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 第四百一十五章威慑日本和高丽,都给朕乖乖跪着!
    自从灭了交趾国后,李宝被岳飞推荐去做了大宋第一代海军统领,便一直克忠职守,在杭州湾兢兢业业训练大宋海军。
    如今的大宋海军已经成了规模,杭州湾驻扎有三万大宋海军。
    一共十艘战舰。
    大宋的造船,是这颗星球上最先进的,技术最好的,根本不需要赵桓这种穿越者来做改进。
    市舶司在赵匡胤时代就被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造船世家那都是一代一代传承的。
    一个月前,沈浪抵达杭州。
    赵构奉命调拨三艘战舰,一共1万海军,每一艘战舰配置十门火炮,由李宝亲自率领,带着沈浪抵达了日本的港口。
    附近的海盗听说李宝带着三艘战舰去了日本,高兴坏了,第二天就屁颠屁颠跑到杭州湾装逼,结果被七艘大宋战舰围攻,打得连亲妈都不认识了。
    带来的一万海盗,只有七百人回去。
    从此,东海的海盗低调了很多。
    沈浪登陆日本的港口后,被隆重接待,他代表大宋皇帝陛下,向日本国传达皇帝陛下的恩泽。
    海盗猖獗,严重影响大宋与日本国的商贸,为了保护日本国的海岸秩序,大宋打算派驻一支海军在日本国的大阪湾。
    这个提议一提出来,立刻引起了日本国内强烈的反对。
    尤其是旧贵族和天皇派,坚决反对大宋海军驻扎大阪湾。
    有旧贵族直言不讳道:“这是宋国皇帝司马昭之心!”
    两天后,沈浪接见了日本武士集团的掌权者平忠盛,向平忠盛提出要求:大阪湾必须由大宋海军来保护。
    平忠盛作为亲宋派,第一次反派大宋的提议,他在会面上的态度非常坚决。
    难得的是,武士集团和日本旧贵们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拒绝大宋染指大阪湾的控制权。
    大宋使者沈浪斥责了日本国忘恩负义的行为,谴责日本天皇这是将两国海贸至于危险境地,陷万民于水火。
    随后,沈浪返回大宋战舰。
    三艘大宋战舰却并未离开,而是继续停靠在大阪湾。
    双方之间的矛盾突然被激化。
    几天后,大阪湾所有的商贸突然停止了。
    所有来日本大阪湾口岸托运布料的大宋商船,全部折返。
    所有到杭州湾托运粮食的日本商船全部以勾结海盗被扣押。
    随后,杭州市舶司向日本国发出警告,日本国商人勾结海盗,抢掠大宋商船,罪不可赦。
    第一条罪被送到日本国后,日本国旧贵和武士集团都愤怒了。
    紧接着,大宋向日本国宣布第二条罪状:日本国皇室窝藏大宋叛国者申屠信,企图对抗天子,死罪!
    通常情况下,天子是不会对周围的王国的王判罪的。
    像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这意味着,两国进入了战争状态。
    三天后,杭州市舶司就日本国罪名向大宋皇帝陛下提出伐日请求,东京城立刻对四海八荒发布日本国罪名,并发布讨日檄文。
    同时,要求高丽国出兵三万,协助大宋讨伐日本国。
    这篇讨日檄文还没有传到杭州,大宋的三艘战船,苍狼、白虎和玄武,分别向大阪湾开炮。
    火炮击碎了大阪湾,震撼了所有人的心魂。
    几日之内,日本国在大阪湾调兵三万,打算与大宋开战。
    与此同时,天皇致信高丽王,希望能与高丽王共同对抗大宋。
    高丽王并不愿意出兵三万伐日,他认为大宋皇帝陛下的这个旨意不合理,高丽也没有能力出兵三万,便采取了缓兵之计。
    第四百一十五章威慑日本和高丽,都给朕乖乖跪着!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但五天后,得不到回应的大宋,立刻切断了高丽所有的布料,也切断了高丽所有的粮食供给。
    短时间内,两国高层根本不知情,也毫无知觉。
    日本国见大宋战舰只是停靠在大阪湾,不敢上岸,便嘲笑宋人懦夫。
    赵桓刚接到前线的战报,有人已经安耐不住要对日本国动武了。
    皇帝亲自下令按兵不动,于是三艘战舰,就停在大阪港口一动不动。
    高丽国一见大宋并未采取任何措施,有人私下轻蔑道:大宋不过如此。
    虽然东海战云密布,但赵桓这段时间却并未过多关注,因为战局早就已经定下来了。
    很快日本国就会出现粮荒,这种粮荒带来的后果就是民生的崩溃,国内暴乱,饿死人,瘟疫横行。
    赵桓只等着日本国跪在自己面前求他赏赐粮食了。
    高丽也同样如此,这两年,民间的商人为了赚钱,早就全面转向生产布料卖给大宋。
    那种高利润的商贸,就像毒品,是容易上瘾的。
    现在赵桓就相当于给瘾君子掐断了毒品的供给。
    翻过日本国和高丽国,赵桓最近一直在关心大宋本国粮食的产量。
    已经进入三月,桃花飞舞的季节,也是农忙的季节。
    南方的春雨滋润着肥沃的土地,今年是一个丰收的季节。
    有农民的红薯已经成熟,正用扁担挑着去集市售卖。
    第三批从占城运回来的粮食也已经顺利抵达了杭州港,进入江陵府和中原。
    从多方的统计数据来看,今年不但不会出现粮荒,还会出现粮食结余。
    赵桓心里想着,再等一年,河北路与河东路的公路分支修建完毕后,粮食充足,完全可以对金国下手了。
    一旦公路系统修建完毕,战时的粮草补给,就会非常快,军队动员也会非常快。
    只要资源供给快,大宋对上金国,是完全可以轮番上阵的。
    宋军根本不愁军粮补给和军队补充。
    而今年年初,皇帝也给军器监下了任务,年底必须制造出两万只火枪,五百门火炮。
    这是硬性任务,没有完成,陈规就可以去琼州教书了。
    皇帝这段时间的政事都集中在农业上,这个季节,全国的官员也在重点抓农业生产。
    但是,半个月后,一则消息将大宋朝廷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金国派来使者,金国皇帝就大宋讨日本国一事,表示谴责。
    此乃有违圣道,大宋身为礼仪之邦,当以德服天下。
    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为之。
    大宋乃天朝上国,怎么能随便对别人动武呢?
    占据了道德制高点的金国使者在朝堂上狠狠牛逼了一把,随后就被赵桓派人软禁在了使馆中。
    说是软禁,其实就是关在使馆里天天被毒打。
    打得今天后,原本还很嚣张的金国使者彻底跪了。
    消息传回上京,金帝大怒,扬言要对大宋动武。
    并且,派出使者慰问高丽和日本,表示金国不会袖手旁观的。
    有了金国最靠山,高丽和日本的腰杆子突然就硬了起来。
    但是,四月的时候,高丽和日本的贵族老爷们,才突然有了直觉:国内出现严重粮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