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妈咪又跑了 > 第一百一十六章:病了
    韩冷轩的心里仿佛在滴血。
    他知道顾依依曾经得过脑瘤,为了救治这个病情,怕是没少遭罪,开刀子也是经常的事情。
    渐渐对此有了超出常人的免疫,承受力。
    但越是如此,韩冷轩的心口越是感觉到窒息。
    那一刻,韩冷轩的眼睛竟然抑制不住的产生湿润。
    他的依依,变化的令他心疼。
    两个小时后,他们回到酒店。
    韩冷轩抱着顾依依从车里下去,这一举动引起酒店大堂人的轰动。
    “这人谁啊?居然可以得到韩总的青睐?”
    “太不可思议了,这个女人脏兮兮的,韩总怎么能够下得了手?”
    “韩总不是有未婚妻的吗?”
    “豪门的生活你不懂。”
    ……
    七嘴八舌的声音接连响起,赚足了大家的八卦。
    韩冷轩置若罔闻,抱着顾依依进去了电梯。
    来到二十多层,韩冷轩走出去。
    徐助理赶紧迎上来,瞥见顾依依的狼狈的样子,大惊失色,“elin小姐这是?”
    “去叫医生。”
    韩冷轩嘱咐一句,抱着顾依依朝他们的房间走去。
    韩冷轩感觉得出,顾依依已经发烧了。
    就在韩冷轩准备将顾依依抱回他房间的时候。
    顾依依废力地抓住了他的袖子,“回我的房间。”
    韩冷轩眸光一暗,立马让徐助理喊来服务员,利用备用钥匙将顾依依的房门打开。
    顾依依被抱回她的房间,微缩的眉心这才松开,睡了过去。
    韩冷轩看着疲惫至极的顾依依,除了心疼还有自责。
    医生在十多分钟后急匆匆赶来了。
    经过诊断为体力透支,受到惊吓,这才导致出现发烧的现象。
    韩冷轩让医生抓紧医治,他就是旁边看着,寸步不移。
    那寒烈的气势,弥漫整个房间令所有人的心都不自觉提着。
    “韩总,奥古斯塔斯那边等着要回意大利,而且他已经让助理买了夜里三点的机票,您此时要是不过去,怕是真的没有机会了。”徐助理顶着巨大的压力,赶紧上前说道。
    韩冷轩浓眉紧皱,眼睛一刻也不离开顾依依,“派人照顾好她。”
    韩冷轩总算离开。
    徐助理暗自松口气,不过他没闲着,抓紧布置。
    韩冷轩再次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韩冷轩连自己的房间都未踏入一步,直接奔顾依依的房间走来。
    有护士在照顾顾依依。
    韩冷轩询问情况后,直接让她们都出去了。
    此时的顾依依脸颊有些泛红,看上去睡得极度的不安。
    韩冷轩走过去,摸摸她的额头,仍是有些发烫。
    韩冷轩叫来医生,医生做了一番解释,不过韩冷轩压根不听,训斥一番,命令他抓紧想办法给降温。
    第一百一十六章:病了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医生很无奈,悻悻离开抓紧着急想办法去了,为此还找来了医疗团队协商研讨新的办法。
    韩冷轩来到病床,握住顾依依的小手,倒也不敢使劲,因为她手上有大大小小的伤口,韩冷轩怕弄疼她。
    看着顾依依干涸起皮的小嘴,韩冷轩赶紧拿过棉棒,沾水一点一点湿润她的嘴唇,动嘴小心翼翼,好似面前放置的是什么十分昂贵罕见的宝贝。
    顾依依许是真的渴了,小嘴还稍微舔了舔。
    韩冷轩抓紧又给顾依依去倒杯温度适宜的水,走过去将她揽入怀里,一点一点喂。
    顾依依碰水就喝,显然也是渴坏了。
    韩冷轩足足喂了两大杯她才表现出不想喝的意思。
    韩冷轩把空杯子放下,看着乖乖靠在她怀里的女子,空落落的心总算是得到一丝的填补。
    缓缓的韩冷轩靠近顾依依的额头,冒出的胡渣渣的顾依依有些微微皱眉。
    徐助理走进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微微叹息。
    韩冷轩瞥一眼徐助理,这才恋恋不舍放开顾依依,走出去。
    “韩总,上次fd皮革集团筛选出的竞标名单,我已经弄到了,按照您的吩咐,我派人去探查了。”徐助理汇报道。
    这次对方的目标是阻止他们与奥古斯塔斯合作。
    说明,对方是迫切地想要拿下这次与fd皮革集团在大华区的代理权。
    确定了动机,沿着追查就好弄多了,对于有这个行动能力和条件的就是那几个竞争代理权胜出的人。
    只要探查清楚,就能够抓出这次绑架顾依依的凶手究竟是谁了。
    徐助理想的很简单,韩冷轩的神色却是冷邃的不像话,“第一次交锋,对方几乎什么讯息都没有留下,甚至连我的手机都没有打,只是托人送份快递,而且追查起来很麻烦,还难以追查出结果。”
    “的确,敌人行动缜密,好像对我们的行动了如指掌。”徐助理谈起来也是一脸的凝重。
    “我有种预感,敌人的实力怕是高出我们的估量。”韩冷轩神色沉重无比,想到什么后,瞳孔微闪,他看向徐助理,“当年我父母是怎么出事情的?”
    “这个……”徐助理为难,“我只知道,当时是大货车酒驾才造成您父母死亡,事后经过排查,也确定了是意外交通事故发生,那名大货车司机也是对此供认不讳,到现在还在里面蹲着。”
    韩冷轩皱皱眉,心情有些烦躁,“不惜余力也要把这件事情查下去。”
    徐助理离开后,韩冷轩又开始去陪伴顾依依。
    清晨的时候,顾依依的烧才退了,那几个医生在房间忙得是不得了,见此总算歇口气了。
    之后不幸的是,几个小时又开始发烧。
    韩冷轩十分生气,给那些专家都下了死命令。
    那些专家一个个面如死灰,有的年纪一大把了,但在韩冷轩面前却是一点气场都没有。
    “韩总,不是我们没有尽心救治,而是elin小姐本身身体就很虚弱,根据我的观察,她之前怕是动过不小的手术,导致身体失了不少的元气,这些年她也一直都在调养当中,但……”一位中年男子顶着巨大的压力站了出来。
    “你说什么?”韩冷轩的眼神瞬间变得吓人。
    那位医生缩了缩脖子,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下说了。
    “她做过手术是怎么回事?”韩冷轩朝那些医生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