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骑士纪 > 第四十一章 诗人
    像是这样的晚宴奥古斯丁从来没有参与过,而他也不喜欢这样的氛围,虽然每个人都面带微笑,显得平易近人,但无论如何也无法掩藏他们身上那股虚伪的味道,这种味道比在战场上的死亡气息还让他厌恶。
    在巨大的玻璃鱼缸后的奥古斯丁看着水中不断游动的小鱼,鱼缸内的小鱼只有巴掌大笑,金色的鳞片熠熠生辉,在鱼缸内来回的游动。鱼缸内除了这种金色的小鱼竟然没有其他任何生物,就连最普通的水草也没有,奥古斯丁好奇的望着来回游动的小鱼,他有时感觉自己也像是这些鱼一样在这样一个世界中来回奔波,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挣脱藩篱。
    当伊莎贝拉与卡洛斯一曲结束后,大厅内所有的贵族都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伊莎贝拉不失优雅的向着众人微微一礼。而就在她与卡洛斯结束舞蹈后,大厅内其他的年轻贵族都开始蠢蠢欲动,想要与她共舞一曲,但当这些贵族还没有行动时,一个身著军装的中年人向着伊莎贝拉走去,当看到这个人后所有人都安耐住了心中的冲动。
    “参见伊莎贝拉公主殿下”,身著军装的中年人向伊莎贝拉恭谨的说道。
    “艾伯特阁下好”,伊莎贝拉冲着他回道,艾伯特是帝国军队驻扎在人鱼之城最高的长官,他是负责人鱼之城的安危,只有发生战争时他才能使用在此的军队,像是平日里的一些****根本不归他处理。能被罗伊大帝派到人鱼之城自然是对帝国忠心耿耿,所以伊莎贝拉对他还是很客气的。
    “殿下,今天发生的事情我都听说了,需要我做些什么嘛”,艾伯特对伊莎贝拉轻声的说道,奇迹大陆上的人好像都已经忘记了那个金蔷薇战旗被鲜血染红的年代了,竟然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行刺帝国公主。还有人鱼城内的这些愚民,不断受到外族的煽动与帝国作对,而卡洛斯却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让艾伯特感到很是愤怒。
    “不必了,艾伯特阁下,这些小事交给卡洛斯处理就可以了,现在还不是麻烦阁下的时候”,伊莎贝拉毫不在意的说道,对于白天的刺杀她早就做好了准备,她来此不仅是要安抚人鱼之城的居民,更是要让人鱼城内居心叵测之人付出代价。
    听了她的话,艾伯特点了点头,既然伊莎贝拉说了不必帮忙,那就没有任何问题,帝国最优秀的继承人之一,如果连这点小事都无法做出准确判断,那就实在有负陛下的期望。而伊莎贝拉已经看到站在玻璃鱼缸后面的奥古斯丁,透过流动的水流只见他安静的站在角落,与周围显得格格不入。
    “艾伯特阁下,请随我来,我为你介绍一个人”,听见伊莎贝拉的话,艾伯特一愣,但还是跟在她的身后向那个巨大的鱼缸走去。站在鱼缸附近的贵族,看见伊莎贝拉与艾伯特向他们走来,脸上既兴奋又有些紧张,都拿起酒杯望向走过来的两人。
    但伊莎贝拉只是冲他们笑了笑就从他们的身旁路过,这些贵族见她并不是来和自己交流,都喝了一口酒来化解自己的尴尬。奥古斯丁看见伊莎贝拉领着一位军人向自己走来,颇有些无奈,自己已经在角落里了,还是没有躲过她。
    “参见殿下”,奥古斯丁冲着伊莎贝拉恭谨的说道,而伊莎贝拉冲着他眨了眨眼微笑道:“奥古斯丁,这是艾伯特阁下,是驻扎人鱼城的帝国军人”,虽然伊莎贝拉没有说他的身份,但能出现在这种场合的人,地位都不会低的。
    “参见艾伯特大人”,奥古斯丁冲着他不亢不卑的说道。艾伯特仔细的看了看这个貌不惊人的骑士,然后对着他说道:“你很不错”,虽然不知道这个奥古斯丁与殿下有何关系,不过他的实力还算出众,而且今天在港湾动手的就是他,光是这份勇气就不是常人可以有的。
    “你是哪个军团的”,艾伯特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浓烈的血与火的气息,虽然他隐藏的很好,但这种被战争洗礼过的气息同类之间很容易感应到。
    “大人,我曾在北境参过军”,奥古斯丁客气的说道。
    “什么,你是北境的军人”,听见奥古斯丁的话,艾伯特双眼一亮,自己当年跟随陛下在北境一同抵御寒冰一族的入侵,虽说每日都在生死之间游走,但却是最让自己感到荣光的日子。
    “好,很好。哈哈哈”,艾伯特兴奋的拍了拍奥古斯丁的肩膀,而奥古斯丁的身体则有些不自然想向后退,对于不熟悉的人他总是保持着警惕。听见艾伯特的笑声,大厅内的贵族都向着三人望去,这些贵族都对奥古斯丁的身份感到好奇,难道他是那个世家的子弟,不然怎么会和公主殿下的关系如此亲近。
