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科幻末世 > 夏酱的推理事件簿 > 第二十七章 消失的凶手
    得知自己再次犯错,简花生的心情是复杂的。不同于前几个案子,他对这次的推理信心很大,认为犯人十有八九就是弗格森,想不到最终还是错了。
    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夏洛尔于心不忍,想着办法转移他的注意力:“花生酱,你亲耳听到了枪声是吧,能具体形容一下吗?我对凶手开枪的时机有一点疑问。”
    “没问题!”简花生仔细回忆道:“凶手连开三枪,每枪之间间隔了1秒左右,啪……啪……啪……这样的感觉。”
    “是这样啊……”夏洛尔皱着眉头:“那么问题就来了,根据弗格森的目击证词,凯瑟琳开门的一瞬间枪声响起,她也应声倒下。这句话的意思是,凶手的第一枪射向了凯瑟琳,把她击伤之后,再调转枪口朝着床上的罗伊斯连开两枪,对不对?”
    简花生想了想,根据证词的描述,确实是这样一个顺序:“对的,凶手先击中了凯瑟琳,再杀死了罗伊斯。之后他听到弗格森赶来的脚步声,顺势躲到了床底下,有什么问题吗?”
    夏洛尔吃惊的说道:“你还没注意到这里面的矛盾?”
    没等助手君回答,她继续说道:“这样吧,我们做个模拟试验。我是凯瑟琳,你来当凶手,等我走进来的时候,你就假装开枪射击,可以吗?”
    “没问题!”简花生表示,我最喜欢模拟试验了,特别是能光明正大的向着夏洛尔射击,太棒了!
    夏洛尔没注意到助手君公报私仇的龌龊心思,几步走到房间外面,高声说道:“准备好了吗?我要进来了。”
    简花生几步走到正对着房门的位置,回答道:“我准备好了,开始吧。”
    他的话音刚落,夏洛尔推门而入。简花生抬起右手,用食指对着夏洛尔:“啪!你可以倒了。”
    夏洛尔慢慢蹲下,代表自己已经倒下了,她可不想真的倒在满是血污的地板上,装装样子就已经很给助手君面子了。
    简花生见状也没太在意,转过身对着床上的罗伊斯……根本看不到罗伊斯的样子,大屏风把整个床给挡住了!
    几步绕过屏风,他对着床上的罗伊斯啪啪两声,示意自己开过枪了。
    这个时候,就算迟钝如简花生,也感觉到了异常:如果凶手像他一样,站在正对着门的位置朝着凯瑟琳开枪,那么想要再向罗伊斯开枪,就必须要绕过屏风。可是两枪之间只间隔了1秒左右,这点时间完全不够绕过屏风。
    也就是说,凶手是站在一个既能看见门口,又能看到床的位置开枪的。
    比如……屏风边上。
    夏洛尔看着沉思的助手君,微微一笑:“怎么样,察觉到问题了吗?”
    简花生指着屏风边上:“嗯……大概知道了,凶手是站在那里开枪的。”
    夏洛尔失望的看着他:“还是不对啊……再来一次模拟试验吧,希望你能发现问题。”
    说着,她走出房间,把房间门关上。
    简花生走到屏风边上,高声喊道:“我准备好了,开始吧。”
    夏洛尔再次推门进来,简花生抬起手指想要射击,却发现完全看不到夏洛尔的身影,她整个人被朝内开的房门遮住了!
    也就是说,如果凶手在这个角度射击的话,肯定会在房门上留下一个弹孔。但现在房门完好无损,说明凶手站的位置肯定不是屏风边上,自己的推理又错了!
    简花生挠着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凶手是站在哪个位置射击的?”
    他想到一个可能性,屏风是可以移动的,凶手开枪的时候,屏风并不在现在的位置。凶手开枪后再把屏风移过来挡住床的。
    呵呵……这当然不可能!
    他被自己异想天开的想法逗笑了,弗格森在数秒之后就赶到现场,凶手能在这段时间里躲起来就已经是行动敏捷了,想要快速的移动巨大的屏风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就是说,凶手用了某种方法,让子弹穿过了屏风射中了凯瑟琳。
    难道说……
    简花生若有所思的看着图案花样复杂的屏风,这上面有隐藏着的子弹孔?
    屏风只有下半部分有镂空设计,想要让子弹准确的穿过镂空的小洞射中凯瑟琳,无疑需要有神枪手一般的精准度。简花生不认为本案的凶手有这种枪法,毕竟他在那么近的距离都射偏了一枪,打爆了床上的枕头。
    子弹打穿了屏风,在上面留下了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弹孔是比较靠谱的推理,毕竟屏风上面的图案很是花俏,就算隐藏着子弹孔一时半会也难以发现。
    夏洛尔一句话打破了他的妄想:“别瞎想了,我检查过屏风,上面没有子弹孔,也没有动过手脚的痕迹,凶手用了其他手法让子弹穿过了屏风。”
    “什么办法?”
    “不知道……或许这个手法就是本案的关键。”
    见到夏洛尔眉头紧锁的样子,简花生不由得暗暗心惊。本以为只要夏大侦探出马,任何疑难的案件都可以手到擒来。想不到这位名侦探也有搞不定的时候。
    看来这起案子,比想象中的更为复杂,还有诸多谜团等着他们解开!
    就像是做考卷一样,想不通的问题暂时搁置,先解决其他比较简单的问题,才能在考试中得到高分。夏洛尔这样的学霸自然不会犯常识性错误,把注意力放在一些暂时难以取得突破的问题上。
    她瞬间转移话题:“先别管这件事了,我们来谈论下凶手是怎么离开现场的吧!”
    简花生没搞清楚她这话的意思,反问道:“凶手不是趁着弗格森离开,彼得过来之前这一小段空挡时间逃走的吗?”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实地勘察过现场后,发现了问题。”
    夏洛尔带着简花生走出房间,指着走廊左侧说道:“弗格森抱着凯瑟琳从这个方向离开,只要凶手不傻,肯定不会跟在他身后。那么离开的方向只有另一头了。”
    她转过身,指着走廊另一个方向:“那边的转弯处有个监控摄像头,我刚才检查过监控,在案发时间前后没有任何人经过,也就是说,凶手没从那里逃走。”
    简花生感叹一声:“凶手不怕暴露自己,偷偷的跟在弗格森背后逃走,他的胆子倒是不小啊!”
    夏洛尔摇摇头:“事实上,我已经试过了,跟在弗格森身后逃走,也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她指着走廊尽头的转弯处:“这条走廊中间没有岔路,也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弗格森是在走廊底端碰上彼得的,如果凶手跟在弗格森身后,会被随之赶过来的彼得撞个正着。可是彼得没有碰上任何人,也就是说……”
    简花生秒懂她的意思,吃惊的说道:“凶手消失了,凶手如同空气一样,从作案现场里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