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科幻末世 > 万界之最强老哥 > 第140章 吞噬之力
    魂天帝的身影瞬间接近,整个天空都是一片仿佛无边无际翻腾的血云,遮掩了天上的骄阳。
    气息弥漫,难掩其中那磅礴的令人心悸的血腥之气。
    也幸好此时云岚的人都是踏入了云界,如非如此,恐怕这庞大的威压之下都是心胆俱裂。
    “哎,你们反派都是这么弱智吗,刚刚成帝了就来找麻烦,是谁给的勇气?”
    峰顶之上的苏余望着那血莲之上的魂天帝,叹息了一声说道。
    恐怕魂天帝的手段还是并无区别,都是通过炼化无数生灵补足那缕本帝源气其中的力量。
    “这个世界只需要一个斗帝!杀我族中之人,夺我传承之火,那就该死吧!”
    魂天帝冷笑一声,周身的血海气浪翻涌,往前踏上一步,携带者磅礴的风雷之力凝聚成一扇遮天蔽日的手掌,骇然拍下。
    对此苏余早有准备,也是相同的一掌排出,凝聚的青色手掌像是像是是一片山峰一般迎击而上。
    嘭!
    血手与青芒的猛烈碰撞发出一声惊天巨响,周围的空间之列破碎,化为无需的漆黑。
    一击血色的手掌泯灭,魂天帝的脸上根本没有什么失落的神色,冷哼了一声。
    身后那片遮掩天际,无比血腥的云起瞬间剧烈地翻腾,有着血光的凝聚,一柄弥漫着强横恐怖气息的诡异血刃凭空生出。
    随着魂天帝的挥手一招,那并散发着惊惧气息的血刃悬立漂浮在了他的身前。
    “斩帝鬼血刃!”
    千里之遥的半空,悬立其上的烛坤往着那血色残云之中的景象忍不住惊呼道。
    此时的烛坤自斗帝洞府离开之后,没有获得其中的帝品雏丹,和古帝传承,却也是将其中异火广场上收束了出来,回到地面与无群山脉之中研究其中的东西,看能不能找到别样的方法。
    只是他却是没想到,他出来没多久,就发现这个世界仿佛变了一半,不止出现了一名斗帝,还出现了两名。
    而现在,通过那两名斗帝交战的场景,现在连远古时代,那曾经斩杀过斗帝强者,震惊大陆的斩帝鬼血刃都出世了,这让他有种天地复苏的错觉。
    无论那身在远处旁观上烛坤是何种错觉,而苏余只是感觉,对方那悬于身前的诡异血刃气息不弱。
    但也只是不弱而已。
    此时的苏余手腕一翻,磅礴的力量浩浩荡荡如同长河一般涌入掌中那柄看起普普通通的石剑当中。
    怎么说诛仙也是柄仙兵,虽然从头到尾诛仙位面之中都未曾将这柄石剑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但不代表着,它没有。
    云岚峰顶之上,亮起了一抹亮光,这抹亮光像是夜间刺破黑夜的烛火,也像是黎明划破山河的骄阳。
    白色的流光像是湖水一般静静地流淌,漫卷了这片峰顶,淹没了整座山峰,覆盖了这片天地。
    随着极为耀眼,仿佛太阳一般的光芒四射,这柄石剑也变得蓦然滚烫起来,中间那极其细微的一条缝隙出现了一缕殷红的线,像那天生漫卷的血云。
    如果之前的魂天帝因为铸炼了这柄斩帝鬼血刃,而觉得在无敌手的话,那么此时那柄大放光明的石剑出现,就仿佛捏住了他的咽喉一般。
    因为他发觉这柄石剑很强,很强大道似乎连他身前的斩帝鬼血刃都相差无几,而在其中,他还察觉到了一缕极为归诡异的气息,面对着仿佛能够吞噬吸纳他血气与灵魂一般。
    只是这个气息在他感知中只是一闪即使,然后就恍然不知所踪,石剑还是那柄石剑。
    “那是什么!”
    “诛神弑仙,是为诛仙!”
    苏余淡淡道。
    魂天帝微微一怔,虽然不清楚对方所言之中的仙,神二字是为何物,但不影响他感受那枝叶片语暴露而出的磅礴悍然气势。
    “好,我就看看是你的诛仙强,还是本帝的斩帝鬼血刃厉害!”
    一声厉喝,魂天帝一脚很跨虚空,手中的血刃陡然膨胀,化为四十米的苍天血刃,劈空斩下,仿佛要破开着无尽的虚空一般。
    周围的空间破碎,风雷之声渐起,如同泰山压顶的磅礴气势落下。
    面对这四十米的庞大血刃,以及那蕴藏着的无尽血腥之气,苏余握柄,刺出,仿佛公羊相抵一般点在那血刃的前段。
    没有极为磅礴的气息碰撞,有的只是无声无息间的变化,魂天帝身后的血云陡然空出一块,而苏余身下的整座山峰化为粉尘。
    而那血刃石剑交接的地方,诛仙剑的前段也是沾染上了一片血色气息。
    就在魂天帝认为自己血刃的血腥之气侵蚀了对方那号称诛仙之能的石剑时,他蓦然间感觉到一股能量轻微的波动。
    这股波动直接让他的眼神盯向了那变得血红的石剑前端,却是发现一股方才感知过的吞噬之力隐约传出,虽后那模样平淡无奇的石剑就仿佛海绵一般将那片沾染的血气通通吸收。
    石剑变回了原来模样,但剑上的纹路却是带上了一缕暗红,渗血般的暗红。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此时已然成就斗帝的魂天帝,望见那石剑之上的暗红血纹也是蓦然间产生一种发冷的气息。
    魂天帝下意识地抽刀,而此时石剑上光芒大大放,一股血色夹杂其中,却是迸发出了令人心悸的磅礴吸力。
    那周身缭绕着浓厚血色气息的斩帝鬼血刃蓦然一颤,其中的磅礴力量如开闸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入。
    只是眨眼间,那血刃之上缭绕的血色气息被石剑吸了个干净,露出之后失却光泽变得暗灰的本体。
    石剑上的沟槽暗纹瞬间绽放出血色的光华,将整柄剑都是笼罩其中,充满着妖异噬血的味道。
    “怎么可能!”
    望着自己花却无数生灵精血重新修复炼制的,就是将斗帝都能够斩下的血刃,却是转眼就变成一团没什么用的废铁,魂天帝也是不由得短暂的失神。
    只是魂天帝的这缕失神很快就被苏余捕捉到,所以苏余再进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