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文弱小相公 > 第七十六章 改命的人
    第七十六章改命的人
    一个多时辰后,辛泽和李九孔来见王语嫣,她和静姝在小厅里见了两人。
    “我们在四爷丢失的附近,又仔细的询问了那里的住户,他们都没看到异样的事情发生,城里的偏僻地方也找了一遍,没有发现四爷的痕迹。”
    辛泽把找寻的过程说了说,站在那里等着王语嫣说话。
    王语嫣咬咬嘴唇,又反复的斟酌了一下,才说道:“辛泽,你去把相公不见了的事情告诉小侯爷,看他怎么说。
    李大哥,你去方大人府上把事情说说,看看他是什么表情。”
    “是。”
    “一切有劳两位了!”
    王语嫣站起来,静姝也站起来,跟着她给辛泽李九孔福了福身。
    辛泽和李九孔躬身应着,真的有些棘手了。他们转身出了小厅,分头去往两个不同的地方。
    王语嫣和静姝站在门口,目送他们出了院门。
    王语嫣看着游廊外的如丝春雨,好似她心里断了线的泪珠儿,她感觉自己的心在下沉,身体也越来越冷了。
    ……
    “你这是在怀疑我了?”方翰眸光不善的看着对面的李九孔。
    “不敢,只是,现在有人失踪,寻找是方大人的职权范围吧?”李九孔看着方翰不像是知道这事儿,这下好像更复杂了。
    “你这是来报案了?如果是这样,我马上派人帮忙寻找一下。”方翰说道
    “那就叨扰方大人了,在下告辞了。”李九孔抱拳一礼,转身走了出去。
    片刻后,方翰叫来他的侍卫,问京城来的人到了吗。
    侍卫说道:“今天下午到的,人出去了还没有回来。”
    方翰不想再问什么了,挥退了侍卫,坐在那里出了一会儿的神,自言自语道:“刘文轩,不是我要杀你,是太子要杀你,呵呵……”
    方翰脸上的神色,诡异莫名。
    ……
    辛泽站在薛铭宇面前,这里是薛铭宇的洗漱间,他一丝不挂的坐在大浴桶里,正怒目瞪着他,因为他一进来就把两个伺候的婢女吓跑了。
    “你来干什么,刘文轩丢了吗,你是来找我要人的吗?”
    薛铭宇双手拍在水面上,溅起一片浪花扑向桶壁。
    “是,刘文轩丢了。”
    “哈……”
    薛铭宇想笑的脸定格了,他狐疑的看了一会儿辛泽,见他神色凝重,没有说笑的意思。
    薛铭宇腾的一下站起来,“来人,更衣。”
    辛泽闪身出来,站在廊檐下,呼吸了一下湿冷的空气,感觉心上的压力小了不少。
    ……
    再次醒来时,已经置身在一个山洞里,他不知道自己晕过去多久了,在他的不远处燃烧着几根木头,除了他再没有别人了。
    刘文轩动了一下手脚,没有被束缚住,他坐起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周,洞口离他也就一丈远,洞口外面黑黢黢的看不到天光,应该还有一段过道才到外面,洞顶不高,站起来都要弯腰行走。
    洞壁上不知道是用什么挖的,挖的墙上大坑小洞的,在火光的摇曳中忽明忽暗,显得有些阴森森的。
    “有人吗?”刘文轩喊了一声,回声荡漾在洞内,一波一波的又回到他的耳朵里。
    他想站起来出去看看,耳边儿忽又响起那个声音。
    “你最好待在这里,三天后就送你回去。”
    那个声音在洞里没有产生回音,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如果是平常人听到一定会吓个半死,好在他不是常人。
    “你是谁?”
    刘文轩感觉好似有人正在看着他,他身上还是有点儿毛毛的,他毕竟是人,和一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说话,总是不舒服的。
    “是谁给你改命的,可以告诉我吗?”
    刘文轩心里惊讶难言,是有人给他改命的吗?这个人是谁呢?他又是为什么要给一个小人物改命呢?
    这是第几次对方不答他的问话,而反问他一句,这样的谈话让他掌握不了话语权,也跟不上对方的思维,使得他的心里有些烦乱。
    “你说有人给我改命,不知道我的命改到哪儿了?”刘文轩不想被对方牵着走,找了一个想知道的问题问道。
    过了一会儿不见那个声音回答,想是不好回答他吧,以为不会听到答案了,那个声音才再度响起。
    “看你面像,你应在二十四岁寿终,可我观你的气运却又不是,感觉挺奇怪的!”
    刘文轩想想,他说的不错,上一世,他就是二十四岁就死了。
    “我今天没死,能有什么变化吗?”
    这也是他很想问的问题,他又等一会儿才有声音传进耳朵里,
    “你最多还有两年寿数,不……怎么会这样?”
    听他的声音和语气,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文轩看着摇曳的火光,和洞壁上凹凸不平所呈现出来的阴影,也觉得有点儿阴森可怖了。
    “有什么不对吗?”刘文轩觉得自己这样对着空气说话,还不如对着一个鬼说话好呢。
    过了一会儿,那个声音才又说道:“你的命数在变,好奇怪啊!难道是因为今天没死?”
    有人在用探究的目光看他,可是刘文轩却不知道他在哪里。
    “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还有你说我可以活到二十四岁,为什么又说我今天会死呢?”
    “原本你是可以活到二十四的,可是……你好像改动了一些人的命运,所以你的寿数在减少,可是为什么又回升了呢!”
    那个声音好像在斟字酌句,又像是在探究着什么。
    “你是人还是鬼?”刘文轩又问了一个问题,也是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那个声音停一会儿,复又响起。
    “是什么人替你改命的?”
    又是一句不回答而反问的话。
    “不知道。”
    他确实不知道给他改命的人是谁,他也很好奇那个人为啥这样做,如果可以,他想找那个人聊一聊。
    洞里有片刻凝滞,就好像两个相对的人,突然无话可说那般,气氛僵在那儿了。
    “你的魂魄回来多久了?为什么要附在自己的身体上,而不是找一个更好的身体?”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那个声音才又响起。
    刘文轩在看洞里的一处地方,靠近洞口的那里,那里的洞壁上,没有因为火光的摇曳而跟着变化,那里应该就是说话之人吧。
    他从那里移开目光,说话之人已经看出他并非原身了,装傻就是真傻了,太不带一丝情绪的说道:“算上今年六年了,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找个更好的人附身呢。”
    他想如果直接附身到秦王身上就更好了,他自嘲的笑笑,他有自知之明的,他是没那个命的,所以还是做好自己吧。
    “让你留在这个世上的未了心愿是什么?说出来听听,说不定我可以指点一下。”那个声音又问了一个问题。
    未了的心愿吗?他还真的没有认真想过,上一世,他考上进士,也就在秦王府做了两年的侍读,就被斩首了,要说没一点遗憾那就是骗人的,他那个时候才对未来有点儿期许。
    那他临死前想的都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