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秦汉之建国路 > 第567章国事 二
    第567章国事(二)
    “相爷,夫人又派人来了,想要向你确认,你今晚是真不回去家宴了吗?”
    这已经是韩灵派出的第九个谒者了。韩灵显然希望刘辟非能够回家的。
    刘辟非曾经和韩灵说过,若觉得王府住不惯,可以重新寻一个院落。可不知为何,韩灵并没有这样做。
    这下好了,如今刘郢客回来了,自己若真不回去,晚上的这个家宴,韩灵会过的很艰难吧。
    刘辟非移步王府,看到韩灵抱着刘沛就站在大门口,可怜巴巴的。刘辟非走了过去,将小刘沛抱在怀中,对韩灵道:“咱们进去吧。”
    刘辟非归来,惊动了王府上下的仆役。刘郢客跟随李氏一起从厨房走了出来,见到刘辟非,大喜道:“兄长,你还是回来了啊。还是嫂嫂的话管用。”
    刘辟非笑道:“你年纪也不小了,既然归来,也该给你找个妻子管教一下你了。母亲,郢客的婚事还是要早日操办起来啊。”
    李氏笑道:“恩,让我看看,王陵家的小女儿聪明可爱,郢客,赶明儿你随我去王陵家一趟,看看人家女儿合不合你的心意。”
    “母亲,儿子年纪还小了,暂时不打算成婚。”
    李氏听了刘郢客的话,不高兴了:“什么叫年轻还小?说,你是不是在长安有心上人了?我跟你说,长安人一肚子坏水,哪里有咱们楚地的姑娘好。当然,辽东也有好姑娘,实在不行,我让你嫂嫂给你介绍一个辽东姑娘?”
    刘郢客面对众人的“群殴”,招架不住,连忙逃之夭夭,躲进了厨房里。
    众人间的谈话很谨慎,都有意识地避而不谈最近在沛县发生的事情,维持着表面的温情。
    家宴开始,李氏为了这场宴会,颇为花费了心思,四菜一汤,虽然简朴,但李氏托渔夫从河里刚捕的鲜鱼,与秋葵混合在一起,熬成了浓浓的一锅鱼汤,入口十分鲜美。
    刘交也从书房走出,身为一家之主,他坐在了首座,话不多,只是说了声吃饭,众人便开始用餐。反而是李氏在张罗,一会儿劝说韩灵多喝点儿鱼汤,一会儿说辟非瘦了许多,公务再忙,也不能忘记吃饭,努力得活跃着气氛。
    客气的话总是很容易说完的,李氏已经快想不出话来了,便问道:
    “辟非,如今郢客也算是学成归来,你给他找点儿事情做做?省的他老是陪我闷在厨房里头。君子远庖厨,厨房哪里是男人该待的地方呢?”
    刘辟非放下了碗筷,见刘交继续低着头吃饭,问弟弟刘郢客道:“你是怎么想呢?”
    刘郢客笑道:“能陪母亲一起在厨房,也蛮开心的。只是刚陪了她一下午,便被她嫌弃了。弟弟在长安也学了些本事,兄长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弟弟一定竭尽全力。”
    李氏笑道:“你倒是谦虚,看来在长安求学的时光没有白费。辟非,你看将他安插在哪个官署较为合适?”
    刘辟非思索了下,道:“去曲阳(今淮南附近)做一名考工令,如何?”
    刘交终于抬起头来,看向刘辟非:“曲阳县不是在九江郡吗?那里可不是咱们楚国的土地。再说曲阳有什么矿产?为何要在那里设立工官?”
    刘辟非道:“我已经令全文杰将军派兵赶走了当地的县令。并在那里设立了重兵。曲阳有煤,这在以后会是一种重要的矿产资源,是我对抗丹东的整个计划的第一步。十分重要。”
    李氏强笑道:“可是曲阳太偏僻了,他是你弟弟,不能将他留在彭城吗?这样我们一家人天天都能够见面,这样不好吗?”
    刘辟非笑道:“这样也好。郢客就做我相府的长史吧,不过如今辽东形势危急,我亦不能在家中久留的,一旦完成了大计划的第一步,我恐怕就要离开彭城了。想到全家团圆,安可得乎?不过,到时,郢客也能代我为相,治理楚国。”
    刘辟非的话说完,堂内一片沉默。刘辟非苦笑一声,他说话太快,没有顾忌词汇。但话语里的歧义恐怕也让父母很不好受吧。但顾忌重重,谈话便十分累,且耗费时间。刘辟非不愿那样。
    刘辟非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母亲若是担心曲阳不安全,我可以让薛凝随郢客一同前往,就近保护他的安全。”
    刘郢客苦笑一声,他的小心思都已经被哥哥看的明白,索性也就坦诚了些:“曲阳对兄长真的很重要吗?”
    刘辟非道:“我还没有沦落到需要向家人说慌话的地步。你若想要帮我对抗丹东,就去曲阳。”
    “我去曲阳。”刘郢客下定了主意。
    韩灵高兴坏了,对刘郢客道:“郢客,薛凝虽然奉命保护你。但你才是男子汉,可别让人家姑娘受太多的苦。”
    刘郢客被说的脸蛋微红,李氏看在眼里,叹息一声,她何尝看不出自己这个小儿子已经被他的兄长拿捏住了,有了妻子忘了娘,刘辟非娶了韩灵之后,就不怎么和她亲近了,如今郢客也是,辟非一提薛凝,郢客整个人都绷紧了身体,看来啥条件都能答应。
    家宴结束后,刘辟非因为公务繁多,先离开了家,韩灵抱着儿子,送刘辟非出门。
    刘辟非逗弄了一会儿儿子,看到韩灵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刘辟非摸了摸韩灵的头:“你还要坚持住在王府吗?正像我与母亲他们说的,我并不稀罕楚国的王位,这个王位以后也是留给郢客的,你其实不用留在这里的。”
    韩灵道:“可他们是你的家人啊。而且我看的出来,郢客对你并没有恶意。你真没有必要把他调去曲阳。”
    刘辟非道:“他是没有什么恶意,但难保不会有有心人拿他做文章。陈平放郢客回来,可不是存着什么好心思。再说,曲阳对我真的很重要,郢客若能管理好曲阳,我也能够放心把楚国的未来交给他了。”
    “你与王爷真要一直这样下去吗?”
    整个家宴上,刘辟非虽然与李氏、刘郢客说了很多,但与刘交父子两人,形同陌路,让韩灵看得有些心酸。
    刘辟非听了韩灵的话,也是叹息一声:“即便是伤口愈合,也需要时间。还是让时间来解决这件事情吧。你既然不愿离开,那就要多多忍受委屈了。”
    刘辟非说完,便离开了韩灵,去了相府。
    秦汉之建国路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