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这位大人不靠谱 > 交易开始
    <span style="color:#003399;">还在用浏览器看《这位大人不靠谱》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快读小说app'看《这位大人不靠谱》,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立即下载>>>
    基地,另一件办公室里。
    干净整洁、没有一件多余的物品。
    这是对这件办公室的第一印象。
    雪白的墙壁上挂着的是一副看不懂的字。
    虽然那些字看不懂,但还是给人一种宁静、安心的感觉。
    “好了,别这么急急忙忙的,有什么事慢慢来,又不是那群混蛋打上门来了。”啬夫抱着一个保温杯,对面前显然走的有点快,呼吸有点重的中年人说道:“有什么事情坐下慢慢说。”
    “是!长官!”中年人坐在啬夫对面。
    中年人刚坐下,就把那张记录着张宅和祈夜交谈内容的纸递给啬夫。
    “这是我们监听到信息。”中年人有些不安:“我们的监听设备被黑河发现拆除了,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
    “哎呀——”啬夫结果那张纸,一脸你怎么就是不听话的表情说:“我早就说过对于这些等级高的家伙,不要用那么低级的监听方式,你用那种监听普通人的方式监听他们。就算他们不生气的,现在也得生气,你这是在侮辱人家了。”
    啬夫将张宅的对话拿在手里看了看。
    “哼~哈哈。”啬夫看完这张纸之后奇怪的笑了两声:“这个家伙,虽然很像小孩子,但是还蛮知道怎么和老狐狸打交道啊。”
    “长官,我们需要做什么吗?”中年人看啬夫笑了之后,问道:“我找人去回收监听设备了,接下来我们需要做什么准备吗?”
    “准备?”啬夫喝了一口茶,似乎在苦恼着。
    “黑河是不会为难那些回收设备的家伙,顶多也就是捉弄一下。”啬夫的眉头皱在一起:“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别让刺子和他手下的那群人活动起来。”
    “刺子大人?”中年人确认的问了一句。
    “就是他。”啬夫似乎对这个刺子很是苦恼:“你先回去吧,这件事就先别告诉他了,等到把事情都弄的差不多了再和他说。”
    “是!”中年人,起身敬了一礼,转身离开。
    “您似乎对刺子很无奈啊。”维拉从外面端着一壶茶走进来,将啬夫手里的保温杯倒满。
    “这孩子的能力很好,但就是野心太大,大到超出了自身的实力范围。”啬夫背着手,看着窗外训练的士兵们:“有野心是不错,野心大也很好,但是若是想用很短的时间来完成这种野心的话,会把自己撑死的。”
    “所以这次的行动,我们就要瞒着刺子大人?”维拉拿出一沓文件,从里面翻出来一张看着。
    “嗯。要是刺子知道了黑河的事情,那么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弄到他想要的东西。”啬夫转过身,将倒满的保温杯抱着,陷入椅子中。
    “不过现在的好消息就是刺子因为上次的事情,被关在禁闭室里,倒是不用太担心他了。”啬夫表情的轻松的喝了一口茶。
    “那个,我觉得还是担心一下比较好。”维拉将手里的文件递给啬夫:“刺子大人,在今天中午的时候,就已经从禁闭室里出来了,而且没有看到他回自己岗位报道的记录。”
    “这还真是呢。”啬夫接过那张事表:“这下可有点不怎么好办了。”
    交易开始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span style="color:#003399;">还在用浏览器看《这位大人不靠谱》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快读小说app'看《这位大人不靠谱》,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立即下载>>>
    “报告!”
    “进来!”
    啬夫正苦恼着呢,门口就进来了一个端着啬夫半身雕像的士兵。
    “这是谁弄的?”啬夫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是那个叫做黑河的人,他说这些东西是用我们的监听设备做的,就当是送给您的见面礼了。”士兵说完就被啬夫摆摆手打发走了。
    “这是用某种手法制作的。”维拉看了看这个小号的啬夫半身像:“这是一体的,应该是黑河所说的神秘学手法。”
    “这还真是要么没有事情,清闲的喝茶。”啬夫喝了一大口热茶:“要么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连让人等待思索准备的时间都不给。”
    “怎么了?”维拉将一边的记事本拿出来,准备记录啬夫的指令。
    “没事。”啬夫没有下令,只是将外套穿上:“我要去见一下黑河,毕竟是我们找他,他的请帖都送上来了,刺子应该也去了,我也去吧。”
    走廊里,维拉不断加快自己的步频,拼命的跟上前面的啬夫。
    但是不论维拉怎么加速,前面走着的啬夫用那个正常的没有变化过的步子,一会就和维拉拉开了一大段距离。
    “就是这里吗?”啬夫突然停下,看着面前的房间。
    “就是这里……”维拉确认的说到,但是眼睛却是看着门旁。
    几个穿着便服,鼻青脸肿的家伙,整整齐齐的排成一排放在门边。
    “估计上来就用强硬手段。”啬夫整了整领子:“去找人,把这些家伙弄走,别在这丢人。”
    说完,啬夫敲了敲门。
    “请进!”
    屋里。
    两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简单的一个衣柜。
    这就是这个房间里的全部摆设。
    张宅、祈夜、还有一个身穿便服,一看就很年轻的人。
    这就是刺子,没有任何的特点,但是却是让啬夫最头痛的人。
    因为椅子不够的原因,几人都盘腿坐在地上。
    “啬夫老大,你来了啊,快坐,快坐。”张宅往一边挪了挪,给啬夫让出了一块地方。
    “我这还真是好久没有这么简单的坐着过了。”啬夫坐下,与张宅和刺子,正好呈三角对立的位置。
    祈夜在啬夫进来之后,就坐到床的里面,将自己包在长袍里,看着刚才的那本书,不再理会这几个家伙。
    “因为有维拉姐从旁边看着你啊。”刺子将头偏向一边:“像是这样能躲开维拉姐,自由作出本来习惯的机会可是屈指可数。”
    “好了,不要讽刺我了。”啬夫也没有理会刺子的话,直奔主题:“我看到你送给我的礼物了,做的真好。”
    “谢谢,啬夫老大的赞赏。”张宅笑着说道:“不知啬夫老大来,有什么事情呢?是和刺子一样的事情吗?”
    “和刺子一样的事情?刺子和你提了什么事情吗?”啬夫没有看刺子,看着张宅直接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