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帝师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新的圣地宝藏
    这话云淡风轻,听起来没有任何火气,可是听在这少年帝师的耳边,却如同惊雷响钟一般,震撼着他的心灵,他体内的灵气流动,原本如同浩瀚大海,但现在,一下子整片大海却被斩成两半一般!
    “轰!”
    一时间,少年帝师疯狂后退,眼神里露出惊骇的表情,后退数百丈,勉强站立着,目光直直地盯着空中的楚云亭,眼神里带着一丝惊慌,但又强行镇定,冷笑着:“什么人,暗中偷袭?”
    而此刻,楚云亭却没有回答对方的答话,反而淡淡地说:“你体内杀戮心太强,想要唯我独尊,所以故意曲解你们兽神谷的命令,肆意杀戮,想要让兽神谷成为众矢之的,而你才有机会浑水摸鱼,达到更高的地位。只可惜你却忽略了一个词,那就是德不配位。你自身的境界太多,缺陷太多,根本无法向上更高一步。”
    楚云亭从凤凰真血领悟到元始天录的一丝气息,说起来仿佛是一辈子,仿佛是数百寿命,数千寿命,无数个光年,但在现实生活里,不过短短的数息而已,所以楚云亭很快就回过神来,赶到折丹的身边。
    在见到这少年帝师的时候,楚云亭心中却有一些微微的诧异,因为在他看来,眼前的少年固然达到了帝师境界,可是精神世界却极低,但偏偏却能发出恐怖的驯兽之道,甚至能碾压人城城主楚凝,这其中究竟是什么缘故?
    所以他毫不迟疑地说破对方的破绽,想要看看对方的真实面目与手段。
    果不其然,在听到楚云亭的话后,这少年帝师目光里流露出惊惧与疯狂的表情——他可没有想到,他的心事居然被眼前之人轻易地看破!
    他内心的杀意涌到了极限。
    他自幼成长在兽神谷,深深知道兽神谷的残酷,稍微弱一些就会被淘汰,唯独只有冷酷与争斗,才能维持住地位,所以他脑海里只有杀戮,对败者只有羞辱,羞辱他们的肉身,从而击溃他们的肉体。
    而他自身也有一个强大的秘密,因此在肉身不强的情况下,却能一步步攀登高位,终于成为仅次于兽神圣父的第一人。
    但他却更是明白,他目前一直是在刀走冰刀,如履薄冰,随时可能会被揭破他的秘密,所以他必须要继续向上,夺取最高的地位,那样才能巩固他目前的一切。
    他的贪欲、权利的渴望在不断地提升。
    在他心里,卑劣残忍,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进则退。
    而现在,楚云亭看出他身体的情况,甚至还说出他的秘密,他如何不惊,如何不怒?他几乎要冲上去,第一时间将楚云亭碎尸万段,同时将折丹秒杀,让整个人城毁灭,这才会守护他的秘密。
    他的眼神里,涌起了无数的狂暴之意。
    德不配位?那么,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配!当你们性命不保的时候,还敢谈什么配不配位?
    这是他内心想法的折射。
    他的瞳孔发黑,整个世界甚至因此而变化,甚至他整个人从中跃起,飞离出这个世界,时间之道启动,天地之间,一切都被他所干涉!
    “时间黑暗之道!”这一刻,折丹震惊地出声了,她得到楚云亭的传承后,她脑海里多了无数功法的记忆,也自然认出,时间之道乃是众多文宝巅峰的手段,而眼前这兽神之子,把时间之道施展到妙若巅峰的地步,可以笼盖天地,而她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竟无能为力,连动都无法动弹。
    第三百二十九章 新的圣地宝藏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她痛苦,她绝望,她失神。
    她甚至整个人几乎就要燃烧起来,就要消耗她体内的凤凰血脉,来为楚云亭护命!
    这是凤凰涅槃的手段,一旦施展出来,楚云亭就拥有重生的能力,可以免除这次的灾厄!
    但这时,她却是听到楚云亭淡淡地说:“雕虫小技而已,折丹,不必如此惊慌,且我看如何破他的时间黑暗之道。”
    这话如同在黑暗里,给她带来无数的黎明与灿烂来,她内心温馨到无以复加。
    而这时,楚云亭却是继续说着,仿佛是在传授给折丹道理一般:“在众多文宝之中,时间之道可以泯灭一切,让一切不朽的物质化成腐朽,又能让一切腐朽的物质重生,堪称无敌,但是时间之道同样也有着缺陷。”
    楚云亭一步步向前踏着,每走一步,天地之间都仿佛有了灿烂的光芒,而他脚踩莲花,每一步都踩出了光明。
    那时间黑暗之道,在渗透到楚云亭的身边,竟遇到了一种强大的力量,而无法前进一步!
    很快地,楚云亭一步步前行,而那时间黑暗之道一步步后退,连那少年帝师眼神里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满是哑然——这怎么可能?
    在他的理解里,时间黑暗之道,怎么可能有破绽?
    可是眼前楚云亭的手段,却是让他的思维彻底颠覆了。
    而此刻,楚云亭继续说:“时间黑暗之道,终究是一种精神上的演化,用精神来屏蔽对方的感知,屏蔽外界的感知,包括对手,包括大地天空,都因此而被控制,从而造成时间上的不对称,让对手在瞬间,从幼童变成了老人。但是,若是精神力不够强大,就无法渗透对方,所有的手段,就一无是处。”
    “而我,在精神之力上并不弱于他,这时间黑暗之道,又怎么可能起作用?”楚云亭继续淡淡地说着,云淡风轻,但走的速度却不慢,已经到了少年帝师面前,猛地一伸手,一道力量劈空而出,猛地穿过无数的黑暗,击在对方的胸口上!
    “轰!”
    只瞬间,那少年帝师整个人如同箭一般被射出去,吐出几口血,在空中留下满天的血迹,重重地撞飞出去,胸口已经坍塌了一片,几乎被击穿了!
    这在正常人来说,已经是致命的伤害,不过这少年帝师却强行用手支撑起身体,从地面上爬起,死死地盯着楚云亭,怒吼着说:“这不可能!我的精神之力原本就有帝师初阶的实力,再加上圣地宝藏的加成,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普天之下,还有什么人的精神之力比我还强大?”
    这赫然正是他的底牌,他的秘密所在。
    他得到了一尊圣地宝藏的秘密!
    左青师花费数十年辛苦,就是想要夺取一尊圣地宝藏,从而突破境界,想要突破到帝师二重天劫乃至更高,而现在,这少年帝师居然自身已经拥有了一尊圣地宝藏!
    一旦传扬出去,势必会引起轩天大波!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的肉身无法匹配得上你的精神,原来你是用圣地宝藏的手段,强行提升精神,这才导致德不配位……”楚云亭淡淡地点点头,但语气却是猛地一转:“只是我更好奇的是,你对折丹的血脉势在必得,而且称呼折丹为试验品,真相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