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佛系娇气包[穿书] > 第29章 第029章
    微博发出后, 曹砚就按掉锁屏键, 把手机扔回了床头柜上,看着奚溪喝红糖水。
    红糖水一点点喝到胃里,浑身慢慢变得暖烘烘起来,小腹和四肢也都不再像之前那样沉重。
    奚溪能感受到效果,自然一口不剩,喝到见底。
    喝完长长呼了口气,觉得精神也好了不少。
    端着碗往下放,手背压到松软的被子上。
    注意力集中了一点, 她想起刚才好像听到了相机拍照的咔嚓声,于是看向曹砚问了句:“你刚才拍照了吗?”
    曹砚靠到椅背上, 很坦然,“拍了。”
    奚溪表情警惕起来,“拍了什么?”
    曹砚赖赖地一笑,“拍你喝糖水的照片, 发到了微博上。”
    听到这话, 奚溪的眼睛瞬间瞪大, 慌得乱七八糟的把手里的碗放到床头柜上, 然后去找自己的手机。
    越乱越不知道塞在哪了,嘴里惊慌乱嚷, “哥哥,我没有化妆啊!头发也没打理!衣服也没换!”
    最重要的是, “还没有修图!”
    听到她嚷出这么多“没有”, 曹砚默默地拿起自己扔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清一下嗓子起身出去了。
    发个照片还有这么多讲究?
    摆拍来的,一看就是假的,还发个球。
    奚溪没管曹砚出去,在枕头下找到自己的手机后,连忙解锁打开点进微博。
    压着心里的紧张,她直接找到曹砚的微博打开,短短几分钟,最新一条微博的评论数已经炸了。
    但她没有心情点评论看,甚至没看那条微博的文字,直接点开了微博配图。
    照片放大在手机上,奚溪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还是美的。
    头发没有真的很乱,略有点蓬松的慵懒可爱感,搭配她身上袖长包裹到手背上的白色毛衣,画面很清新很干净,拍也没有拍出她的全脸。
    因为她在低头喝糖水,拍照的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光洁的额头和长密的睫毛。
    这口气松下来,奚溪自然就把注意力转到了这条微博本身上。
    她点一下照片让照片缩回去,就看到了照片上的一行字——能闭嘴的都闭嘴,没离婚。
    这……
    她还没怎么反应过来,手机突然在她手里响了起来,吓她一跳。
    当然又是Andy姐打来的,电话一接通就听她问:“溪溪,你耍我吗?把我们团队当猴耍?”
    奚溪无辜,连忙解释,“Andy姐,我没有啊。”
    “热搜都上了,还没有?”Andy姐虽然质问,语气微微严肃,但其实情绪不坏。
    反问完上句,不等奚溪狡辩,立马又问下句,“我们现在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了?我是你的经纪人啊。”
    奚溪突然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吱唔半天,冒出来一句,“我让曹砚把微博删了,可以吧?”
    Andy姐在那头闷口气,“删?这是什么逻辑?算了算了,我也没什么不好的情绪,现在这样的结果很好……”说着又开始八卦,“欸,你能跟我说清楚吗,你和曹砚到底现在什么情况?”
    一个经纪人要亲自打电话给自己的艺人讨论八卦,也是挺没面子的。
    奚溪也是没想到曹砚会发微博,他这微博一发,事情肯定会被闹到最热,压都压不下来。
    当然,Andy姐也不会花这心思压这种事情的热度。
    因为曹砚的微博是帮奚溪打脸网友的,打脸造谣那些人,对奚溪来说是好事。
    奚溪自己都迷糊自己和曹砚之间到底是什么状态,她吱唔半天,“我也不知道。”
    Andy姐有点无语,“他现在在你家?”
    “嗯。”奚溪应声。
    Andy姐又问:“红糖水是他煮的?”
    奚溪又应,“嗯。”
    Andy姐暴躁了一句:“再跟我说你们要离婚我弄死你!”
    说完电话就挂了,奚溪面对被挂掉的电话:“……”
    Andy姐下面没有再采取措施干涉网上的舆论,谣言被破除之后,很多人开始讨论奚溪和曹砚的事情。
    而且经期给煮红糖水的事戳中了很多女人柔软的内心,大家更多的是在曹砚微博下刷——“老公,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是被盗号了吗?”
    糙得一比的人,居然给贝奚溪弄红糖水?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吗?
    如果不是,肯定就是被盗号了!
    很多人不愿吃这口口粮,纯属被硬塞。
    而曹砚和贝奚溪没离婚的事情上热搜后不久,关于奚溪的热搜又出现了一个——贝奚溪未修素颜照,超高颜值的睫毛精。
    话题点进去,当然是在感叹她素颜的美丽,很多人都在问,到底是怎么保养的?
