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茕茕花见 > 第十四章 心如乱麻
    清风称自己尿急,去了拂晓房里的卫生间。他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酝酿了一会儿,照着前面柳絮教的步骤又“笑”了一次,差点把自己给吓死。拂晓笑起来明明那么好看,他笑起来怎么就一副不得好死的模样。
    他摇了摇头,觉得老天爷没把笑的表情给他是对的,要不然这得吓死多少人了。
    清风走出卫生间,他们已经开始了牌局,他在柳絮身后坐下。
    “拂晓,你都知道我们的来意了,还打什么牌呀?”柳絮整理着手上的牌。
    拂晓慢慢展开手里的牌。“我这一天忙的很,眼皮都快耷拉下来了,坐着干聊手里没点事做,我可要睡着了。”
    “那你快说说,杜七怎么会来这里,那花姐呢?我们呢?”柳絮一连串的问题如飘过水面的小石子溅起一个个水花来。
    “按着阳君意思,说现在那陆离要去阎王爷那里告发花姐,而且那陆离之前和别家分号的那几个管事的都走的很近,看来这次……”
    拂晓一个停顿把几个人都急坏了。
    “拂晓,有你说话这样带刹车的吗?爽快的往下说不行吗?”
    拂晓资历深厚,虽然他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笑容待人的模样但在鱼跃山庄除了花见,也只有帆歌敢这么直来直去的和拂晓说上几句。
    “对三,不是我有意说半句,这不是在想出什么牌嘛。”
    拂晓接着说下去。“这事据我分析,是中了套了。”
    “中套?”柳絮惊讶,手里那一对小四都忘记出了去。
    “阳君说别的分号都眼热我们鱼跃山庄,想必这次陆离的事情没那么简单,都是设计好的。”
    拂晓见他们一个个都晃了神,他那一对小的不能再小的三都没人压,不禁笑了笑。
    “设计?你的意思,这次陆离的乱子是故意的?让花姐追究,把他送回地府,就为了去阎王爷那儿告状吗?”
    帆歌好像明白了一点,可又生出更多疑惑。
    “陆离可是个聪明的主,向阎王爷告了状,别说是花姐和阳君,整个鱼跃山庄包括他自己都得被问罪,他有那么傻吗?”
    不知不觉拂晓手里的牌出去了一小半了,可谁都没认真在打牌。
    清风揣测出不少来,脸色也越来越灰。
    “那他要干什么?”柳絮越发的不安起来。
    帆歌把手里的牌往桌上一放。“我明白个大概了。”
    拂晓手里就剩一把顺子了,他把帆歌的牌塞回帆歌手里。“我刚才那对尖你要不要?”
    帆歌也顾不上看自己的牌。“不要不要。”
    就这样,拂晓那副烂牌在偷机的情况下胜利做了地主。
    “三到q顺子,打完,给钱给钱!”拂晓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手摊开问他们收着钱。
    拂晓收到钱,乐呵呵的问清风。“你的呢?”
    清风只是看着,弄不明白怎么连他也要给。“为什么我要给?”
    “你不是学习吗?不用给学费啊!”拂晓把手伸的更长了些。
    “清风,让你给就给吧!笑都笑了,给几个钱又能把你怎么着了?”
    柳絮恨不得去清风的口袋里把钱讨出来。
    清风拿出了钱,他倒也不是不愿意给,只是没想明白他为什么要给,他始终认为他又没打牌……
    抹瑕在一旁冒了一句。“我也要给吗?”
