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匠心 > 428 井然
    墨明是绿林外城的一个区,走过一个城门洞就到了。
    刚到这里,许问就看见了梓义公所熟悉的标志,不过旁边还有一个陌生标志,一把石锤敲在平面上、溅起火星的简单图形。
    “那是西漠的石锤会,这边的石匠外出做活都是跟着他们一起的。不过西漠出去交通不便,石锤会没咱们梓义公所做得好。几年前公所到这边发展,帮了他们不少忙。”黄匠官介绍,明显是说给许问听的。
    “你倒是什么都说。”这时旁边传来一个带笑的声音,许问转头,看见一个匠官打扮的人笼着手,站在旁边笑看黄匠官。说完,他的目光慢悠悠地转到他们身上,有点漫不经心的感觉。
    “跟他们有什么好说的,还不如留点口舌晚上跟咱们好好聊聊。”旁边又一个匠官笑着附和,话里同样没把许问他们放在眼里。
    “两位大兄好久不见。”黄匠官抬头看见他们,打了个招呼,接着又摇了摇头,“我的任务就是安置好他们。这些年轻匠人从江南远道而来,第一次服役,我当然要好好跟他们说道说道。”
    “你性子还是这么绵,小心吃亏。”笼着手那个匠官打量了一下许问他们,突然有点诧异,“很年轻啊。”
    “对,基本上都是头次出门。”
    黄匠官一边说,一边把西漠队带了过去,这时车铃声响,路上过来一辆藤车,先一步停在了前面最大的那个窑洞门口。
    藤车上没有装饰也没有标志,与之前相比唯一的区别就是多挂了个铜铃。走了这么远的路,车身远不如最早时那么光鲜,缝隙里布满了泥沙。
    两名匠官看见这辆车,脸色马上就变了。两人同时退后一步,站到道边,垂手肃立。
    片刻后,车帘一掀,阎箕从车上下来,淡淡瞥了那两人一眼。
    “见过大人!”两人同时跪下行礼,朗声道。
    “有空在这里说话,不如进去给自家人多争取一点好处。别当了个小官,就忘记自己的本分了。”阎箕面无表情,语气平淡,但许问明明白白地看见,那两人额上同时沁出了冷汗,异口同声地应道:“是!”
    说完,他们再不敢在原处停留,小跑着进了另一边的窑洞。
    黄匠官松了口气,连忙招呼许问他们在原地等着,自己则跟在阎箕身后走了进去。
    里面又是一片忙乱,椅子在地上拖动,杯子盘子叮铃哐啷,没一会儿,彻底安静下来,阎箕和一些陌生的声音隐约响起,说起了话。
    ………………
    黄匠官很快就回来了,阎匠官则不见踪影。
    “其他队伍还没有全到,我们先到附近住下来,等所有的人都到了,再统一安排。你们住到指定的位置就不要乱跑,到时候出了事情,是死是活,没人会管你们。”黄匠官一如即往交待得很仔细,但后面这句话说得很严厉,非常认真。
    许问跟着看见了雷捕头等一干捕快的样子,又听说了逢春的事情,心里大概知道这是为什么。
    绿林看着很美,但是不太平啊!
    但旁边就有人有些犹豫了,一个人嘻皮笑脸地问道:“内城可以进吗,算是随便乱走吗?”
    “绿林镇内外城不互通,没有函书,你想进也进不了。外城区域理论上可以随意行走,但我建议你们不要出墨明区。”黄匠官没有笑容,认真地说着。
    看见他的表情,其他人也意识到了一些什么,纷纷敛了笑容点头。
    这里是石锤会和梓义公所的联合办公地点,随后,黄匠官把他们领到距此处不远的地方,手往前一划,道:“这里三个窑洞是分给咱们的,住得比较紧,你们自己安排一下。”
    三个窑洞住三百人?每个住一百个?住得下吗?
    黄匠官似乎还有事情,匆匆跟他们说完就走了,一群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许问第一个走进去,看了一眼情况。
    绿林镇的窑洞比他们之前在路上看到的那些稍微精细一点,墙上刷着白灰,地上铺着细细的黄砂土,还洒了点水,走进来感觉清新湿润,让地热带来的焦灼感都减轻了不少。
    但除此之外,一切乏善可陈。
    洞里什么都没有,只从洞底离地不远的地方开始,每隔一段距离,就贴墙修了一段大约两米宽的土板,一共三层。
    “这怎么住人啊?”江望枫挤到许问身边,一脸迷惑。
    “其实就是三层通铺,上中下三层,每层睡一些人。”许问倒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无他,进门之后的即视感非常强烈,这不就是火车的上铺中铺下铺吗?只是把它拉长了,做成了通铺而已。
    “就这样挤着睡吗?”江望枫还没住过这种地方,有些犹豫不决地问。
    “有块地睡觉就行了,这样挺好的了。”田极丰则松了口气,笑着说道,第一个走进了窑洞,把行李甩到最里面的角落里,横在头部的位置。
    其他人也纷纷进去。
    一路他们都在以小组为单位行事,小组按照每次学习的成绩进行排名,有先有后。
    现在他们非常自觉地让排名第一的小组先选位置,排名第二的随后,没过多久,所有人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没有丝毫犹豫,没有任何争执,一切都顺其自然,是那么的井然有序。
    “这群人真是练出来了。”狄林他们跟着西漠队走,但并不属于他们。一开始有人请他们先进,狄林婉言拒绝,后来他们就一直站在外面看着。
    “就算在京营府,我也很少看见这种规矩。”蒋东辰直言不讳地说。
    其他人默然点头,显然都有同感。
    “走吧,先去把事办了。”林谢若有所思片刻,转身道。
    狄林等人没有多问,紧紧地跟在了他身后。
    ………………
    “走,出去看看?”江望枫是个坐不住的。他把行李收拾好,在铺上躺了一会儿,接着又坐了起来,摸摸身下的铺位,问许问道。
    “黄大人说了要小心的。”许三不赞同地道。
    “咱们不走远,就在附近转转。”江望枫兴致勃勃,对这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城市充满了好奇。
    “行,走吧。”绿林镇的地热收束得实在太好了,许问感觉原因不止他看到的那些,于是也坐了起来。
    他一表态,许三马上就转变了态度:“行,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江望枫气哼哼的,对着他翻了个白眼。
    三人翻身下铺,走出窑洞,迎面而来温暖而干燥的气息。
    “洞里凉快一点。”江望枫说。
    “窑洞本来就冬暖夏凉。”许三说。
    “但这下面是地热,热气是从地底蒸腾上来的,怎么会凉?”江望枫摇头说。
    “……有道理。”许三发现自己的确是陷入了思维定式,同意了他的看法,“那是为什么?”他也有点好奇了。
    许问没有说话,他一边走一边思考,显然也在琢磨这个问题。
    他们走上了绿林镇外城的砂石地面,走了一阵,许问突然转头。
    “怎么?”许三停下说话,问道。
    “没什么。”许问看着空空如也的身后,回过头来,表情如常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