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科幻末世 > 夏酱的推理事件簿 > 第十六章 熟悉的味道
    “你竟敢拒绝我?”
    夏子健一脸的不可思议:“你知道我是谁吗?大明国最强大的世家,夏家的当家主!夏家拥有的土地比欧洲那些小国加起来大几十倍,随便一个动作就会引起股市波动,我提出的建议就算是皇帝也要认真考虑,你……你……你这个混小子竟然敢拒绝我!”
    挫折感充满了内心,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夏子健感到一丝新鲜感,但更多的是愤怒。他的脸涨的通红,脑门上青筋暴起,一副随时会动手打人的样子。
    简花生就算再笨,看到他这个样子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怎么办,他不会真的出手打我吧?要是他打我,我是还手呢,还是不还手呢……
    这个问题让他纠结了一瞬间,随后花生酱想到一点:我辞职不辞职和夏洛尔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她的下属,凭什么我辞职了她也会辞职?
    这之间根本没有因果关系好不好!
    他认为自己get到了重点,开口道:“伯父你先别生气,听我解释一下。”
    夏子健不吭声,以眼神示意他说下去。
    “首先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就算不做警察也当不了大企业的经理。去伯父的公司上班只会拖累了您,所以我才大胆拒绝。”
    这番实事求是说的有点道理,夏子健听了面色好看很多。
    “第二,就算我辞职,夏洛尔也不会辞职。她这个人只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我不认为她会在乎我是不是继续当警察。”
    “不!她在乎的。因为……”夏子健的话说到一半没有说下去,似乎不想让对方知道原因。
    简花生不想和他争辩,从善如流的说道:“好吧,就算她在乎吧。那么你认为如果她在乎的话,我能成功辞职吗?”
    “这个……”夏子健被这句话问住了。他知道自己女儿的性格,如果她真的想让这个混小子继续当警察,有的是办法折腾。他本人的意愿似乎真的不是很重要。
    哼!臭小子的嘴挺会说的么……难道这就是猴子的生存智慧?
    他不想承认自己不如简花生,只能以愚者千虑必有一得的理由来说服自己。在夏子健眼里,夏家以外的人都是猴子,被一只会说话的猴子说服,换成任何人都会有智商上的挫败感,更何况自尊心颇高的夏家当家主了。
    “就算你的话有1%的正确性,你拒绝我这件事本身也不能原谅,做好觉悟……”
    “觉悟什么?你们在说什么?”夏洛尔推门而入,看着自家老爸眉头直皱:“你这个偷窥癖又想干什么坏事?”
    夏子健一脸不悦:“喂!哪有女儿叫自己老爸偷窥癖的?”
    “有那家老爸整天用卫星偷窥女儿的?”
    “哼!那怎么能叫偷窥?保护懂不懂?如果我没用卫星保护你,想想你现在会碰到什么事?”
    “哼什么哼?就算你不来我也有79种方法安全脱身……”
    ……
    “嘎吱!”
    清脆的金属声让简花生从回忆中惊醒。随着声音,他的身体猛的往下一沉。
    怎么回事,绳子坚持不住了?
    他急忙抬头查看情况,卡住绳子的滑轮在强大的外力作用缓缓转动,被卡住的一小截绳子正在被拉出来,最多再过十多秒时间,简花生就会掉下去!
    “要死了要死了,这下真的要死了!早知道就不矫情,当大企业的ceo总比摔死在这里强啊!”
    第十六章 熟悉的味道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实简花生也就是说说而已,让他再选一次,还是会选择拒绝夏子健的提议。他本身不是那种物质的人,刑警的工资已经足够开销,多了也没用,反而会引起新的烦恼。赚再多的钱,如果自己不快乐又有什么意思呢?
    “来了来了,花生酱再坚持一下!”
    随着说话声,夏洛尔和玛利亚搬着弹床从后台跑出来。那张弹床就是舞台暗门底下的弹床。夏洛尔急中生智,想到用弹床接住简花生,带着玛利亚去把弹床搬了出来。
    简花生也看到了弹床,他对这个一碰全身都响的破弹床没信心:“喂喂!这玩意破的好像随时会散架啊,行不行啊?”
    夏洛尔恼怒的吼道:“你烦不烦,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不行也得行!”
    她们两人把弹床搬到简花生身下,还没来得及仔细调整位置,清脆的“咔嚓”声传遍整个剧场,大幕顶端的滑轮终于被拉扯着弹了出来!
    简花生立刻随着声响坠落下来,直直的掉到弹床上!
    弹床受到冲击后发出巨大的呻吟,坚持不到0.5秒就彻底散架。简花生的身体又重重的砸在地板上,发出“嘭!”的一声撞击声。
    “花生酱!花生酱!你醒醒啊!”夏洛尔看得肝胆欲裂,上前提着简花生的领头就是一通大吼。
    “你别喊了,我没事,就是有点头晕!”简花生被摔的够呛,还要被噪音攻击,觉得还不如就这样晕过去算了。
    弹床虽然散架了,但还是起到了一些缓冲的作用。除了手掌心的擦伤,简花生的身体并没有受伤——或许有轻微的脑震荡,属于休息一晚就能痊愈的程度。
    确认助手君身体正常,夏洛尔捡起引发意外的元凶——那截卡在大幕顶端的绳子。
    这是一根细麻绳,与表演用捆绑辛西娅的绳子同一款式。绳子长2米左右,两端有利刃切断的痕迹。中间有一些血迹,应该就是简花生留下的。
    夏洛尔看着绳子,郑重的说道:“花生酱,你做的很好,这根绳子是十分重要的证据!”
    “是吗?”简花生有些不太自信:“我还以为是哪个工作人员不小心放在那里的,这根绳子代表了什么线索?”
    “不知道,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根绳子很重要!”夏洛尔在心里默默补充道:“就算对其他人没用,光是它救了你,我也要把这根绳子珍藏起来。”
    “好吧,你说重要就重要吧。”
    简花生不想和上司唱反调,明智的说着附和的话。
    他站起身摇了摇昏沉的脑袋,想起一个从没想过的问题:“你为什么会认定高星不是凶手?从现在掌握的线索来看,虽然还有一些疑点,但他是凶手应该没问题了吧?”
    除了高星,剧团内的其他人既没有犯罪机会也没有犯罪动机,唯一有动机的俞东还被叶云证明有不在场证明,凶手只可能是高星!
    夏洛尔耸耸肩:“调查才刚开始,谁知道呢……我并不是认为高星肯定不是凶手,只是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而已。”
    “味道?什么味道?”简花生吸了吸鼻子,没闻到什么味道啊!
    夏洛尔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阴谋的味道……属于莫吉良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