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橘子汽水 > 第62章 六十二个泡泡
    听见值班室外的走廊, 有脚步声, 夏桑子回过神来, 眨眨眼睛,她以为会有眼泪掉下来,结果并没有。
    可能熬了一夜, 眼眶干涩异常, 泪腺也堵住了。
    电话没挂, 那头已经没了声,隐约可听见孟行舟的呼吸,夏桑子不确定他是不是在哭。
    “三岁。”
    夏桑子弯腰捡笔, 声音下沉, 显得有点闷。值班室是她一个人的,可能下一秒就会有人进来,此时此刻,实在不是一个能用来深聊这件事的时候。
    “不用说对不起。”
    夏桑子握着笔, 弯腰站起来, 走到值班室的落地窗前, 今天天气不错,外面天光微亮, 太阳在地平线冒出一个头, 染红一片天空。
    说不上是疲惫, 还是苦涩, 夏桑子垂眸, 轻声问:“你请好假了吗?”
    “请好了。”
    “什么时候能走?”
    “中午。”
    “你直接回家吧, 如果能做饭就更好了。”
    “想吃什么?”
    “都可以,清淡点的,你看着弄。”
    “好。”
    孟行舟欲言又止,夏桑子似乎感受到,挂电话前,说了声:“我想跟你见面聊,电话说不清楚。”
    “……行,我在家等你。”
    值班室有同事进来,夏桑子应了一声后,挂断电话,回到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条速溶黑咖啡。
    看了桌子一圈,没发现自己的被子,夏桑子拿着咖啡,去护士站。
    夜班之后,每个人精神都不怎么好,值班的小护士不在,夏桑子不好去翻人家的东西,喝个咖啡都困难,平时鸡毛蒜皮的事,现在也能让她烦躁不已。
    夏桑子空着手回到值班室,看见里面多了一个人,一愣,走过去打招呼:“老师。”
    温信然在跟两个实习医生安排工作,聊得也差不多,听见夏桑子叫她,余光看见她手上的黑咖啡,问:“犯困呢?”
    温信然也是夜班,昨天连轴转,上午门诊之后,就没出过手术室,他都没喊累,夏桑子哪里敢抱怨,撑出一个笑来,回答:“还行,喝一杯提提神。”
    温信然不太赞同地皱皱眉,合上病例:“咖啡少喝,我办公室有提神茶,一会儿过来拿。”
    这话入耳,夏桑子本来听着没什么,可看见另外两个实习医生,略带异样的眼神,也跟着不自在起来。
    温信然往门外走,几步后,像是想起来,回头看了另外两个实习医一眼,补充道:“还不跟上?你们几个都喝点,还有半天班,可别给我添乱。”
    两个实习医的眼神寻常了些,插科打诨道:“谢谢老师,我们保证好好工作。”
    “对,绝不给老师添乱,喝了老师的茶,肯定比老师精神还好。”
    温信然笑笑,没再说话,走出门外。
    夏桑子犹豫几秒,把咖啡条放在桌上,还是跟了出去。
    温信然的办公室是单独一间,夏桑子跟他前后脚进去,平时谈工作进来,大家都会顺手带上门,夏桑子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没生后手,直接就这么进来了,门大开着。
    温信然放下病例,拉开抽屉,把里面一盒还没拆包装的茶,推到她面前:“拿去跟他们分着喝。”
    夏桑子双手接过,笑着说:“好,谢谢老师。”
    说完就想走了,温信然却把她叫住,从旁边的文件夹里,抽出一个资料袋,递给她:“下周上课的内容,我之前备了课,PPT还没做,你拿去看看,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夏桑子接过,点头:“好的。”
    “班长的联系方式在里面,有事直接找他。”
    “行。”
    温信然的声音突然停下来,夏桑子以为他的事情已经交待完,抱着资料袋拿着茶,准备说声“那我先去忙了”,就走人,话刚到嗓子眼,就听到:“夏桑子,你很怕我?”