    这两拨热搜的热度,对于奚溪的团队都是好事,搞了一波热度,而且不是被黑的。
    当然,大喊贝奚溪拉着曹砚故意炒作的声音也不少,但没产生什么具体的影响,不管就行了。
    午饭刚过那会网上疯传贝奚溪被赶出了曹砚家,坐在路边痛哭,贝奚溪模棱两可地解释一下是肚子疼,到傍晚曹砚就突然打脸造谣者澄清了一波,一顺起来,确实像奚溪自己在炒作。
    奚溪靠在床头,看网上闹翻了天,曹砚那条微博下的评论数飞涨得可怕。
    她随便刷了刷,当然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对她来说是最有利的。这样下去,她洗白的道路会更顺利一点,不管和曹砚最后离婚还是不离婚,她都不会太难看。
    但是……
    奚溪闷口气把手机扔到一边,觉得身上轻松了很多,扯开被子下床,先去了趟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也没再回床上躺着,而是拿上热水袋,去了厨房。
    曹砚还在捣鼓着什么,她到料理台边,爬上高脚凳坐下来,把热水袋继续暖在小腹部位。
    曹砚给她倒了杯热水,随口问一句:“不疼了?”
    “好了很多。”奚溪如实回答,伸手握上他给她到了热水的玻璃杯。
    曹砚这就没再理她,继续忙自己的。
    奚溪看他把自己的厨房搞得乱七八糟,现在站在锅边,也不知道在搅什么。
    她想说微博的事情,但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然后问了句别的:“你怎么不穿围裙啊?”
    穿着白衬衫不戴围裙下厨,谁都牛不过他曹砚。
    曹砚头都不回,“太娘了。”
    奚溪把杯子送到嘴边,刚刚喝了一口,险些喷出来。
    围裙一般都是小七会用用,所以也是小七买的,很浓艳的粉色,下面还有两层花褶。
    奚溪不再说话了,默默地喝热水,默默地想微博上已经闹起来的事情。
    等曹砚把一碗粥端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才微微回神。
    粥里面的东西很丰富,有红枣有红豆,黑米白米,上面还撒了几瓣干的玫瑰花瓣。
    奚溪目光从粥碗上抬起,便看到他也端了一碗粥,在她面前坐了下来。
    他伸手在她碗里放了个勺,跟她说:“吃吧。”
    说不感动是假的,她又不是铁石心肠。
    奚溪捏起瓷勺,低头吃一口粥。
    曹砚在她面前慢条斯理地吃粥,然后自夸一句:“还不错。”
    确实还可以,奚溪低头又吃一口。
    慢慢嚼两下咽下去,她微微抬头看向曹砚,轻轻出声:“你发的那个微博,我看见了。”
    曹砚也搁下勺子,看向她:“就这反应?”
    奚溪表情有点滞,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反应,自己回答,“还可以,没有拍得很丑。不过……”
    话说了半句,最吊人的就是“不过”和“但是”。
    曹砚不接话,等着她说下去。
    奚溪想了一会,低下头来,语气认真:“你有点冲动了。”
    在曹砚听来,这话是不领情的意思,她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很开心很感动,反而说他冲动了,一句话就抹杀了他发那条微博的真诚用心。
    他脸色冷几个度,低头吃一口粥,声音也冷起来,“老爷子让我发的。”
    奚溪看出了他的不高兴,突然觉得很别扭。
    她其实是替他着想来着,怕他现在为了她做的冲动的事情越多,等到了殷宁面前的时候,越不好解释清楚。
    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做女主殷宁的恶毒女配,不做他们感情上的催化剂。
    但是现在,她觉得她会成为男女主感情上的绊脚石,到时候难做人的是曹砚自己。
    因为她没有主动参与过,她以后也不会去虐女主跟女主抢曹砚,那么曹砚现在对她做的所有事,等到他遇到自己的真爱之后,都会成为麻烦。
    也就是,曹砚在自己作死。
    奚溪确实是因为感动,才会为曹砚多想这些。
    但曹砚不会知道她在想什么,剩下的粥他没吃,微微冷着气场从料理台边起来,下一步台阶,走去客厅拿下挂在衣帽架上的西装外套,一边往身上套一边说:“吃完洗洗睡吧,我先回去了。”
    奚溪回头看他,想跟他说清楚又不知道怎么说。
    每次她多提自己知道的那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曹砚都会怀疑她的身份,甚至说过她知道得太多了。
    奚溪静静地看着他穿好外套,又到玄关边换鞋,所有的话最后也都汇成一句:“谢谢你来照顾我。”
    曹砚不理她,心里想的是,他想要的根本不是她对他心怀感谢,而是别的。
    “走了。”他伸手握上门把手推开门,随口丢这么一句,样子平常地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