,给你,这个要趁热吃。”
    夏桑子看孟行舟一眼,他抬起头,小声说:“拿着吧,你不拿他们还不自在。”
    看来军营里表达欢迎的方式真的不一样。
    出了象牙塔,外面的世界就像一个染缸,夏桑子身处其中,不过一年,已经开始渐渐淡忘,纯粹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幸好,这里还保留着。
    夏桑子接过来,跟金城文说了声谢谢。
    刚烤好的鸡很烫,她吹了好一会儿,才咬下一口。外面的肉凉了,里面的还是热的,她一只手举着鸡腿,一只手往自己嘴巴扇风,吃相不太雅观,但却很开心,毫不吝啬赞美,夸道:“太好吃了,你们这手艺开店都没问题。”
    金城文看她喜欢吃,嘴角快咧到耳根子:“喜欢就好,我们这里粗陋,只能这样招待你了。”
    “没有,这很棒。”夏桑子说的真心话。
    说完,潘宇把一只鸡最嫩的部分切下来,放在她面前,说:“这还有。”
    “没礼貌,叫嫂子。”金城文不顾手上都是油,直接往潘宇脖子上招呼,“你个老爷们,还挺腼腆。”
    “拿开你的猪手,都他妈是油。”
    高双泽拿起饮料,这两个人都不着调,正经的只有他来:“孟哥,嫂子,来走一个,嫂子难得来,平时常听他说起你,祝你们百年好合。”
    听到高双泽在这玩正经,金城文放开潘宇,也拿起饮料,接着一句:“对,嫂子你有空常来玩,我还指望你给我介绍对象呢。”
    潘宇跟着举杯,他没什么话。
    夏桑子抽过纸巾,擦了擦手,把红糖水拿起来,回敬道:“孟行舟平时多亏你们照顾,他这人脾气不太好,你们多担待,今天麻烦你们了,做这么多好吃的。”
    好不容易有个明目张胆说人坏话的机会,金城文当然不会放过,大笑两声,跟夏桑子絮叨:“就是,嫂子你是不知道,因为孟哥这脾气,咱们被罚好多次了,我看也只有你受得了,你说这奇了怪了,孟哥都能有女朋友,我们仨怎么还打光棍呢?”
    说完,他觉得有点不对,看了眼身边你的潘宇,补充:“哦,应该是我和老高,大宇哥的脾气比孟哥还爆,他活该单身。”
    潘宇:“……”
    夏桑子听得直笑,不忘给孟行舟撑面子:“他从小到大都这样,我习惯了,而且他除了性格好像也没什么缺点,都蛮好的。”
    还是女朋友靠谱,孟行舟搂住夏桑子的肩膀:“还是你懂我。”
    三个人异口同声起哄:“嘁——”
    一顿饭吃了一个小时,就连话最少的潘宇,到后来也能说上两句。
    跟这群心思简单的大男生相处很随意,夏桑子本来以为跟不熟的人吃饭,多少会有点拘束,相处下来,她的顾虑显得有点多余。
    实习以来,医院里明争暗斗,实习生是处于食物链最底层的人物。虽然她运气好,碰见一个还不错的导师和师兄,可平时还是少不了看着上面人的脸色做事,这一个不留神,上面斗得热闹,可能明天收拾东西走人的就是你。
    夏桑子习惯了听人说话听十分,说话只说三分,自留七分。话从口出,每个字都要过脑子,经过仔细斟酌。
    人际关系上长期战战兢兢,突然进入一个不需要这些心思的环境里,她才真正明白,这片军营和外面不同的地方,到底是什么。
    很长一段时间,她觉得孟行舟如果不当兵,去做其他的事情,说不定会是更好的选择。
    眼下看来,当前现状,与孟行舟而言,何尝不是一种最好。
    ——
    吃过饭后,三个电灯泡似乎反应过来,自己瓦数太大,把人家的二人世界照得太亮,主动找借口开溜。
    夏桑子吃得有点撑,回孟行舟宿舍后,看见他抽屉里有弹弓,兴趣上来,问:“三岁,你什么时候会玩这个了?”
    “无聊打发时间。”
    孟行舟看她拿着弹弓不撒手,孩子气的样子,笑道:“你想玩?”
    夏桑子盯着他瞧,眼睛水润润的:“你教我?”
