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烂尾王朝 > 第九十七章 自由
    圣光门中,所有新来的弟子安排妥当之后,掌门亲自接见训话,还是那武场之上。
    “欢迎大家的到来,从今天开始,你们都是圣光门的弟子,圣光门内要遵守圣光门的规矩。当然圣光门外,你们同样代表圣光门的形象,谨记外出守则,不得作乱,否则门规处置。你们三百零一人,通过了重重考核,来到圣光门也是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珍惜........”
    掌门还没说完,任天风突然举手。
    掌门问他是有什么事情?
    任天风上前:“启禀掌门,现在到来这里的只有三百人,那个何许未到。”
    掌门看向监法长老。
    监法长老回答:“何许是没有来,建议扣除两点功劳点。”
    其他人点头同意,人群中又开始幸灾乐祸。
    而也就是这时候,冷剑声音突然响起:“集结的通知并没有到达我们柴房当中,何许刚来,不知道有这规矩。他下山了,我来替他听掌门训话,我会转告他的。但扣除功劳点毫无道理。”
    冷剑就算面对掌门,脸上也是毫无表情,说罢站在旁边,一副来替何许开会的样子。
    所有人都是诧异,这冷剑竟然也会帮人说话,这丫不近人情是出了名的,从来都是谁都不搭理。
    掌门问监门长老,通知没有到达何许那里吗?
    监门长老说没有,只传了武堂当中,因为历来新到弟子都是进入武堂,所以只传武堂,不传后勤之处。所以冷剑说的有道理,何许不知晓,不应该扣除功劳点。
    掌门点头:“那就不因为这个处罚他了,可他私自下山这不合规矩吧?”
    掌门再次看向冷剑。
    冷剑有理有据:“他下山砍柴了,我们柴房没有私自下山一说。总不能在门内砍树,更不能下山一次申请一次。”
    掌门吃瘪,倒是忘了这点,何许还真是想什么时候下山都行的。
    龙小福低下头,笑的身子直打颤,秦长老推了她一下才忍住。在龙小福想来,让何许去干这活,简直就是给了他特权,不但想下山就下山,而且各个山门都能随意进,这恐怕是何许最想要的吧,一般弟子可没有这权利。掌门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掌门也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妥,但现在想反悔也晚了,怎么早没想到,打扫厕所加砍柴,还有这方便之处。
    百花堂门师身后,明儿松了口气,而任青青则一脸气闷,本以为这次可以让何许吃个亏,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她小声告诉明儿别得意,早晚让何许吃不了兜着走。
    明儿懒得回答,只是对她伸出个小拇指。
    掌门训话继续,而此时山中何许正自顾自的吃着烧烤呢,一边吃一边逗小白:“白仔啊,好吃着呢,你真不尝一口吗?”
    小白蹲在地上,两个前爪拍一拍,爪子里出现一块黑色的石头,石头之上一个奇怪的符文,它开始舔起来。
    何许看的惊奇:“这不是玄石嘛,带了聚力符的高等玄石。一块顶普通玄石十块,这玩意儿也能在门内交易的,听说圣光门弟子练功,就要依靠玄石,你从宝库偷出来的?藏哪了,还有没有?”
    何许把小白抓起来,看看它屁股底下,什么都没有。
    小白把玄石之上的聚力符彻底舔掉,就变成一块普通的玄石了,扔给何许。然后又取出一块继续舔。
    何许说不得了,能刻画聚力符的玄石,就算没了聚力符,也是玄石中的上品,竟然被它偷出来了,那自己还做哪门子任务,直接玄石发布任务也就是了。
    何许问小白到底有多少?
    小白把爪子里的玄石放进嘴里含着,然后两个爪子拍一拍,哗啦啦的一大堆玄石落了出来,都是带聚力符的。何许看的眼睛发亮,当即就要去抓,小白赶紧撅着屁股趴到一堆玄石之上阻止。
    何许抽回手来:“不抢,我不跟你抢,你慢慢舔,等你舔掉了聚力符再给我也一样。这么多,就算全变成普通玄石,我绝对也是圣光门弟子中的首富了。不过这都是赃物,怎么出手是个问题啊。”
    何许被愁住了,现在是有钱不能花。而也就在这时候,空中一阵戾鸣之声传来,一人一狗抬起头,就看到一只好大的讯鹰从天上落下来。
    讯鹰落到何许面前,何许鼻子抽动一下:“三夫人的鸟,香味都是一样的,看来是要干任天行了。”
    说着取出讯筒中的消息,一边打开一边跟小白嘀咕:“跟你讲啊,三夫人把我当儿子搂,我却真没法把她当妈抱。那副风韵正盛娇艳欲滴的样子,多抱一分钟我下面都得敬礼了。看她那年纪,估计也就十四五岁就跟了任战吧,否则哪来那么大儿子。”
    何许废话超多,说着打开消息看一眼:“任天行去了白云城,主动要求去的,去找平安国落脚之处,试图一网打尽。这怎么弄呢,直接把他干掉,还是再利用一下,多抓几条鱼?小白你说怎么弄?”
    何许问了句废话,小白都不想搭理他,趴着石头堆里自顾自的舔。
    何许抓抓脑袋:“任战边境大败,搞得损失惨重,估计着急立功,一旦发现地下王城,说不定不会请国家派人,而是派自己的人出手,将功补过。毕竟平安国就一个厉害的叶谷,还假装成金书谋相藏着。那以将军府的力量,他们认为完全可以杀入地下王城,如同虎入羊群。
    既然如此,那就请君入瓮吧,说不定能把任战也干掉。就是三夫人这边该怎么交代,他想任天行死,可她不想任家其他人死。”
    何许苦苦思索一番,取出纸笔写下两封信。一个讯珠塞进鸟嘴里:“鸟兄,帮个忙,我穷的养不起鸟,借你先去给我依依送个信,然后你再回家,麻烦了。”
    何许把鸟放出去,接着烤肉接着吃。狼肉很好吃,劲道没有多少肥肉,放在地球上,这一盘得万元起,还得是偷着吃。还是这古代嚣张自在啊。
    何许越来越满意这边的生活了,尤其是有了明儿之后。那可是一个完完整整属于自己,从来没被其它猪拱过的好白菜,这晚上没她陪着,还真有些不习惯。
    捅捅小白:“你不是会变嘛,你变个大美女我看看。”
    小白小爪子里出现一个宝塔形的符文,把所有玄石都收起来,钻进地上扔着的背包里,一副不想跟白痴为伍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