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科幻末世 > 末世胜者为王 > 第286章 不可兼得
    秦川四处望去,并没有看到小达的身影,直到方丽华向麦地指了指,秦川才看到在远处,一个人站在麦地里正在向他们挥手。
    “阴魂不散!”秦川骂了一句,这时他想起来,小达是跟着林师傅的,此时应该是正和林师傅等人在麦地里忙着。
    小达的大呼小叫,让麦田里的人放下手头的工作,都看向秦川和方丽华,让两人多多少少有点不好意思。
    既然刚才两人的亲热被这么多人看到了,秦川也觉得没必要像个小孩子似的逃走。
    秦川牵着方丽华的手,两人大大方方的向麦田里走去。
    林师傅在地里打了垄,水浇过的痕迹一条条的在麦田里蜿蜒着,秦川和方丽华小心的避过,生怕踩坏了播种下去的小麦种子。
    到了林师傅面前,秦川问起小麦的事。
    林师傅告诉秦川,这小麦分春小麦和冬小麦,他们脚下的地里现在播下去的就是冬小麦。到了初冬来临时节,这冬小麦就会长到五指来高,来年的六月下旬到七月上旬,这些冬小麦就可以成熟并完成收获。
    小达拎着一个水桶站在不远的地方对秦川说:“老秦,明年你们就可以吃到我种出来的大白面了。”
    秦川笑着对小达说:“你呀!不懂就别瞎说,这小麦要脱了外面的麸皮才是白面。以后要多向咱干爹多请教,免得到处丢人现眼!”
    被秦川这一说,小达挠着头笑起来,林师傅赶忙对秦川说:“小达不错,跟着我肯下苦力气,也从没说过一句报怨的话,长大了,也懂事了!”
    秦川看着一脸汗水的小达,投去赞赏的目光,这让小达的笑容更灿烂了。
    “丽华,我什么时候可以喝到你们的喜酒呀!”林师傅问道。
    方丽华想到刚才他和秦川的拥吻肯定也被林师傅给看到了,羞红了脸小声说:“你问他。”
    林师傅哈哈笑着问秦川:“好,那我就来问问你,准备什么时候?”
    小达的耳朵尖,马上跳着跑了过来,等待着秦川开口,他好获得第一手的情报。
    秦川拉着方丽华的手,亲昵的看着方丽华,然后对林师傅说:“干爹,这儿女婚姻大事一向是父母作主,我想这还要你来拿个主意才是呀!”
    这可把林师傅乐坏了,他看看秦川,又看看方丽华,只顾着笑,一时把方丽华急得够呛。
    “干爹!”
    方丽华也喊了林师傅一声,提醒他别只是笑,该说正事了。
    “我看这样吧,这婚姻大事可不能草率,等我回去给你们挑个好日子。怎么样?”
    方丽华高兴的像只快乐的小燕子,她抓住秦川的手晃着,等待着秦川。
    有些懵的秦川还没回过味来,被方丽华这一晃,才觉得事情怎么就突然走到了这一步。说实话,他还真没有作好结婚的心理准备。
    “秦哥,你觉得怎么样?”看着秦川这傻呆呆的样子,方丽华追问着秦川的意思。
    “好,好!一切都按干爹的意思。”秦川脑子里混乱极了,也不知是高兴的,还是怎么回事,总之让他心里忐忑起来。
    小达又跳了一下,越过两道田垄蹦到方丽华面前,“丽华姐,那我以后可就改口叫你嫂子了!”
    “去,一边去!叫什么嫂子,叫姐多好。是吧!丽华。”
    秦川一把将小达推开,又顺手将方丽华揽入了怀中,抛去那心里的一丝捉不住的不安,秦川还是把方丽华抱住了,也不在乎面前的林师傅和小达了。
    方丽华同样环抱着秦川,一脸的幸福让她仿佛都有些醉了,一脸的红晕比最艳丽的玫瑰还要娇美。
    林师傅给小达使了个眼色,两人拾起地上的工具走开了,让这两个快乐的人儿继续陶醉在幸福中。
    秦川要和方丽华成亲的消息,就象一阵风传遍了唐城酒店的每一个角落,唐城酒店里的每一个人都在谈论着这件让他们也分外开心的事。
    这一天,秦川正在办公室和陈诚讨论刚修订的军人奖励办法初稿,陈诚在旁边就里面的细节向秦川解说着制定的依据和原则,秦川用笔在上面不时的写上几句自己的意见。
    刘明敲了敲门走了进来,陈诚看出刘明有事要和秦川说,就找了个借口收起初稿告辞而去。
    “恭喜呀!老秦。”刘明说着话,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喜悦之色。
    “你不会也是来要我让你当伴郎的吧!”秦川问道。
    自从这消息付出来后,扬子一大早就跑来说要给秦川当伴郎,扬子一走小达就前后脚的也来了。现在刘明的到来,秦川想着刘明可能也是为这芝麻绿豆的小事而来。
    “你老秦结婚,我当伴郎那还不是顺理成章的事。”
    刘明看着春风满面的秦川,犹豫了一下问秦川:“你和丽华结婚那我师姐,叶箐她怎么办?”
    心情不错的秦川一下定住了,表情僵住了,心跳也开始加了,他一动不动的盯着刘明。
    “能不能告诉我,在你心里难道从来就没有在意过我师姐吗?”
    看到秦川没有反应,刘明激动起来,“我师姐可是一心一意的对你呀!她虽然不说,但你难道就看不出来吗?”
    “我”秦川实在找不到话来回应刘明,只得叹口气倒在椅背上。
    “虽然男女之事强求不得,但是我想你这样做太伤我师姐的心了!”刘明说完也闭上嘴,双手抱在胸前不说话了。
    两人就样僵持了许久,秦川打破了这让人窒息的尴尬,“叶箐的心思我当然我”
    支吾着,秦川又熄火了。
    刘明气鼓鼓的说道:“别看师姐只比我大几岁,也在江湖上行走过,但她在感情上面却是个内向的性子。我对她说了多少次,让她抓住自己的幸福,不要欺骗自己,她就是不听,还说我是个小屁孩子,不要我多管。”
    刘明一直唠叨着,秦川的脑子里回想着关于叶箐的一切,从他们初次的见面,舍命救他了不是一次再次,更想到叶箐几次的暗示他却没有正面回应,叶箐对他的关切总是默默的,不显山不露水。
    在每次面对危急时,他和叶箐也总是有着天然的默契,你知道我所想,我也知道你的心思。
    秦川咽了下口水,滋润着他干涩的喉咙,问道:“叶箐她现在怎么样?”
    “你不应该问我,而更应该自己亲自去看看。”
    秦川仰起头,用头在椅背上的头枕上撞着,他希望用撞击让自己的头能清醒起来,这头现在已经有些麻木了,乱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