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半知先知 > 第一百零八章 争辩
    “唉!今天又被罚站了!赵老头怎么就这么固执”
    放学后的吴隐无精打采地跟在自己那些精力旺盛的小伙伴的后面,他们想要去车间帮忙,随便看看那些成人们有什么好玩的故事或者消息。
    他们一天到晚都被禁锢在学校和宿舍里,只有这时才得以轻松,他们当然要去各自找乐子。
    那些工厂里的各种简单又繁琐活啊!就像一个个好玩又玩不厌,还可以相互比拼的小游戏,拼零件在孩子们眼中就和拼积木没什么两样。
    因为没接触到相关的知识,他们这些年轻的小家伙们,还不是太能理解为什么这“干活”的小游戏,既可以获得那些成人的夸奖,还可以从那些一天到晚板着个脸的记录员老师们的那里获得一些小奖励,但是只要知道这样做是有好处的就可以了。
    他们现在的年龄喜欢相互攀比,若是黄金时代他们或许会攀比工作的玩具,衣物,成绩,父母,家庭,但是现在大家都一无所有的,他们只能攀比成绩和获得的小奖励了。
    这是组织想看见的,他们攀比的都是通过自己努力获得的,他们如果想要在对比中获得更大的,对他们来说更大的荣耀。
    那他们就必须更加努力的学习,更加努力的为组织工作,产生更大效益。
    为了加大他们现在这些不谙世事的孩子们的对荣耀的渴望,他们还特地通过对平时行为的记录给他们不同的生活物资配比,这样他们就会产生更强的竞争意识,为组织源源不断的带来活力。
    这制度弊端是有的,但不是还有契约大人吗?孩子们还小,一般也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等他们长大了,优秀的自然会成为体制的一员,不优秀的自然可以暂时压下去。
    以后以后怎么办
    如果成了阶层怎么办如果有人要打破阶层怎么办?契约死了,契约效果消失了怎么办
    嗯,那是以后的事!暂时论不到他们管!
    咦咦咦?这是什么
    似乎看见了什么,吴隐快速倒退了了几步,这突然后退的脚步声,引了其他走在他身边的小伙伴的注意。
    “吴隐,你怎么了”
    “你们来看!这是什么啊”
    吴隐低着头,把手从书包背后拿了出来,指了指一个扔在墙角草丛里里的黑乎乎的东西。
    “咦!这不是那些武装部的成年人们经常带着身边的东西吗?”
    一个小女孩把头凑近了瞄了一眼,可能因为老师没讲,没有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常见的东西。
    可是她认不出来,不代表所有人都认不出来,还是有几个对这些钢铁武器感兴趣的人。
    一个发色有些偏黄,肤色有些发黑,但看起来还是很壮实的男孩子扒开了小女孩,似模似样地打量了一下这地上的黑色物什,然后缓缓开口:“我听人说过……这!应该是枪!”
    “靠!怎么什么都是你听说?这不是明显的吗?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枪了!”
    或许是看不惯这个发色有些发黄,肤色有些发黑的孩子,一个皮肤明显比他白一点的孩子在他说完后立刻不屑地接了一句,仿佛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肤色有些发黑,所以现在把名字暂定为小黑的孩子,因为别人对他话语中有些否认的意味而有些烦躁,对肤色比他白一点,暂时把名字定为小灰的孩子看似句句在理,但纯属发泄地吼了一句:“你说话怎么就这么冲呢?如果没听那些成人说,你能知道这是枪”
    “我怎么就不知道我还摸过!还有我就不能从那传说中黄金时代的百科全书上看见过它的介绍”
    小灰对小黑的话明显很不服气,好像这时不把他压一下,就心理不快活似的。
    “先不说你有没有看见过那传说中什么都有的黄金时代的百科全书,就先假如啊!假如你看见了……”
    “什么是假如我明明就看见了!”
    小灰对小黑的话明显表示了不满,仿佛他真的在某个时间看见过那传说中什么都有,什么都记载了的包罗万象的黄金时代的百科全书,他连假如都不想接受!
    虽然真实情况是,作为小孩心性,不想服输的他,不管是对还是错,现在只要是小黑说的,都会通通否认……
    “好好好!你看见了!你看见了!”
    小黑似乎想说出认输的话,小灰此时心里又开始憋了一口气,如果小黑就怎么认输的话,他该怎么办再闹下去就是无理取闹了。可是还是好不服气啊!
    “但是你能认识那上面的字,不还是那些成人教导的吗?”
    这话好像没法辩驳,没有人教,就是再聪明的孩子也是不可能认识那些字的,但是!他小灰是这么容易认输的吗?
    “字是成人教导的,但书是我看的!不是听说的!我没听说!”
    “成人教你难道不是通过说话他们是哑巴”
    “他们教字的时候说话了,那在书上看见了也可以算听”
    “算!怎么不算你是听说了这字是什么,然后去看的文!所以你还是听说!”
    “靠!什么鬼逻辑反正我在看的时候没听,就是没听!”
    “你就是听了!就是听了!”
    “我就是没听!就是没听!”
    “你就是听了!就是听了!”
    “我就是没听!就是没听!”
    围观群众:“……”
    这已经开始无休止的无限循环了吗
    吴隐和小女孩:“……”
    这话题已经歪到哪里去了你们争这些有意义吗
    “我……”
    靠!君子动口不动手!
    你!你!你!怎么可以突然动脚呢?
    你动手,凭什么他就不能动脚
    看着两个抱着自己满地打滚的同学的围观群众:“……”
    你们这是都忘记了那万恶的“入学契约”吗?
    居然还敢攻击自己同学
    是不知道疼什么概念吧
    伤敌一点,自损九百九十九……
    何苦呢?大家就不能心平气和地谈谈不就一个说听了,一个说没听了吗
    呃……不是!你们为什么要因为这个那么无聊的问题打架自损啊
    知道这个黑乎乎的东西是武装部的成人经常带在身边的枪就好了!为什么要争吵是听说的,还是不是听说的有意义吗?
    看着还在痛不欲生的两个好哥们,蹲在墙角的吴隐嘴角抽了一下……
    他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