    孟行舟看外面天气正好,带着夏桑子下楼,从训练场后面开了一辆摩托车出来,把一个头盔拿给她:“上车,带你去个地方。”
    夏桑子没问他去哪,接过带上,爬上摩托车后座,环住孟行舟的腰身,右手高举,心情似乎很不错,大喊一声:“出发吧,教官!”
    孟行舟淡笑,拧动车把,摩托车开出去,她听见他问:“谁是你教官?”
    夏桑子搂紧他的腰,笑意盈盈:“这样比较应景。”
    孟行舟嘴角弯起,提高车速,摩托车开出基地后门,走上一条泥泞小路,路有点破,尘土飞扬,空气却很好。
    山里的春意比城里来得早,穿过一片片油菜花田,摩托一路往山上开。
    风吹起孟行舟的T恤,往后鼓着,夏桑子的头发被头盔压住,发尾被风吹乱,早上出门弄的造型全泡汤,但她此刻,全然顾不上不在意这些。
    每次见面都是匆匆,没有时间出去好好玩,这样午后兜风,实在久违,虽然也没走多远,但周围都是陌生景色,不是军营也不是医院,是一个暂时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地方。
    夏桑子坐直身板,从下巴去蹭他的肩膀:“三岁。”
    风声很大,孟行舟在前面“啊”了一声。
    “没事,就是突然想跟你说,”夏桑子亲了一口他的侧脸,笑声吹乱在风里,“我好喜欢你,下辈子也想这么喜欢你!”
    下辈子。
    他笑了一声,这次听得很清楚:“以后多带你兜兜风。”
    “什么?”
    “没事,元城老家也有摩托,等暑假回去,我带你去露营,开摩托走外环线,那一路都靠着江边,空气特别好。”
    夏桑子知道他的工作身不由己,可听见这么说,还是忍不住去想象,去期待。
    “好啊。”
    她用一手就能紧紧抱住他,他一直在前面,跟她说着无关痛痒的小事情,以前以后,现在未来,哪怕他会被任务叫走,她也会因为病人耽误,他们有各自的束缚。
    可是这一刻,夏桑子感觉这些束缚都被摩托车甩在身后,她能完完整整拥有他的一切,他不属于军营,不属于国家,只属于她一个人。
    你和我,我们在一起,没有比这更好的时光。
    摩托车开到山顶,午后阳光透过高大树冠,在泥巴路上落下浅淡光斑,林子能听见鸟叫声。
    孟行舟牵着夏桑子的手,走到断崖边,山风很大,吹乱她的头发,有点挡视线,夏桑子索性用皮筋扎起来,绑了一个马尾在脑后。
    断崖下面是一个小湖泊,从上面看下去,清澈见底,泛着粼粼波光。
    孟行舟从地上捡起几个小石子,拉开弹弓皮筋,对着下面的湖泊,静默几秒,松手,石子弹出去,在湖面上轻轻点过,最后撞到湖边的石头上,落在岸边。
    夏桑子看傻眼,湖面只泛起几层小涟漪,很快归于平静,她扯着孟行舟的袖子:“你怎么弄的!”
    “拿着。”孟行舟把石子和弹弓放在她手上,人站在她身后,右臂托住她的手,左手覆在她的手背上,“你先取好角度,手腕往下一点,对,就这样,然后眼睛,对着那个石头。”
    夏桑子跟着他的指示做,孟行舟话音落,几乎一瞬间,石子从她手里弹出,直奔向下。
    这一发的涟漪比刚才的大,石子勉强落在岸边,可是没稳住,啪嗒一声,掉进了水里。
    “……”
    孟行舟轻笑了声,违心道:“还不错。”
    夏桑子不是一个完全不会玩这种射击类东西的人,有孟行舟在前,她刚刚那一发还不是自己完成的,两相对比之下,显得更烂。
    她不服气地推开孟行舟,捡起石子,自己来试试:“刚刚你不影响我,我就不会偏。”
    孟行舟垂眸,给她腾地:“好,你自己来。”
    夏桑子集中精神,按照孟行舟刚才教的,一一照做。
    石子弹出去,湖心却没反应,不见涟漪。
    夏桑子愣住,探头往下看:“我石子呢?”
    孟行舟指着湖边的一个灌木丛:“那里。”
    “……”
    太丢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