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争鼎 > 第四十六章猜测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真是好一派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啊。”
    白茫茫的原野上,于淇控住战马,望着被皑皑白雪覆盖的严严实实的这一方天地,心中的欢喜之情按捺不住,情不自禁的盗用了后人的诗句。这是一场在上元节前两天下了整整一天一夜的大雪,这都过了四五天了,地上的积雪还能到脚踝。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刘政轻声重复了一遍,忍不住击掌称赞:“主公,这一联诗句很有意境啊,下面呢?”
    “下面?”于淇想了想觉得不合适就没继续盗用,双手一摊:“下面没有了。”
    听到于淇说下面没有了,刘政不禁面露遗憾之色,摇着脑袋扼腕叹息:“可惜可惜,甚是遗憾!”
    而陪在一旁的崔琰跟赵商两人也都同样面露憾色:这样的佳句就这样戛然而止,实在是让他们心痛不已。
    相比寡言肃容的崔琰,立志要成为吕子吕不韦那样的大商人的赵商显然更八面玲珑,只是稍微遗憾了一下之后,立刻就对刘政笑道:“致然,你要是觉得遗憾,不妨将此诗补全啊,有如此佳句为,此诗一定会是流传千古的。”
    说着,赵商轻笑起来:“到时候,你刘致然的大名也会因为此诗而名垂青史。”
    刘政瞥了赵商一眼,显然看穿了他的险恶用心,摆了摆手道:“你可饶了我吧,我可会吟诗作赋,再说了,我刘致然想要名垂青史还要靠一诗吗?”
    说到这里,刘政冲于淇拱了拱手:“只要公主大业有成,到时候就算是依附骥尾的蝇虫,也会青史留名的。”
    说着,刘政语重心长的对于淇说道:“主公,为了能让我名垂青史,你可要努力奋斗啊。”
    什么鬼?被莫名牵连的于淇指着他们笑骂道:“你们啊,一个个的就不学好吧?照这样下去,你们就算名垂青史,留下的也是奸名佞名。”
    “对了,”于淇忽然话锋一转:“致然,我一直忘了问你,你对诸子流派知之甚深的样子,想必也诸子传人吧?你是哪一家的?兵家吗?你有没有师兄弟啊?”
    刘政对此并没有隐瞒,面对于淇的连环追问,直接给于淇科普解释:“若是往上追溯的话,我应该算是兵家,兵家是一个宽泛的名称,也分为不同的流派,按照我的师承细算起来的话,我是兵家中的韬略流派。”
    “至于师兄弟嘛,”刘政眼中露出怀念思慕的表情,缓缓摇了摇头:“师父就我一个弟子,所以我并没有师兄弟,至于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刘政口中的其他的,显然是指他师父那一辈的。
    刘政的解释解开了于淇心中存在了好几个月的疑惑,虽然早有预料,但是听到刘政亲口承认,于淇的心里还是有一点小激动的:兵家传人啊,听起来就很牛逼的样子。可惜没有师兄弟,这一点稍微有些遗憾,于淇还挂念着孙膑与庞涓这一对师兄弟的斗法,不过貌似孙膑跟庞涓是鬼谷子的学生。
    “致然你是韬略流派,那鬼谷子呢?他是哪一派的?”
    “鬼谷子学究天人,开创了鬼谷一派,他的传人”说到这里,刘政也迟疑了,想到师父不经意间透露的一些信息,不确定的说道:“鬼谷子的传承,应该是没有断绝的,根据我师父透露过的消息,我分析应该是在关西或者江淮一带。”
    说完,刘政又矛盾的说道:“不过那是几年前的事了,现在天下大乱,兵祸不断,说不定他们已经出山了或者迁移了。”
    “这倒也是,”于淇点点头,附和了刘政的猜测,不过心中却琢磨起来。按照演义以及后世各种学者的分析,于淇开始猜测起来,在心里圈定了几个怀疑对象。关西的话,毒士贾诩跟李儒有很大的可能性江淮一带的话,有很大几率在周嘟嘟跟南阳的几个村夫之间产生。
    一想到这么多人才自己现在都鞭长莫及,于淇就恨不得捶胸顿足,不过就算他心中懊恼的已经翻江倒海,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因为他的身边不光跟着崔琰、赵商等从郑玄那里带出来的人才,在他们几个不远的斜后方,还有一辆箱式马车,坐在车里的是郑玄唯一的女儿,中级德鲁伊郑婉儿。
    对于于淇拐走自己宝贝女儿的行为,郑玄并没有阻止,在离开之前,于淇就跟郑玄挑明了:等他回到黄县之后,就会让孔融做媒,正式向郑玄求亲,同时也借这个机会把郑玄唯一的儿子、郑婉儿的大哥从孔融那里要过来。
    对于于淇的求亲,郑玄考虑了一下又询问了郑婉儿的意思后就同意了,但是对于于淇接下来提出的,请求郑婉儿随同一道前往即墨县的事情,郑玄却不同意:好小子,你还没有三媒六聘,就想把我女儿拐走,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礼记有云:聘则为妻,奔则为妾。虽然郑玄看的比较开,但是对于郑婉儿这个唯一的女儿,他还是宝贝的不得了,怎么舍得让她受这份委屈。
    不过这次郑玄反对,但是郑婉儿却不乐意了,因为于淇跟她说过,想让她去即墨、胶东两县主持土地的复垦、改良等一系列的工作。作为一名有理想有抱负的女子,同时又是比较呆萌而且心系于淇的姑娘,郑婉儿强烈要求去即墨、胶东两县工作。最后郑玄被郑婉儿磨得没脾气了,派了几个农家的弟子跟随郑婉儿辅保助护他,于淇也承诺了会派人保护她,而且只让郑婉儿待在两县之后,郑玄这才无奈的长叹:女大不由人啊。
    因为于淇等人的举动,整个队伍都暂停了下来,郑婉儿也从马车中探出头来好奇的观望。只见她披着翻毛的皮裘,白乎乎的仿佛一只玉兔,看的于淇心动不已。
    虽然心动,又是你情我愿,但是于淇终究还是压下心中的冲动,没有做出怀抱佳人策马狂奔这般惊世骇俗的举动,虽然后世的古装剧中几乎都免不了这样的场景,但是在古代,除了蛮夷胡族,这样的举动实际上是对女性的不尊重,是有违礼法的。
    踏着这场瑞雪铺就的雪毯,于淇一行渡过沽水,踏进即墨县的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