    那种不自在感又涌上来,夏桑子手指往里弓了弓,骨节泛白。
    其实这种不自在感,也不是最近才开始,更不是因为温信然前两天,送了她一个人情。
    科室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就这么些人,平时闲聊,无非就是哪个医生跟哪个护士好上了,哪个医生要结婚了,哪个护士生了个小孩,谁又给谁介绍对象了这种。
    夏桑子来普外实习的时间不算长,大半年,她表面上装着不知道,可心里门清儿。
    她是温信然手上唯一的女研究生,这大半年温信然对她很照顾,虽然温信然这人对谁都好,可以往带的都是男生,冷不丁来个女生,平常的举止在他人眼里看起来,也会变味。
    夏桑子好巧不巧,听过别人私底下嚼耳根子,话不好听,这种老师和研究生的戏码,说来说去也就那几个形容词,大部分还都是往女生身上套。
    她本来不在意的,身正不怕影子斜,反正各凭本事说话。
    但这些都是建立在,她和温信然之间,本来就不存在流言那种关系的。
    最近接连发生的事情,从温信然突然给她一天假期开始,夏桑子就觉得有点奇怪,特别是昨天上班,听周扬那口气,好像就她一个人,因为年关太忙,有一天假期,这种怪异感就愈发强烈。
    直到前天,因为妇产科专家号那事儿,这种怪异感一直在夏桑子脑子里打转。
    夏桑子是个装不住事儿的人,没办法带着情绪跟温信然好好相处,她原本还在纠结,要怎么开这个口,跟他好好聊聊。
    结果他反倒先问出口了,正合夏桑子的意。
    夏桑子理理思绪,抬头看他,答非所问:“老师,您平时工作忙,可能不太了解我们这些学生的私事。”
    温信然“哦”了一声:“你想说什么?”
    夏桑子笑笑,脸上浮现出几分喜色:“我有男朋友,在一起快五年了。”
    果不其然,这句话说完,办公室的气氛变得很奇怪。
    夏桑子不想委婉,这种事情,她不知道要怎么委婉。
    温信然脸上的表情告诉她,他听懂了自己的意思。
    几秒之间,夏桑子脑子里转过很多念头,温信然会怎么回复她,可都没想到是这一句。
    “你可能误会了,我对你不存在男女之情。”
    “……”
    这话夏桑子不知道怎么接,愣在那里。
    “不过我对你确实有私心。”
    说道这里,温信然摸出手机,打开手机相册,把一张照片拿给她看:“我有个妹妹,如果她还在人世,今年也跟你同岁。”
    夏桑子凑过去看,这是一张合照,温信然那时候估计还在读高中,穿着校服,身边站着一个小女孩,抱着洋娃娃,笑得天真无邪,很可爱的长相。
    “你跟她眉眼间有几分相似,性格也差不多。”
    温信然收回手机,淡淡一笑:“不知道会跟你带来这种困扰,我跟你道歉。”
    夏桑子忙摆手,尴尬到不行:“没事没事,是我该跟您道歉,是我冒犯了。”
    “你虽然跟我妹妹有几分相似,我对你有私心,不过公归公私归私,你要是本身不优秀,我也不会挑你做学生。”
    夏桑子这辈子都没干过这么尴尬的事。
    你以为人家对你有意思,结果人家只是觉得你跟她妹妹很像。
    温信然看出她很不自在,解释也解释过了,没再留人,挥手说道:“行了,你去忙吧。”
    夏桑子如获大赦,拿着东西,匆匆忙忙离开温信然办公室。
    亏得这时候走廊没人,不然旁人看了,明天说不定又有什么留言传出来了。
    ——
    因为这出乌龙,夏桑子半天没缓过来,索性今天上午温信然有门诊,没有碰面的机会。
    忙忙碌碌几小时,夏桑子跟同事交完班,换下衣服回家,已经过了下午两点。
    孟行舟一个小时前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说已经回家。
    上午温信然那事儿,从心里这么一过,夏桑子大清早那股惆怅,反倒被冲散不少。
    本来还在发愁怎么面对孟行舟,走到家门口时,这种愁绪烟消云散,她没用指纹自己打开,选择敲门。
    有什么不能面对的,他们什么没经历过。
    什么坎儿都能跨过去。
    没什么可怕的。
    孟行舟关上炉上的火,从厨房出来,打开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夏桑子扑了个满怀。
    夏桑子跳到孟行舟背上,跟树袋熊抱着树差不多,挂在他身上,孟行舟托着她的臀,转身的功夫,顺便把门关上。
    夏桑子环住孟行舟的脖子,贴在他耳边,问:“三岁,你上午是不是哭了?”
    孟行舟眼神闪烁,背着她到客厅坐下,含糊不清道:“没有,你要不要先洗个澡,饭还没好。”
    “不要,先抱抱。”
    夏桑子抱住他的胳膊,不肯撒手,女朋友难得这么粘人,孟行舟反倒不习惯。
    “你怎么了?”