    “你不用,你可是我妹子呀。”拂晓大手一挥,特别慷慨。
    清风是个死脑筋,抹瑕这一次自动送上门,而拂晓免了她的那份,让清风特别不解。
    拂晓洗牌,柳絮催促帆歌。“你大概明白什么了?快说下去。”
    “拂晓不是说了吗,陆离和别家分号的那几个走的很近。想当初我们开设这穿越的业务,他们都眼红的很,三番四次的说让我们逢年过节的给他们些灵珠去,花姐硬是不答应。”
    帆歌一边说,其余的也跟着回忆。
    “后来这事闹过一回儿,就是杜七说要去阎王爷那儿告状去,说花姐利用天洞私收灵珠。结果阳君出面说,以后凡是从鱼跃山庄穿去他们那边的人,都给一些提成,才把这事给摆平了。”
    “嗯,是有这回事儿,所以我们对杜七都不待见……这样看来杜七和陆离串通好了。”柳絮突然回过神来,把事情都想通了。
    帆歌开始重组剧情。“陆离有意和花姐闹翻了,被花姐送回地府,他在阳君面前假意说要去阎王爷那里告状,他知道阳君肯定得把事情压下来,然后就和阳君谈了条件,让杜七来这儿当管事的。”
    拂晓指了指帆歌。“继续说下去。”
    “还能说什么,花姐让我们把客户都召了回来,阳君还亲自上来走了这一趟,现在看来陆离和杜七这事不就是成了嘛。”
    拂晓发完了牌,帆歌连拿都不拿起来。
    “成了,真的成了?花姐答应了?那杜七来,花姐走了,我们怎么办?”其实这才是柳絮心里最担心的事情。
    “恐怕这事不止陆离和杜七两个那么简单,别家几个分号的,也都眼红着呢!那几个老鬼在一起一蹿腾,捧着杜七坐了花姐的位子,这以后鱼跃山庄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拂晓知道他们几个都没心思再打牌了,他把桌面上的牌都收归在了一起,放回牌壳里。
    “眼红自己挣去呀!玩这种把戏,龌龊!”柳絮更加急躁了。
    “他们自己不发展客源,能怪谁?既然这天洞能把现在的人送回过去,为什么他们不能把他们那朝代的人送来这里?他们倒是好,想坐享其成不得,还眼红还算计……”
    “柳絮,你冷静些。现代人和他们那些朝代的人还是有差别的,思想没到这份上。别说他们了,就是现代人来我们这儿也都是熟客介绍的。”
    帆歌劝着柳絮。“你想想放在你没死以前,若是突然有个街里街坊的人问你,想不想穿越啊?你怎么回?你必定得说,衣衫裤袜你会穿,可越是怎么个穿法?”
    楚楚忍不住笑出些声来。
    “你还笑的出,都这个时候了!帆歌,你这话是没错,可你自己也说了,现代人难道都信穿越这一说法吗?还不是当初花姐,和我们自己去找的客户?既然这样,为什么他们就不行?”
    柳絮的嗓门更大了些,和以往的她迥然不同。
    “也不说他们空手套白狼的事情了。拂晓说不止杜七和陆离两个在里面捣乱,别的那些也就算了,那淮扬呢?他的纷飞落苑接了多少客户?赚的也是盆满锅满的,去看看现在那些电视剧都知道了,什么康熙,雍正,乾隆,哪一部不是从那里体验了生活回来拍的?他在里面瞎起劲什么呀!”
    柳絮之所以愤愤不平,是来自她的恐慌,对将来的一种不安。她不知道杜七接管了鱼跃山庄之后会如何。
    清风愤然的站了起来,原本被他坐着的椅子大声的倒在地上。
    “清风,你这是要干什么?”帆歌看清风一副要炸的样子。
    “欺人太甚,算账去!”
    清风转身往门外走,被邻座帆歌伸手拉他的袖子,可清风力大如牛,帆歌根本拉不住。
    清风爆冲到了门边,可那门怎么也打不开。
    “这门我不开,谁也开不了。”拂晓在桌边翘着两郎腿,手抱在膝盖上。
    “那你给我开开!”清风现在一股脑的要去找杜七,或者去找阳君问个清楚。他认为阳君也得了花见不少好处,怎么这时候帮起了那帮老鬼起来了。
    “你们都那么紧张干什么?现在不就让花姐和杜七换一换嘛,都没说把你们换去那些没油水的地方,着急什么?”
    “楚楚,给我去暖壶酒。”
    楚楚点头,走去厨房。
    “怎么不着急?我们一直都跟着花姐,杜七这老鬼是什么样子的,你也不是不知道,在他手下干活能有我们好处吗?”柳絮把心里的担心一点点的往外掏,这担心不仅是柳絮一人的,而是所有人的担心。
    “那要不,你跟着花姐一起过去呗。”
    拂晓这一句话,让刚才热腾腾的场面一下子冷却了下来。
    大家都有各自的想法。
    直到楚楚把暖好的酒端上桌前,再也无人说过一句话。
    酒上了桌,拂晓自斟自饮。“这都是怎么了?谁也不说话了,要不早些散了吧。”
    “那你是随花姐一起走,还是留在这儿?”柳絮的心七上八下。
    那一口温酒入了拂晓的嗓子眼到了胃里。“我和那杜七向来不对付,我是一定不会留在这里。”
    拂晓的话看似回答了柳絮的问题,可却没说出他真实的缘由。
    “别说我们这几个,就是整个鱼跃山庄也没几个是瞧他杜七顺眼的,可是……”
    柳絮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掂量了一下,觉得现在说不合适。
    “可是什么?”拂晓追问。
    柳絮牙口紧闭,一副打死了都不能先说出口的态度。
    拂晓用手指在鼻子底下来回搓了两下。“你是怕跟着花姐走了,投胎更了了无期了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