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三百七十七章最肥美的沃土
    昨天,赵桓接见了秦桧,便又回到韩妃的寝殿,他在这里过了一夜。
    他亲眼看见韩晨晨吃下去三个大鸡腿,吃的满嘴是油。
    看她这样子,明显有长胖的趋势啊!
    第二天,一大早,厨房又送来了御膳。
    赵桓吃完早餐才离去。
    赵桓刚到垂拱殿,邵成章便跑来道:“陛下,吴玠求见。”
    “吴玠?”赵桓微微一怔,又突然想起来了,还是自己将他从西北招到京师来的。
    这些天事太多,差点忘了吴玠了。
    “快宣!”
    吴玠被宣召进宫。
    “臣参见陛下!”
    见到吴玠,赵桓非常高兴。
    吴玠今年已经四十一岁,但人看起来非常有精神。
    人一旦有了精神头,就会显得年轻。
    吴玠看起来似乎才三十出头的青年,一头黑发整齐竖起来,他的轮廓不算帅气,但看起来很舒服,他的眼睛无时无刻都很明亮,似乎对很多事物都充满了好奇。
    但偶尔,他的眼中也会露出只有打仗的时候,才会出现的锋芒。
    私下,他更像一个邻家的叔叔。
    战场上,他又恢复到了那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吴玠。
    而此刻,在皇帝面前,他是忠心耿耿的臣子。
    赵桓上下打量了一下吴玠,道:“吴爱卿,你的伤势如何了?”
    “多谢陛下挂念,臣的伤已经痊愈。”
    “朕这次找你来东京,一是要你在东京城好好在静养一段时间,宫中的太医会轮番给你诊脉,要确保你的身体二是要让你在军事学院去编写你的作战心得,朕要将它编入帝**事学院的必修课里。”
    吴玠顿时受宠若惊,他心中颇为感动。
    没想到皇帝到现在都还惦记自己的伤势,而且他没想到,自己在皇帝心中有如此重的分量。
    “谢陛下,臣唯有以死报陛下之恩!”
    “卿是朕的护国大将,卿要好好保重身体才是,朕不准卿动不动在朕面前谈死!”
    吴玠尴尬一笑:“是!”
    吴玠又道:“陛下,臣有一事要说。”
    “吴卿有何事,但说无妨。”
    “请陛下对岳飞从轻发落。”
    赵桓道:“吴爱卿就不要担忧岳飞了,此事自有监察院处理。”
    “陛下,臣并非要僭越,只是觉得岳飞此人乃是难得一见的人才,行军打仗、排兵布阵,臣皆不如岳飞,陛下不可失去大宋栋梁。”
    赵桓笑道:“吴爱卿,你在朕面前谦虚了,不管你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但至少你吴晋卿的胸怀没几个人比得过。”
    他似乎不想与吴玠讨论岳飞的事情,便打断吴玠的话,继续道:“好了,吴爱卿,此事不是你该操心的,朕自会处理。”
    皇帝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吴玠也不好在说什么。
    “黑水镇的边防如何?”
    “回陛下,一切有条不紊,去年到今年,在黑水镇修建了城寨十座,连接东边的黑山防线。”
    “耶律大石最近在干什么,你们可知道?”
    “回陛下,耶律大石在草原上招兵买马,他现在号称有二十万大军,不过据臣了解,真实的兵力应该在十二万。”
    “十二万,也不少了,真要是让他发展到二十万了,就危险了,对耶律大石做些牵制,暂缓他的势力发展,爱卿认为呢?”
    “陛下英明,一旦耶律大石真的到了二十万大军,草原上其他的部落都将不是他的对手,最重要的是,他有底气反咬我们一口,毕竟,我们现在占据了最肥美的河套,若河套落入他手中,指不定会成为李元昊第二!”
    第三百七十七章最肥美的沃土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看来吴玠对局势心中是非常清楚的,这一点完全不必赵桓担忧。
    赵桓之所以资助耶律大石,是希望耶律大石帮他分担金国的压力,好腾出手来解决国内的事情,以及西北的事情。
    现在,国内基本太平,那些人要跳,也是小打小闹地跳了。
    党项被他灭了,经历了整整五年的时间,宋军无论是军备,还是军纪,都已经焕然一新,绝对有底气和金军正面作战了。
    更何况,皇帝的火器还在不断改良中。
    所以,耶律大石的作用,已经开始减弱,甚至变得有些多余。
    弄掉耶律大石只是时间的问题,不过赵桓还是想让耶律大石多和完颜晟打几仗。
    对耶律大石的敌意,不能轻易露出来。
    “吴爱卿,朕让人给你安排一座府邸,你先暂时在东京城住下,太医每日过去给你诊脉,确保你真正痊愈,岳飞之事你不要再多问,该如何处理,便要如何处理。”
    “是!”
    眼看皇帝还有要事处理,吴玠也不做停留,他便先行告退。
    徐处仁、李纲、种师道、石洵和唐恪都候着,当然,还有赵仲琮。
    皇帝进了垂拱殿。
    “臣等参见陛下。”
    “都免礼吧。”
    “谢陛下。”
    “赵宗正,事情你都说了?”
    “回禀陛下,都说了。”
    “那诸位可有商议个结果出来?”
    唐恪很想说,陛下,臣是反对分封的,原因是宗室们太蠢,不能担当此大任。
    但这话唐恪不能说,因为唐恪也知道皇帝为什么会搞分封。
    宗室案之后,宗室就是烫手山芋,不送出去,搁在大宋迟早是个祸害。
    与其这样,不如赶紧让他们滚蛋。
    “陛下,军备就从交州路调派,张浚那边现在有甲士十五万,各自增援两万大军,足以保护侯国安危。”
    听李纲这话,是不打算一上去就主动进攻,而是做防御战,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显然,种师道也是赞成这样的,没有出兵的理由,出不义之兵,引起占城和真腊全国反抗,局面就糟糕了。
    “粮食也可从交州路抽调,不过既然是封了侯国,便不能算是朝廷无偿资助了。”
    徐处仁开口道,听他这意思,是要宗室们出钱买了!
    一边的三司使周朝也立刻附议这个提议。
    他们俩秉承着能省一笔是一笔的态度,这样年末的财务汇报上,压力也会小很多。
    赵桓倒是小瞧了自己这些御前大臣了,没想到这么会给自己省钱。
    尤其是周朝,这货能不出钱的,绝对不会出一分钱。
    赵桓道:“这些你们去安排即可,朕没精力过问那么多,朕倒是有个疑惑,万一真腊和占城都同意我们在他们的地盘上建立侯国,怎么办?”
    这话问的非常刁钻了。
    陛下你似乎做好了人家不同意的打算,所以故意在那里安插两个侯国,去恶心别人?
    深怕别人同意了你的要求!
    原来你是做好了别人不同意,然后开战的准备了!
    见大臣们面面相觑,皇帝继续道:“在占城最南边,九龙江入海之处,有一片沃土平原,当地人称之为九龙江平原,仁宗朝,占城水稻便是从那里传来,那里的粮食比交州还要多!”
    大臣们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皇帝是打了那块土地的注意。
    但皇帝怎么会知道这么清楚?
    占城是偏远小国,大宋虽然与占城有贸易往来,但对于那里的粮食状况,却并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