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一百一十九章联姻和婚嫁
    岳飞连忙道:“臣领旨!”
    赵桓笑道:“朕要的不是你领旨,朕要的是你以后真心对九姐好。”
    “臣一定不会辜负帝姬。”
    见岳飞都答应下来,赵圆珠在一边偷着乐呵,心里就像有一只小鹿在蹦跶蹦跶乱撞一样。
    赵桓将岳飞搀扶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用男人都懂的语气道:“朕还有事,先走了(骚年,这里交给你了,好好把握,老子就不当这个电灯泡了)。”
    “恭送陛下。”
    赵桓突然觉得很多事情都在故意刁难他,比如将赵圆珠嫁给岳飞这事,岳飞是结过婚的人,虽然老婆跑了,但是毕竟灭有正式休妻,在大宋律法上还是合法的夫妻。
    若赵圆珠就这么草草嫁过去,保不准民间又传皇室强抢民夫,这他娘的就玩大了。
    但刘氏是战乱逃跑的,现在鬼知道在什么地方,古代又没有身份证可以录入网上,户籍登基制度又简陋,刘氏跑到新的地方,大可以说自己丈夫张三已经死了,以新的身份,重新过一段新的生活。
    即便能找到,也不是三天两天的事,但是岳飞的婚事却是不能拖的,早点办下来,赵桓睡觉也睡得更香。
    于是这个脑子经常发热的皇帝就脑门一拍:结婚!必须立刻结!朕已经失眠了好多天了!
    第二天,东京城的老百姓们突然发现这大宋的邸报上刊登的主篇幅并不是新政,而是军方的介绍,分别列出了好几个人。
    有新军的总指挥使宗泽,介绍了宗泽的战功和过往,有勇武侯韩世忠,指挥使岳飞。
    还有西北折家军的折可求父子,种家军种师道和种师中兄弟,另外有姚古、姚平仲,还有张孝纯父子,有河北河东的守将王禀、陈遘和詹度等人。
    介绍得都颇为详细,人们不禁感到好奇,也感到新奇,这还是国朝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军队的详情。
    在歌颂军队击退金贼,平定西北之余,人们也注意到了那个叫岳飞的介绍中的一些八卦花边,说他入伍之后,妻子为了方便逃命,竟然扔下了婆婆和儿子,一个人逃了。
    大宋邸报上有一段很白话的文字,是这样点评的:“我们的英雄在前线用生命守护国土,抗击金贼,有些女人啊,不尽人妻之责,耻辱!”
    不知道为什么,这大宋邸报今日还多印了一个版,上面的主版内容是岳飞的妻子战乱抛弃婆婆和孩子,已经不配做为岳飞的妻子,皇帝亲自下令结束了这一段关系。
    可以说,这是一次军方形象的全面提升。
    在宋徽宗朝,军队给平民的印象就是流氓,土匪,人们又希望军队保卫家园,但同时也害怕军队。
    但从去年到今年的一场战争,金国血洗北边防线,但也同时帮大宋清理了良莠不齐的军队,重新组建起来的,或者说剩下的军队,基本上都是精锐了,即便不是精锐,也是可以上战场真正打仗的。
    加上自五月开始,枢密院便开始精兵简政,裁除流氓无赖,同时也开始对厢军做调整。
    在这一版歌颂军队的报道中,皇帝最后也留下一句话:“大宋的军队,是皇帝的军队,对皇帝绝对效忠,皇帝拥有军队是为了保护百姓,不效忠皇帝的军队,天下共讨之,不保护百姓的皇帝,天下共讨之!”
    这句话也被镌刻在以后的枢密院行政楼的广场前。
    借着大宋邸报的这一波宣传,督察院的分支御宣司也立刻行动起来,他们开始着手在京畿路、京东路和京西路大肆宣传皇帝的这一句话,并且将这句话写在横幅上,展示在各个人们能够看到的地方。
    一时间,百姓们群情欢悦,皇帝这是向天下表达决心,以后皇帝是绝对保护百姓的!
    同时,皇帝的使者开始抵达西北和燕云,对西北这一次的胜利做出了极大的赏赐,对幽州的军民也表示慰问,同时给予了赏赐。
    顺道,御宣司的人开始在军队里大肆宣扬皇帝的思想,这些御宣司的人一个个口才了得,八面玲珑,在军队里将各个势力都打点得妥妥当当。
    好几天下来,陆陆续续组织士兵们背诵、朗读皇帝的训斥,不断重复皇帝的话。
    如果说忠烈祠的修建是皇帝为提升军人地位的开始,那么大宋邸报大肆赞扬军方,则是皇帝重建军制的开始。
    趁着这一波的宣传,皇帝顺便把岳飞的事情给抛出来了,为他做了主。
    当东京城大街小巷都在议论岳飞的事的时候,有一些女子甚至产生了想要嫁给岳飞的念头,这些女子当中还有一些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
    这在以前的大宋是绝对不可能有的,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女子,都不愿意嫁给军人,大家对读书郎垂涎三尺,对军人避之不及。
    现在有出现转变的苗头,也与朝廷大肆宣传军方有关。
    几天之后,大宋邸报就急不可耐向民间宣布,皇帝下旨将九公主仪福帝姬嫁给岳飞,这事立刻成了东京城老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也再次表明皇帝对军方的重视。
    朝中大臣纷纷跑到皇帝那里说没有测算生辰八字,不能随便乱定亲,还有,结婚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当请出道君陛下。
    赵桓颇有些惊诧,让这些人想治国平天下的方法,倒是不见他们如此积极!
    无论群臣们多么有意见,这件事反正是定下来了,皇家的事,岂能由大臣们过多干预,还有个不知死活的大臣非要再多说两句,被赵桓赶出了皇宫,摘掉了乌纱帽。
    这事办得非常快,为了能尽快睡安稳觉,十天之内,岳飞就迎娶了仪福帝姬。
    有大臣偷偷跑到皇帝耳边吹风,说按照规定本朝驸马不允许有具体职务,一般都是给个虚衔,以后白吃白喝,过完一生,岳飞现在当从新军中剥离出来。
    宋代的确有这样的规定,目的是为了防止外戚专权,这是宋代守成的表现之一。
    宋朝奇葩就奇葩在,所有的制度设置,所有的精神理念,都他娘的可以找出守成的痕迹。
    上到君王,下到九品芝麻官,在对外大小问题的时候,出发点都是先遏制再说。
    对内施行的全面遏制,对外施行全面妥协,于是有宋一代,割地赔款就成了家常便饭了。
    皇帝不但没有听大臣们的提议,反倒是在新婚后的第三天,便让岳飞带着赵圆珠一起下到江陵,美其名曰是楚地景色秀丽,让新婚夫妇去江陵游玩一转。
    将岳飞拉拢过来后,赵桓心中也是舒了一口气,他马上又想到如何捆绑住韩世忠,自然同样是以联姻的形式最为稳妥。
    韩世忠今年三十七,有老婆梁红玉,总不能皇帝的妹妹嫁过去当妾吧?
    若是强行拆散韩世忠夫妻,可能会引起韩世忠心中不满,反倒是弄巧成拙,这事还得在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