    感到到奥古斯丁的戒备,艾伯特冲着他说道:“不要误会,想当年我也曾和陛下一同在北境驻扎”,听了他的话,奥古斯丁也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中年军人也曾驻扎过北境。
    “那些蓝皮人至今还不死心,对帝国虎视眈眈”,艾伯特脸上厌恶的说道,“他们是忘了十几年前付出的代价了”。
    “你在谁的手下参军?”艾伯特对奥古斯丁接着问道,北境几个军团的长官是当年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所以他有些好奇的向奥古斯丁的问道。
    这可把奥古斯丁的难住了,自己在北境参军时就直接被“守夜人”的人领走加入其中,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如果非要说自己的的长官那就是夜王了,看见奥古斯丁面色有些为难,伊莎贝拉赶忙插言道:“艾伯特阁下,如今人鱼城内有没有寒冰一族的动静”。
    听见伊莎贝拉的询问自己关于寒冰一族的动静,艾伯特有愤怒的说到:“这些蓝皮人一直在暗地里支持人鱼城的暴乱,还有那些长着尾巴的人也同样居心不良”,长着尾巴的人自然指的就是海族。
    此时在晚宴的音乐突然停止,四周的灯光也都暗了下来,只有在演奏席处有一道柔和光束照在了一位身著华丽燕尾服的男人身上,在他英俊的脸上挂着一丝嘲讽、一丝疯狂、还有些邪恶的微笑,他如魔术师一般手在黑暗中一抓,一本古旧的书籍就出现在他的手中,在灯光的照耀下奥古斯丁清楚看到书籍上写着《流浪者之歌》
    “每个钟情的灵魂啊,每颗温柔的心
    我把这些诗句呈现在他们面前
    我期望他们答和我心灵的呼唤
    我把敬意献给他们的主人——爱神
    ······
    爱神把她唤醒,她寻访而谦卑
    战战兢兢地吞下这颗燃烧的心
    然后他去了,我见他去时满含着泪”(1)
    哀怨而美妙的声音从诗人的嘴中传出,大厅内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的听着诗人的吟唱,生怕打扰这神圣的一刻,当诗人吟唱结束后,他合上书籍优雅向大厅内所有人行了一礼,就当诗人抬起头的一瞬间奥古斯丁好像感觉到他望向了自己。
    大厅内所有的贵族都响起了掌声,在晚宴上咏唱诗歌是奇迹大陆一项悠久的传统,不过大多咏唱的都是赞美众神的赞歌或是英雄人物的史诗,很少有像这位是诗人一样,吟唱关于爱情的诗歌。
    当诗人吟唱完后,大厅内的再次恢复光明,而站在演奏席上的诗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对于诗人的离开并没有引起贵族们的注意,但奥古斯丁的却时刻注意着那个诗人,他就如此轻易的在自己眼前消失了。
    “怎么了,奥古斯丁”,看见奥古斯丁有些不自然的样子,伊莎贝拉问道。
    “没什么”,奥古斯丁回答道,奥古斯丁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大厅内的人好像对于这个诗人都没有了什么印象,就连伊莎贝拉也没有感受到诗人的突然消失。这一个小小的插曲并没有影响晚宴的继续进行,贵族们都开始在伊莎贝拉的四周围绕,无非是向她表明自己对帝国的衷心,还有就是希望自己可以给公主殿下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毕竟她是帝国最有力的继承人之一。
    晚宴持续到午夜十分才结束,贵族们向伊莎贝拉辞别后有序的离开了城堡,作为城主的卡洛斯一一将众人送离城堡,而艾伯特在临走时还不忘嘱托伊莎贝拉,如果需要什么帮助一定要来找自己。
    当晚宴结束后,奥古斯丁和雷诺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和那些贵族一同离开了城堡,夜晚的人鱼之城也是热闹非凡,街道两旁的魔法商店灯光闪烁,将整个夜空都照亮,而他们两人沿着街道向美人鱼港湾走去。
    “阁下,我们这是要做什么去!”雷诺对着他好奇的问道。
    奥古斯丁本打算自己一个人离开城堡,但雷诺非要跟着自己,这样也好,自己对人鱼之城还不是很熟悉,他正好可以做自己的向导。
    奥古斯丁边走边说道:“去人鱼之城的黑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