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白马掠三国 > 八百三十七 议论纷纷
    >>>
    “哈哈哈,既然如此,何人可领军前去?”袁绍心中有数,当下笑到。
    “高览将军可堪重任。”众人目光一望,提出建议。
    高览此时亦是被誉为“河北四庭柱”(颜良、文丑、张、高览)之一,武艺高强,浑身是胆,高义傲骨。
    自是为袁军之中,素有威信。
    “好!传令下去,便令高览领骑兵数千,扫平那些蚊虫!”袁绍乐呵一笑。
    “诺!”
    军令如山倒!
    不多时,随着一阵急促的号角声,庞大的行军队伍,立刻分成两部分。
    幽州自古就是出产战马的地方,所以幽州军中骑兵的数量也一直是大汉各路兵马之前列。
    如今袁绍也是借助着击败公孙瓒收敛的马匹,加上其家族的力量发力,迅速的集聚一股数量不少的骑兵。
    很快,一支数量在七千左右的轻骑兵,簇拥着已经得袁绍将令的高览,脱离了大队,以急行军的速度在大道上狂奔而起,目标,直扑于幽地!
    “哈哈哈,公孙瓒此僚已然如老狗,某要趁势追击,将之击溃,生擒活捉!”袁绍望着远去的骑兵,又目光看向一旁的谋臣众人,哈哈一笑。
    “他不是很得意吗?到时候,我定让此匹夫,削发待首!”一提起公孙瓒,袁绍眼中便是满满的泄愤得意。
    从他的言语中不难看出,要知道,在汉人的眼里,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稍有损伤就视为不孝,哪怕是小时候替下来的牙、剪下来的指甲,都不能胡乱丢弃,必须用纸小心包好,收藏,等待阳寿耗尽,蹬腿归西的那一天,一起入土为安才行。
    曹操历史上割发代首之事也是最好的说明,发之切,犹如人之首!
    可以预料,于风平浪静的表面下,早已是杀机暗伏!
    一场惊天的变动、杀戮,就在眼前了。
    ...
    不过,此事了却,一事又来。
    袁绍大军继续前行不久,复又有斥候赶至。
    远处,一阵尘烟升起,两名满脸尘土的信使正在疾速赶来,两个人,却带着十几匹马,一轮上轮番骑乘,只要马力稍乏,即刻更换。
    骑术高明的信使甚至根本不用下马,在马背上纵身一跃,就能完成换马的动作,如此日夜兼程,不眠不休,才可以保证在最短时间内把紧急信息传递到位。
    来至跟前,两个疲惫不堪的信使,一名直接就晕倒在马背上,另一名半死不活的身子一晃,一头栽下了马背,却仍没忘记举起身上的传令信桶,立刻有士兵跑上去,先是接过信筒,然后又急忙抬起两人,掐人中,拍打,灌水。
    “你们是何人军下的斥候?”许攸拍马上前询问。
    “先生,某等乃是曹孟德将军麾下斥候,奉命前来,交付信函于袁将军的。”斥候跪地。
    “哦?孟德来信?速呈上来。”袁绍和曹操的关系从小玩到大,自然非比寻常,此时又没有闹翻,闻得曹操来信,顿时一乐。
    八百三十七 议论纷纷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孟德败吕布于司隶?”袁绍放下手中信函,目光看向麾下谋士。
    “此次孟德来求援,某欲助之,尔等可以什么看法?”
    “不知信内,曹操何言?”想了想许攸问道。
    “孟德想某出兵,助其夺洲,再与某之前言,一南一北,逐鹿中原。”
    “就怕只是曹孟德如今危难之时的敷衍之词!”逢纪犹豫说道,“主公欲平天下,曰后与曹孟德必有一战!不若就此……”
    “不妥!”沮授沉声说道,“袁绍乃主公旧曰好友,不曾与主公有半点矛盾,若是此时我们等进言主公出兵落井下石,岂不是让天下人寒心?如此曰后又有何人敢再与主公结盟?不妥!不妥!”
    “如此倒也是!”逢纪点头然之。
    如今袁绍的势力虽大,但在天下中与袁绍并为诸侯者同样也是不少,益州刘焉、荆州刘表、并州吕布,西凉马腾麾下俱有十余万兵士,其余汝南袁术,汉中张鲁手下将士亦有万千,若是要平天下,盟友是少不得的……
    沮授说:“近来攻打公孙瓒,出兵长达一年,百姓疲惫穷困,仓库没有积余,赋税劳役正多,这是国家使人深为担忧的事情。最好先整顿俘虏和战利品,致力于农耕,使人马得到休息。
    可派一员上将助援曹操,而后进兵驻守黎阳,逐步经营黄河南面,多造船只,整修器械,分派精良骑兵,抄掠对方的边境地区,使四方之诸侯不得安宁,而我得到安逸。这样就可安坐而定天下。”
    “不然也!恕我直言,我观那曹孟德的处境亦是危矣,南有扬州袁公路,荆州刘景升,北为吕布虎狼之师,西乃是关中诸将,若无我主袁冀州为曹使君挡得一二,呵呵……他早就败了。”这个时候,郭图突然站了出来。
    “哦?”众人闻言,将目光转向于郭图。
    郭图见众人目光投来,亦是胸膛一挺,继续说道:“我们帮那曹操,可没有任何的好处,反倒一定程度上,拖延了自己的发展,于百害而无一利尔。
    再则按照兵书上的方法,比敌人多十倍就将其包围,比敌人多五倍就进攻敌人,力量相当就可以交战。
    眼下凭藉明公的神明威武,会合河朔地区强大的军队,用来讨伐四方,其势易如反掌。现在不及时攻取,
    将来就难对付了。”
    此人早期为颍川太守阴修部下计吏,后辛评、荀谌、高干、张导及郭图共同说服韩馥出让冀州牧予袁绍,郭图受邀成为袁绍谋士。
    此时站出来,也是有他的想法。
    沮授摇了摇头,复而言说:“消除祸乱,诛除强暴,这是符合道义的军队;仗恃人多,凭藉强大,这称为骄傲的军队。仁义的军队没有敌手,骄傲的军队先就灭亡。
    曹操既然。现在发动全部兵力南攻曹操,就违背了义。
    而且克敌制胜在于谋略,不在于力量的强弱。曹操法令已经施行,士兵精强干练,虽然败于吕布,却也不是公孙瓒那种等着被包围的人。现在丢弃万分安全的谋略,发动没有正当理由的军队,我私下为您感到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