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黑客少女的柯南世界 > 290幕:欢喜冤家
    “这个格兰利威是什么意思啊……”光彦瞧见柯南眼底的惊恐,蹙着眉问道。
    可只一瞬,柯南的脸色便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他挤出笑容说道:“哦,没什么啦。‘格兰利威’是一种威士忌,我想那个犯人一定是想喝酒了。”
    “诶~”光彦眨了眨眼睛。
    “快点啊,柯南,不然就把你们两个落下了!”远处,小岛元太转身大喊道。
    “哦,来了!”
    柯南扭过头回应后,表情骤然严肃起来。
    那个组织里面的代号几乎都是以酒的名字取的,且据灰原之前所说,沼渊己一郎曾经在组织里待过一段时间,那么他口中的“格兰利威”就很可能是组织的人。
    可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组织成员见到沼渊后,并没有追杀他,反而放心的让他去警方那里自首,这不是很奇怪吗?
    柯南看过沼渊己一郎以往的案件电视报导,每次他都会大喊:要怪就要怪他们。而这个“他们”大概指的就是黑衣组织。可是沼渊这次被逮捕却什么话都没说,会不会是那个人放了他一马,使他心软了呢?
    而现在最令他起疑的人,就是在寻找光彦过程中,突然消失的花冢司臣。
    柯南向前赶了几步,走在格兰利威的旁边,抬着头问道:“花冢哥哥,光彦晕倒之前看到了刚才的杀人犯,你也看到了吗?”
    “没有哦~”他浅笑,“我到达那里的时候,只有光彦一个人倒在地上,没看到什么人。”
    “这样啊……”柯南习惯性地指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他真的希望仅仅是这样而已。
    翌日,星野皋月终于在某个人家的院子里发现了委托人拜托她找的那只猫。她在仔细地确认过手中用来参考的照片后,才按下那户人家的门铃,和里面的主人说明了情况。
    原来这只橘猫那天在街边遇到了这户人家养的白色折耳猫后,便直接跟着它来到了这户人家。
    当皋月把猫咪还给那位戴着三角墨镜的阔太太后,她简直笑得合不拢嘴。
    在仅仅两天的时间就找到了她的宝贝,于是一开心,甩手一叠一百万的钞票在桌子上,扬长而去。
    临走前,皋月还不忘提醒道:“太太,你的猫已经到发情期了,为了防止它再跑掉,还是给它戴上项圈比较好。”
    “哦,我知道了~”
    听到死亡芭比粉色的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的“咯噔咯噔”声音逐渐远去,安室透才从小屋里钻出来。
    他蹑手蹑脚的走到办公桌旁边,拿起那叠钱,开始清点起来。“没想到这次的案件这么轻松,竟然赚到一百万日元,上次案子的委托费我也就只收了三千日元。真的是太幸运了!”
    皋月不客气的走过去,从他的手里夺过那叠钞票。“拜托,安室先生。那只猫可是我找到的耶,昨天我接这个事件的时候,你有半天都在睡觉。等你醒来,我想让你帮我的时候,你说是我接下来的,就让我趁这个机会好好锻炼一下,什么忙都没帮上。现在看到委托费有这么大一笔,就想出来独吞啦?”说着,她吐了吐舌头。“做梦!”
    安室透昨天睡醒的时候,酒劲还未完全散去,所以想偷懒一天。因为没见到委托人的样子,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个出手阔绰的富太太。如果知道给的有这么多,他早就帮忙一起找了。
    他把头扭到一边,嘴里不服气的嘟囔着:“还不是因为你把我灌醉了,才会这样的……”他的双手无处安放,便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喝起水来。
    皋月看到他受气的模样,嘴角不自觉地挂上一抹笑容,然后又陡然板起一副严肃的面孔,清了清嗓子,说道:“既然这样的话,分给你十万块好了,剩下的这些,就当做我之前给你做的醒酒汤钱吧。”
    “噗——”安室透含在口中的水差点全都吐了出去。
    他一边咳嗽,一边拍着自己的胸脯,断断续续地说道:“什……什么醒酒汤要这么贵?天山雪莲吗?”
    “天山雪莲可就不是这个价了。”皋月这时已经将十万块清点好,放在了桌子上。傲娇地说道:“爱要不要哦。”
    皋月说完便走到侦探社的另一个房间里,准备坐在沙发上玩玩手机游戏。
    可她刚解开待机锁,屏幕便出现一个名为“工藤新一”的来电显示。
    “喂,工藤吗?昨天的事情解决了吧。”
    “星野。”柯南的声音听起来很急,没有理会皋月的问题,自顾自地问道:“你清楚花冢司臣的底细吗?”
    握着手机的手猛地出了冷汗,皋月愣了一下,故作平静地说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觉得他应该是黑衣组织的人。”柯南压低了声音:“昨天我们去群马县找光彦的时候,遇到了在大阪的连续杀人犯,沼渊己一郎。光彦和他碰面的时候,曾经听他提过‘格兰利威’这个酒名,所以我想来问问你,你一定清楚花冢司臣到底是什么人。”
    格兰利威曾叮嘱过皋月,不要把他的身份告诉其他人。因为他现在被组织的人盯得很紧,担心太多的人知道这件事会走路风声。
    何况,她现在待的地方还是安室透的侦探社。
    “你想太多了啦,一定是光彦听错了。”皋月轻松俏皮的语气完全看不出是装出来的,“一个一年级的小学生,怎么可能知道‘格兰利威’这种酒,还把它说得如此清晰。”顿了顿,她问道:“那你问过小哀了吗?如果真的有‘格兰利威’这个人,她一定会知道。”
    柯南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下,声音逐渐变得薄弱:“我问过了。灰原说,她也没听过组织里有人用这个酒名当代号。但是我觉得‘没听过’不代表‘没有’,所以我就来问问你。”
    举着电话的皋月顿时没了声音。
    看来,灰原哀十分清楚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既然这样的话,我就挂了。”柯南深深呼出一口气,道:“也许真的是我多心了吧。”
    从星野皋月和柯南谈电话的期间,安室透一直靠在房间门口的墙上帘窥壁听。直到挂断电话的那一刻才直起身子,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
    但是他始终愁眉紧锁,似乎陷入了沉思……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