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三百九十章红薯的逆袭!
    两个皇城司卫,将武大郎提起来,一人擒一边,武大郎想要挣扎,被捶了一拳,然后就老实了。
    吓得那三个男人腿都软了,一边的潘金莲更是像受了惊吓的小白兔,额头上香汗淋漓。
    胡太医给武大郎把脉,片刻,便摇了摇头:“是吃了过量的芒硝所致,与红薯并无关联。”
    “多谢胡太医。”
    胡太医作揖,便收拾了一下:“本官先行告辞。”
    有人亲自送胡太医出去。
    然后,武大郎就被吊起来打!
    而几个皇城司卫微笑地对潘金莲道:“说吧,是谁给你夫君吃的芒硝,又是谁让你去诬告永乐粮铺的,我们可不止会脱外衣,所有的衣服都能给你扒了,然后把你扔大街上!“
    潘金莲吓得全身发抖,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出来。
    连夜,城南的杨氏商社被开封府衙给踏破了门槛。
    杨氏商社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商社,他们和其他商社不一样,他们不买实际的货品,但通过商业情报来赚钱。
    例如最近东京城最流行的美食,最流行的话本,最流行的衣衫。
    不仅如此,他们有自己的方式,能帮一些商社把生意做大,从中获得报酬。
    才刚刚入夜了不久,东京城正是热闹的时候,商社在这个点是不可能关门的。
    但今天杨氏商社关门了,不仅关门了,还被封了。
    到了后半夜,东京城著名的粮商刘松仁的家被包围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关于刘松仁买通杨氏商社嫁祸永乐粮铺的消息,便被刊登到了大宋邸报和东京快报上。
    这下吃瓜群众们爆炸了。
    老子忍着好几天没有吃烤红薯,而且还因为那个狗日的武大郎,老子花钱去看了郎中。
    你现在告诉老子,这一切都是杨氏商社和刘松仁在背后搞的鬼。
    奸商啊!
    我的烤红薯是没有问题的!
    我要吃烤红薯!
    卧槽!老子刚把家里屯的几个红薯喂猪了,你特么告诉老子红薯是能吃的!
    狗日的杨氏商社,狗日的刘松仁!
    东京城的百姓们都爆炸了!
    以后谁再敢说红薯有毒,老子让他先中毒!
    食物的怨念可是很大的!
    有时候,叶崇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自从跟了赵官人之后,他感觉自己人生像是荡秋千一样,心跳的速度都加快了。
    上一次是华兴纺车的事,这一次是永乐粮铺的事。
    每次进去,他都以为自己的人生完了。
    但每次都莫名其妙,很快被释放。
    这赵官人可真是一个福星啊!
    很快,东京城最火爆的永乐粮铺就开张了。
    人们并不知道,此时东京城的富商朱青,在家里吓得一身冷汗。
    他原本也打算找杨氏商社去陷害永乐粮铺的,但被刘松仁先办了,所以他干脆在私下里偷着乐。
    但没想到,才高兴了几天,局面就大反转。
    现在要想再搞永乐粮铺,比登天还难了。
    朱青敏锐察觉到,永乐粮铺背后肯定有官员在撑腰,不然这事不可能这么快就翻转。
    这下就把他给急坏了。
    现在看来,只能花高价去买红薯的种子了,但一时间怎么可能种出那么多红薯来!
    第三百九十章红薯的逆袭!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仅仅朱青愁,东京城的粮商们现在都开始发愁了。
    粮商们发愁,皇帝就高兴了。
    听何礼明汇报了东京城最新的消息,赵桓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
    红薯只是第一个杀招,牛家村隔壁的谢家村的土豆也熟了,这个冬天,东京城的粮商们要彻底疯掉!
    在古代,一个村是很大的,种的庄稼是很多的。
    永盛粮铺现在包了好几个运输队,没日没夜地装货,从封丘将一大车一大车的红薯和土豆运往东京城。
    为此,叶崇在新城的核心地带买下一片储物室。
    他原本是打算买很偏僻的地方的,那样会更加便宜。
    但用赵官人的话来说,未来这里是要改造成宏伟的剧院的,现在先凑合着放点红薯和土豆。
    转眼,已经是深秋。
    赵桓刚刚听完徐处仁的汇报,朝廷的官田已经收获了不少红薯,正在大片大片往江陵府和京东路运。
    最重要的是,东京通往江陵府的水泥路,终于竣工了!
    这意味着,运输商品的时间,缩短了一半!
    站在商人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运输费用降低了,以前一个月最多只能在江陵府卖一万个红薯,因为囤货跟不上销量。
    但现在,一个月至少可以卖出去两万个红薯了。
    这意味着,固定时间内流动的资金更多。
    这也意味着,朝廷收的税更多了!
    在这个深秋,东京城没有丝毫清冷之意。
    人们穿着李氏布行便宜的衣服,吃着永乐粮铺热乎乎的烤红薯,坐在瓦子勾栏听书和看民间杂耍。
    今年的冬天,似乎要比以往来得早一些了,但也舒服一些。
    民间有民间的乐法,赵桓也有赵桓的乐法。
    他的红辣椒已经成熟。
    没有问题的话,火锅铺,一个月之后就可以开张了!
    冬天,需要辣!
    冬天,需要火!
    正在赵桓打算亲自跑到厨房去指挥下厨的时候,赵仲琮跑来了。
    分封的事,目前进展得非常顺利。
    因为皇帝下的任务紧,赵仲琮不敢有丝毫怠慢。
    太祖一脉全员已经启程前往占城,而魏王一脉,则选择到真腊。
    交州经略使张浚也已经在调派兵马,随时准备迎接宗室们。
    赵桓接过赵仲琮手中的奏疏,随意扫了一眼上面的名字。
    他倒也没有太在意,毕竟宗室人数太多,而且被迁移到那么多远的地方,估计路上会病倒一批人。
    “赵宗正,朕问你个事。”
    “陛下有何事,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越王赵子崧为何选占城,占城的地盘比真腊要小很多?”
    赵桓对占城的九龙河平原垂涎三尺,他知道想知道赵子崧为何会弃真腊而选占城。
    据他所知,赵子崧是一个志大才疏的人,没什么真本事。
    赵仲琮没想到皇帝居然问这种刁钻的问题,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赵仲琮很没底气道:“陛下,臣不知。”
    赵桓也没怪罪他,他也只是好奇一问。
    他并不知道,选择占城,是赵子崧的儿子建议的,而赵子崧的儿子,则是听了一个八岁孩童的话,这个孩童的名字叫赵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