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回到现代当总裁 > 第130章:赛马 下
    不一会,众人骑着马来到马场圈地中的一座山脚下。
    包括卫青、谭梓钧,总共有九个人参加比赛,都是男性。
    而在塞道外,富家公子千金们都在旁看热闹。
    “正义加油!”
    江洛寒挥着小手,目光紧盯着卫青。
    哼。
    谭梓钧阴冷的看了卫青一眼,待会就叫你好看。
    开赛之前,谭梓钧身边的一个人突然提议:“比赛怎么能没有奖金。”
    “说的对,有奖金才看头。”
    谭梓钧心中一动,立马跟着提议道,“要不这样,我们每个人出一百万,这些钱都归第一名。”
    “谭少,都知道你骑术不错,我们跟你赌,不是送钱给你?”
    一个中等个子的二代笑道。
    “怎么,不敢?”谭梓钧挑衅似的道。
    “谁说我不敢,赌就赌。”
    那个子中等的二代冷哼一声道,拍胸口道。
    “我也参加。”
    “我当然也参加,第一名未必不是我的。”
    其他几人依次点头。
    “那我也参加吧。”
    等到其他几人都答应了,卫青淡淡一笑。
    谭梓钧指着对面的山脚,说道:“看到那棵树没有?骑到那里,谁第一个到,就算谁赢!”
    比试即将开始,众人间隔五米,座骑并排在一条直线上。
    这些公子哥们骑着的马,都是正宗的纯血赛马,血统纯粹而高贵,体型高大完美,全力奔跑起来,都可以轻松跑到40公里以上的高时速。
    座骑的品级难分高下,真正能决定胜负的,就是骑术了。
    骑乘赛马高速驰骋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并不是说能在马背上坐稳,能骑着马散散步,小跑着溜上两圈儿就可以了。
    骑着赛马竞速时,要是骑术不过关,不但人在马背上颠着难受,马也会很不舒服,根本法发挥出最强的实力。甚至一个不小心,骑手还会从飞驰的马背上摔下来,断手断脚都是轻的,脖子都有可能摔断。
    而谭梓钧主动提出竞速,就因为他的骑术非常高明,都够资格参加国际马术大师赛了,对胜利有着绝对的信心。
    除了必胜的信心之外,谭梓钧心里,还有着某种不能宣之于口的阴暗心理:“小子,祝你摔下马背,摔断手脚,摔断脖子!嘿嘿……骑马摔死摔伤,任谁都怨不到我头上来!谁让你追上了江洛寒呢?”
    想到得意处,谭梓钧不由得微笑着瞥了卫青一眼。心里yy着卫青从飞驰的马背上摔下,脖子折成90度直角的动人场景。
    “都准备好了吗?”一旁主持比赛的楚谦大声问道。见众人都示意已准备好,便高举起马鞭,大喝一声:“开始!”
    哈!谭梓钧叱喝一声,双腿一夹马腹,马鞭啪地一声抽下,红马顿时化作一道红影,嗖地掠了出去。
    卫青也是夹紧马腹,一抖缰绳,呼喝一声,黑马仿如一道白电,飞掠而出。
    与其同时,其他几人都纷纷掠出。
    沉重的马蹄声雨电般落下,声犹在耳,九匹纯血赛马,已然蹿出三十米开外,一时间跑了个并驾齐驱!
    观众当中,有人在为各自支持的人加油。
    也有看卫青不惯的人暗暗祈祷他摔下马。
    懂得骑马的江洛寒却是惊讶无比。
    在卫青策马而出的那一瞬间,她看到卫青的身躯,在马背上微微起伏。其起伏的频率,正好与黑马的步幅完美地锲合。那种完美默契的感觉,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人马合一,能最大程度地减轻马匹的负担,让赛马尽情地释放它的速度。
    看到那一幕,江洛寒心中惊叹:“师父的骑术,比想象中还要高明!那种程度骑术,我只在那些职业的赛马师身上看到过!”
    见卫青越跑越远,肉眼已经看得不怎么清楚了,江洛寒便摸出一个望远镜,举在眼前看了起来。
    “也借我看看!”苏璃见江洛寒摸出了望远镜,连忙凑了过来。
    “一人一半!”江洛寒三两下把望远镜拆开,于是双筒望远镜便变成了两个单筒望远镜。她俩一人举着一个,透过望远镜牢牢注视着卫青。
    跑马场上,卫青双手握住缰绳,上身前倾,两眼平视前方,只用眼角余光观察两侧。
    在赛马跑起来的那一瞬间,卫青就觉得,自己整个人好像回到了明朝,驰骋在苍茫大地的年代。
    起初他还有些生疏,但渐渐的,赛马四蹄翻飞时,躯干的每一次起伏,马蹄每一次跃动,都令他当年将当年骑马的感觉渐渐找回。
    之后他状态越来越好,熟练的调整着自己的身体。使自己每一次的起伏,双腿和身躯每一次的绷紧与放松,都与小白龙的节奏完美的楔合。
    这种状态,便是默契完美的人马合一!
    卫青用不着动用马鞭,甚至用不着抖动缰绳,在最为轻松惬意的状态下,尽情地飞驰。
    骏马如龙,风驰电掣!
    等到数匹赛马,冲出五十多米开外时,原本并驾齐驱的众人之间,终于开始出现差距,有人开始慢出半截。
    百米开外时,差距已然十分明显,阵型散乱的前后不一。
    谭梓钧跑在了第二名,将其他人甩落在后。
    但……卫青已领先了他半个马身!
    纵然座骑品级不相伯仲,纵然谭梓钧马术精湛,但是玩马的时间比起卫青来又差了很多,怎能比得上卫青的人马合一?
    再过百米,黑马已领先红马两个身位!
    而时间过得越久,跑的距离越远,黑马领先的优势,只会越发扩大!
    蹄声轰隆,目标已是越来越近。
    落后的谭梓钧,看着卫青的背影,原本算得上英俊的脸庞,渐渐变得扭曲狰狞。
    他红着眼,毫不体恤座下珍贵的赛马,双腿连连踢击马腹,马鞭如雨点般落下。但无论他怎么鞭策,都只能看着卫青和赛马一点点地扩大优势,渐渐将他越抛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