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道早已看穿一切 > 第五五六章:人不作死还能干嘛?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好在花石格外的给力,硬生生撑着自己身体各处肌肤裂开的痛苦,将琉璃瞳固定在自己的眼睛中。
    眼睛贴合的速度很快,花石试图看清四周的模样,眼睛里却好似有一层浓雾笼罩着,不让她看清阿藻的模样。花石怕自己是没有完全接受琉璃瞳,神情慌张的抓着阿藻的胳膊,嘴唇颤抖着,整个人不住地往阿藻身边靠拢。
    “看样子琉璃瞳和花石很契合。”阿藻的脑海中闪过这么一句话,他牵起花石的手,轻柔的拨开花石额头前凌乱的长发。
    阿藻语气极尽温柔道:“做得好!你一定可以凌驾于琉璃瞳之上的。”
    可不是凌驾于琉璃瞳之上吗,花石以后还有机会能在你头上作威作福了。
    白南之嗤笑一声,她很快反应过来自己的出格,将脸侧到一遍,不让阿藻和花石看出端倪来。
    “贱人!贱人!你们一群不要脸的东西!抢我宝物还欺辱与我,杀尽我的族人!你们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扶京疯疯癫癫的冲阿藻大喊起来。
    她模样狰狞,哪里还有往日日公主的模样,说她是民间骂街的泼妇都有人信。
    接下来的时间扶京用尽了自己肚子中所有肮脏污秽的词语谩骂白南之和阿藻、花石,这等变故不应该啊,白南之低头思索。
    白南之此前看到的未来,扶京可是将阿藻紧紧地抓在手掌心中,寻常时候只要捂着胸口,娇滴滴的喊一声疼,阿藻便立即屁颠屁颠的过去护着她。
    难道是因为自己将扶京的琉璃瞳挖了下来,导致事情出现了不可挽回的变故?白南之挑眉,没有了琉璃眼这一底牌,扶京除却一个前海王的女儿身份外,一无是处。
    要说没有丢失眼睛之前她还算得上是倾国倾城,只是如今眼眶里空洞洞的十分不好看,好多鲛人来来往往中总是用厌恶的眼神打量扶京。
    扶京全身上下都是上等人的模样,在上等人尽数被诛杀之后还堂而皇之的住在海王的宫殿中,她的举动在那些曾经的下等人眼中就是大不敬,几乎没有人喜欢她。
    短短几日,扶京就尝尽了人世间的冷暖险恶,只可惜天道并不站在她的那边,时间也并不会因为她一个人而停留。没有时间的沉淀,扶京如今不过只是一个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的娇惯小孩。
    白南之忽的感受到身后有一阵强烈的风往这边刮来,她不用回头都知道那是感受到琉璃瞳的符奕薇带着丹乐心回来了。
    符奕薇此时的脑海中被龙族的兽性占领,她下意识认为丹乐心就是自己的夫君,所以才不肯放他离开。白南之看到被小心妥当的放在自己身边的丹乐心,克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从丹乐心吹了一声口哨。
    丹乐心的脸黑的都跟锅底似的,浑身上下黏黏糊糊全都是符奕薇的味道,气的他连打了五个净身咒,将身上符奕薇的口水都洗刷干净,才抱着一张欲哭无泪的脸要去抱白南之。
    衣服上明明还残留着一堆符奕薇的龙族气息,这种味道一时间是洗不掉的,丹乐心可不愿意自己一个人享受这种难闻的味道,同时为了报复白南之的见死不救,丹乐心决定让白南之也沾染这种味道。
    白南之正看着符奕薇扑向花石,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个虎视眈眈的小崽子盯着自己要扑过来。
    就在丹乐心要将身上的气息过渡到白南之身上时,白璞玉的身影在丹乐心的身后出现,用一只手拎起了丹乐心的后衣领,冲他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师.....师兄。”丹乐心一下子焉了下去,泪眼朦胧的看着白璞玉撒娇。
    看的白璞玉头疼不已,丹乐心都老大不小的人了,这个年纪还老是跟白璞玉撒娇,偏生白璞玉最是心软,非常吃这一招,都不用丹乐心三言两语,只是露出一个欲要哭出来的表情白璞玉就竖起了白旗。
    “是最近活的太舒坦了?嗯?背后搞小动作,你也不怕师傅再给你点颜色看看?”白璞玉传音道丹乐心的脑海中,惹得丹乐心扁了扁嘴。
    人活着要是不作死,那么还有什么意义呢?
    丹乐心不敢将心里的话说出来,只能缩着脖子讨好的对白璞玉笑着道:“好了好了,师兄也真是的,我明明什么都还没有干啊,再说了师傅那么大度,怎么可能会怪我。”
    丹乐心着重咬了大度两个字,说的好像白南之是真的有那么大度一样,他们两个差点都信了。
    两人对视一眼,默契的相视一笑,随即便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眼,各自看向别处。
    而此时的符奕薇已经张大嘴要将花石咬住,花石大叫一声,身子缩在阿藻的怀中止不住的发抖。
    “又是一条龙族!她是要吃了我吗!王救我!”
    阿藻抱住花石在原地转了个圈,将自己的后背暴露在符奕薇的面前,怀中的花石却不露出半点,他皱眉,阿藻自然不会让符奕薇伤害到刚刚接手琉璃瞳的花石。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符奕薇一击没有得手,阿藻和符奕薇两只龙族遥遥相望,刀光剑影四起,符奕薇尾巴在白南之等人的头上一挥而过,狂暴的风带起一阵沙石,白璞玉率先撑起灵力护罩,将三人笼罩其中。
    阿藻并不怕符奕薇,他闷不做声,实际上身后也有一道龙族的身形浮现,倘若符奕薇真的要战,他也能随之一战。
    花石被风沙迷了眼,但是此时阿藻怀中的温暖让她的心乱了,她不舍得离开,即使眼睛还在隐隐作痛,即使符奕薇的咄咄相逼,花石仍旧贪婪的闻着阿藻怀中的香味,久久不肯放手。
    她有阿藻护着,毫发无伤,但是一旁的扶京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她的脸被风刮得生疼,又不知发生了什么,身子差点被掀翻在地。
    一时间悲痛在心头蔓延,扶京根本没想要保护自己,她现在这样巴不得自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