    “你没看出来吗?”夏桑子抬头看他一眼,“我在向你表达我的爱意。”
    孟行舟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想笑,可心里装着事,又笑出不出来,可又不愿意垮着脸,最后只能抬手摸摸她的头。
    夏桑子靠着孟行舟的肩膀,好几分钟过去,两个人都没说一句话,但谁也没动。
    这种坐着什么也不做的时光,对他们来说是奢侈的,可是很奇怪,夏桑子觉得这种状态,竟是从未有过的宁静。
    “我那天去部队找你,跟你队友吃饭,我很开心。”
    夏桑子姿势不变,就这么靠着,阳光透过窗户溜进来,落在沙发上,这种时刻,人最容易犯懒。
    她也好久没有享受这种寂静午后,每次见面,他们两个都想方设法做很多事情,吃饭看电影逛街,总之不能闲着,好像一定要在短时间内做点什么,才算是不负这短暂的见面时光。
    其实这样闲着,什么都不做,聊聊天,也不算辜负时间。
    至少有些话,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显得也不是那么困难。
    孟行舟靠坐着,伸手搂住夏桑子,安静听她继续往下说。
    “对了,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记得。”
    夏桑子笑了声:“你那天一个人在院子里玩模型,我看见了你,就觉得,哇,这个人太孤僻了吧,都不跟其他小朋友玩。”
    孟行舟说:“那你还来跟我说话。”
    “都没人跟你说话啊,我初来乍到,也没人跟我说话,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谁也别嫌弃谁。”
    “我去小卖部,用我爸临走前塞给我的零花钱,买了两罐橘子汽水,其实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买了自己最喜欢的,而且那天天气挺热,喝汽水正好。”
    孟行舟被她的话勾起回忆,目光里浮现出几分笑意:“所以你就拿着汽水,对一个从没见过面的人,说‘我多买了一瓶,你拿去喝’吗?你那时候真的自来熟。”
    “不然说什么?”夏桑子坐直,看着他,问,“所以那瓶汽水,你喝了吗?”
    “我怕你不要拒绝我,给你放在手边就走了,都没来得及看。”
    孟行舟点头:“喝了。”
    夏桑子乐了:“你看,要不是我自来熟,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搭上话。”
    孟行舟的手,覆上她的侧脸,轻轻往自己肩膀上带,呼吸很轻,情意却重。
    “嗯,多亏你自来熟。”
    夏桑子的手来回摩挲他指腹上薄茧,“这几年,我虽然没有天天跟在你身边,但我感觉你变了不少,每次见面都有这种感觉。”
    “什么变了?”
    “性子。”夏桑子说,“你以前整个人,心是热的,人是冷的,感觉什么都不在乎,怎么样都可以,这几年不一样了,你说起部队,人是热的,有激情。”
    孟行舟一怔。
    “那天跟你队友一起吃饭,这种感觉更强烈,我希望看你这样活着,心里有股冲劲儿,特别有力量。”
    孟行舟似乎猜到她要说什么,皱眉打断:“夏桑,你不用再退步了。”
    “我没有退步。”夏桑子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看他,眼神里透着股真挚:“我们都自私一点吧,各自做喜欢的事情。”
    “什么?”
    “你在猎鹰好好干,我安心把博士读完,争取留在大医院。”
    “我不想你因为这段感情,牺牲事业,换个角度,你跟我也是一个想法,既然我不想,我也不再勉强你了,我们都按照现在的步调走。”
    夏桑子转身抱住孟行舟,闭上眼睛:“你不要牺牲什么,因为那样,我不知道以后还要怎么面对你。”
    “我是跟你谈恋爱的,我不想背负那么多愧疚跟你在一起,你也不想,对吗?”
    孟行舟抱住夏桑子的腰。
    他不知道上辈子做了多么伟大的事情,或许是拯救了全人类,所以这辈子才能遇见一个夏桑子。
    她这么好。
    她想要的,他都想要给。
    孟行舟在夏桑子的额头落下一吻,声音沙哑,笑着说。
    “给我一段时间,我来打破这个状态。”
    夏桑子心一颤,以为孟行舟心意未改,出声要劝:“你真的不要……”
    “我不会。”孟行舟说,“你好好读书,我也不会瞒着你转业。”
    “那你要做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