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疯狂的厨师 > 第三百三十一章 自掘坟墓
    和其他县府百姓一样,西门吹雪也是一位忠实的红粉,记得前几日刚读过一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破船又遇打头风。
    没想到,今日的遭遇不也是一样吗?这个标题不正是自己现在的真实写照吗?
    棍棍没有了,人生还有何乐趣?如今,这个龟孙子又偏偏问了几个足以把自己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的敏感问题。
    这还是平日一口一个西门叔叔的钱文举吗?
    这特么的分明是一只白眼狼。
    一石激起千层浪。
    虽然西门吹雪没有正面回答一句,但是却成功激起了吃瓜群众埋藏心底由来已久的愤懑:
    “损阴丧德的玩意,挖人祖坟不够,还要玩弄幼女,简直是人神共愤!”
    “是啊,真不敢相信世上竟然还有这种人?”
    “他怎么不去死啊?这种人怎么还有脸面活在世上呢?”
    ……
    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这个西门吹雪不说话可不是个好现象?
    张一鸣眼珠转了转,悄然走向前,轻声对西门吹雪道:
    “西门大官人,我有一个秘方,可以断肢重长,断鸟再生,您想不想要?”
    西门吹雪一听,眼睛一亮,连连点头。
    谁知张一鸣往后倒退几步,颤抖着右手指着西门吹雪的鼻子,义愤填膺道:
    “西门大官人,您怎么能收买一个纯洁的,高尚的记者呢?告诉您,您就是再把价格翻倍,张某也不会歪曲事实的,您既然知道错了,知道挖坟掘墓损人丧德,知道玩弄幼女人神共愤,那就应该幡然悔悟,知错就改,勇敢的承认自己的错误,向你曾经伤害过的那些人忏悔,而不是在这里用银子堵住我的嘴……”
    西门吹雪的眼珠子差点鼓了出来,自己一言未发,怎么变成了收买记者?
    “一派胡言,我西门吹雪干的都是正经生意,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还有你们一个个的吃个饱了撑的,跑我家门口聚众闹事,意欲何为,告诉你们,我早就报官了,一会知府大人就会派兵前来,将你们一个个都抓走问罪!”
    张一鸣正色道:
    “西门大官人,此言差矣,我认为这是群众自发进行的合法聚会,是向邪恶和丑陋宣战,即使官府来人又能如何?”
    吃瓜群众躁动的心安抚了不少。
    随即,张一鸣回转身,面对着面色潮红的吃瓜群众,那么多的板砖,都舍不得放下,真难为他们了。
    “敢问各位父老乡亲,谁家的祖坟被西门吹雪大官人侵犯过?”
    百分之九十的吃瓜群众的眼珠子都红了,继而怒吼道:
    “我。”
    “我。”
    “还有我。”
    ……
    张一鸣又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那你们觉得应该怎么办?”
    “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把他家的祖坟也给刨了。”
    “一把火烧了他狗日的西门府。”
    “挖个坑,把他埋了,看他以后怎么再挖坟掘墓?”
    ……
    张一鸣接着道:
    “都来说说你们祖坟里都有哪些东西?看看西门大官人能否良心发现,把东西如数奉还?”
    “我家祖坟里有五块金砖。”
    “我家的有上好玉如意两枚。”
    “我家有先秦的宝剑十柄,铜鼎八尊。”
    “我家有鹅蛋大小的夜明珠四颗。”
    “我家有春秋时期的和氏璧一颗。”
    ……
    吃瓜群众一个个都精明无比,什么东西贵说什么,反正都是无迹可寻,是对是错只有鬼知道。
    西门吹雪越听越气愤,越听越离谱,急火攻心,猛然张口大口,“噗”的一下,喷出一大团血雾。
    “放屁,放屁,你们的祖坟里顶多有一些玉扳指,金元宝,银砖之类的东西,夜明珠有鸽子蛋大小的,哪有鹅蛋大小的?……。”
    西门吹雪的话戛然而止。
    因为,西门吹雪想起了一个可怕的问题:这不就等于自己已经承认了挖掘过他们的祖坟吗?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
    人群中鸦雀无声,升起一股股无名怒火,片刻后,不知谁怒吼了一声:
    “走,去砸了他狗日的西门府。”
    然后吃瓜群众一窝蜂的冲向西门府。
    西门吹雪大急:
    “你,你,你们这是私闯民宅,还不停下?”
    无人理会。
    冲进去的人群中,下山虎赫然在列,途经西门吹雪坐的椅子之时,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下山虎的四十五号大脚踢在了椅子腿上。
    椅子腿断了,椅子一下子翻了,西门吹雪重重摔在地上,还没等起来,就被吃瓜群众一脚踩了下去,前仆后继,西门吹雪的惨叫声早已淹没在人们的愤慨中,等人群都进了西门府,西门吹雪已经成了薄薄的一片肉饼……。
    西门吹雪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了,到死都没弄明白,自己到底得罪了谁,因何而死?
    张一鸣叹了一口气,对怔怔发呆的钱文举道:
    “文举,你怎么看?”
    “罪孽深重,罪有应得!”
    “嗯,从现在开始,唐新社的首席记者又多了一个!”
    “多谢公子栽培……。”
    ……
    由下山虎等十二个叛徒做向导,西门府被愤怒的吃瓜群众洗劫一空,西门府真的只剩下了一个空壳,最后,不知谁在厨房将灶火引燃,不一会,火光冲天。
    诡异的是,没有一个人来救火,反而有不少人往里扔干柴。
    县衙方面也保持沉默,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
    风光一时的西门府成了一片瓦砾,连同西门吹雪的尸骨,一同永远的深藏于地下,也许,将来的某一天,会被某个像西门吹雪一样的盗墓者给发掘出来……。
    ……
    下午。
    一品轩门前。
    聚集了大批的人群。
    人人手里都拿着板砖。
    武清风的一张老脸拉的比驴脸还长,一边按十两银子一块板砖的价格收购,一边破口大骂:
    “你个狗日的张一鸣,你家的破砖头值十两银子,看有俩糟钱把你嘚瑟的。”
    ……
    西门吹雪的死,让王雪姨莫名的感到了一阵不安。
    不知为何,王雪姨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总感觉西门吹雪的死,与前几日的嫖宿裴怜儿未遂事件有关。
    说到裴怜儿,王雪姨不由一阵头大。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