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夏侯有女 > 第五十四章 被救
    秦延露出那双想要撕咬的牙齿,冷笑道:“哦,真是只是如此吗?”
    原来凉王妃的经历是这样的,以前只知道她背叛大唐,却不知晓她的出自什么原因,而大唐关于凉王妃救国的一切,都仿佛没有出现过一样,也从没有人提起过。
    一时之间剑拔弩张,寻兰摇了摇手中的铜铃,“叮铃铃”清脆的声音划破这片的宁静。
    王夫子走向两人中间,举起双手:“秦延,二皇子你们之间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必相互仇视,这不是给敌人看笑话嘛。”
    秦延活动着肩膀:“好吧,我们暂且不谈。”
    转身问向一旁等待的寻兰:“说了这么多,你还会选择和他们一伙吗?”
    寻兰紧紧握住手中的铜铃,他们难道会对我们不利?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母亲和夏寻寒也不会与李秉德走的如此接近,还是等回到家中,请母亲拿定主意的好。
    “为什么是我?我的选择有这么重要吗?”
    秦延回到原处,坐了下来:“其实我担心的是秦芸的安危。”
    “而秦芸身边最亲近的就是你了。”
    寻兰确定无疑的说道:“你就放心吧,秦三叔与我父亲都是生死兄弟,你与我哥哥关系也非常好,况且秦芸姐姐如同我的亲姐姐一样,我是不会害她的。”
    秦延双眸中闪过感激,深深的点了点头:“多谢。”
    “问你的第二件事:你还敢参选洛女吗?”
    “要想当上洛女,就得有做好觉悟,承担起责任,一不小心还会将家人都牵扯进去。”
    寻兰低头看着有些生锈的铜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若是以前,自己并不知道这些,随意就可夸下海口,并不会有什么负担。
    可如今面对秦延的询问,自己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李玉瓒心有不忍的看着寻兰:“秦延,你为何总是逼她。”
    “寻兰,你别听他瞎说,这里是洛州城,还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你们夏侯家。”
    秦延瞥了眼李玉瓒:“我只是想让她明白处境,你没看她最近表现的过于高调了?”
    “在洛州城有我们,可一旦出了洛州城,谁又能帮你,你这样迟早会给秦芸带来灾难。”
    寻兰还没来得及细想,不远处就传来一阵惨叫声。寻兰等人好奇的向着洞外看去。
    小伍匆忙跑了进来,慌慌张张的,喘着粗气:“秦哥,有人闯进来了。”
    秦延依旧缓缓的喝着桌上的酒,没有丝毫的惊惶:“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来了,也罢,我们就先走一步吧。”
    王夫子摸着有些花白的下巴,刚要开口,又吞了下去,低声说道:“你作为秦芸的好友,秦芸她这么相信你,我希望你能替她想想。”
    秦延拉着一旁的王夫子,两人带着一众手下,急忙就沿着墙壁上的暗道走了。
    寻兰疑惑的看向李玉瓒:“是不是你留下的记号。”
    李玉瓒此时像是活了过来一样:“我也是为了安全着想,此时李秉德应该也来了。”
    首先进来的是李秉德,一身劲装,李玉瓒顾不上许多,急忙呼救:“大哥,我们在这里。”
    李秉德冲向前来:“你们退后,我用力劈开这牢房。”
    “叮”的一身,迸溅出丝丝火花,李秉德直接挥刀将牢房的绳锁砍断,拉开牢门:“我们先出去再说。”
    夏寻寒也走了过来,去救其他被关押的人,众人一齐走出暗道。
    出了院门,几个青年走了过来:“多谢夏小侯爷相救。”
    “如果没有你们,我们还不知要被关押到何时。”
    夏寻寒举起双手:“大家的心意我心领了,大家还是早日回去与家人团聚的好。”
    “离开家这么久,家里人应该都着急坏了,还是早日回去免得他们担心。”
    散了众人,李秉德担忧的走了过来:“你没事吧。”
    寻兰颔首道:“我没事。”就转身拉着夏寻寒的胳膊说道:
    “哥哥,这次是秦延做的。”
    寻寒绕着寻兰走了一圈:“那你有伤到哪吗?”
    “这倒没有。”
    夏寻寒摸着寻兰的头:“他和我关系匪浅,何况三叔还在洛州城,他应该不会伤害你的,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人然后他才出手的。”
    寻兰拿出秦延给的铃铛:“这次还得多谢谢他呢,我和李玉瓒来城南本想找出凉州人的线索,怎曾想中了计。”
    拍了拍胸口,镇静道:“就在千钧一发之时,秦延他救了我们。”却发现夏寻寒和李秉德脸上始终找不出什么变化。
    夏寻寒笑道:“这次就算了,下次不要擅自做主了。”便拉着众人前往前方的茶馆,围着坐了下来。
    寻兰盯着夏寻寒和李秉德说道:
    “哥哥,李秉德,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凉王妃的事了。”
    见他们不说话,心中愈加气愤:“秦延都跟我们说了,是吧,李玉瓒。”
    李玉瓒低着头,也不说话,像是在躲着。
    李秉德无奈的说道:“看来一切你都已经知道了。”
    寻兰继续道:“那何雨柔也知道你们的身份吗?”
    “这个她倒是不知。”
    追问道:“那秦芸的身份呢?”
    夏寻寒一边摇头一边说道:“何雨柔对此一无所知。”
    寻兰“哦”了一身,不善道:“那你们兄弟两,在洛州城有什么打算。”
    夏寻寒一旁解释道:“寻兰,你误会了,他们两”
    寻兰冷眼扫过:“他们?该改口大皇子与二皇子吧。”
    李秉德有条不絮地说道:“其实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洛州城,不然也不会亲自来查探实情。”
    寻兰没有理睬他们两,问向夏寻寒:“如今你们的打算是什么?”
    “妹妹,辅国公已经出手,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也不能让他们抢走。”
    “如若让他们抢了,再结合王夫人和辅国公府,那不久的将来,相信凉王妃一定会起兵,到时候和胡人联手,我们将面临着比二十年前更加严峻的危机。”
    寻兰一脸严肃说道:“你们想干什么我都不管,但不能伤害秦芸姐姐,不然如何对得起秦三叔和秦延。”
    “我们决计不会的,先回去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