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撞鬼电梯 > 第467章 深山
    >>>
    我甚至看见有人因为手脚断了所以张嘴咬在另一个人的脖子上,硬生生的把他的脖子给咬断了,而且扯了一块皮肉在嘴里随着腮帮子的鼓动,牙齿的嚼嚼,就像是在吃一顿格外美味的午餐,咔嚓咔嚓的声音,伴随着嘿嘿嘿的笑,那血顺着嘴角往下流瞬间铺满了整个下巴,那皮肉在他嘴里被咬碎,而后一口吞下,顺着喉结的滚动落入了腹中,另一边一人手起刀落在那人的脖颈,此后又多了一具无头尸体。
    我看着看着,眉头跳的厉害,心也晃动得厉害,好不容易才缓过来慢慢的适应了这样的场面,不想仓库门就被重重地推开了,
    阿杀眼疾手快反过身便挥出了自己的长刀,然,就像他所说的,这长刀是该换了,因为对上对方的武器简直是弱得像个几岁孩子和一个大人打架,更可怕的是对方手里拿着的既不是钝器,也不是锋利的长剑一类的兵器,而只是一把军用的刀而已,只听铮的一声,刀光剑影之间他的那柄长刀瞬间斩成了两半。
    来者是个光头和尚,只是说是和尚未免有些不贴切,因为他虽然是光头,脑袋上也有用香点出来的点点,但却是凶神恶煞,浓眉剑目,嘴巴开裂,脸上有好几道狰狞的疤痕,脖子上挂着一串超大号的佛珠,有些像西游记里面沙僧的那串,身上居然还穿着看起来各位不方便的袈裟,只是他动起来却显得格外干脆利落,身上有浓浓的烟味与酒气,浓重但几乎要把他身上的血腥味给盖住了,他手里拿着的是与他形象极为不符的枪,还有一把军刀,不过看样子是枪没子弹了,所以刚才和阿杀对招的时候他用的也是那把刀。
    这人使刀的手法格外诡异,我对此没什么要求,我只觉得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阿杀没了武器着急的只能用那被折断的半把刀硬生生的抗,看得我又是一阵激动,几个人一起上,不想五个打一个还是让对方接得格外悠哉,就像我们没有给他造成任何压力一样,我都快要忍不住用灵力了,这时转机出现了。
    只听外头的脚步声渐近,越来越杂乱,门在方才那和尚进来时便给踢废了,此时他们过来便看见了这仓库以及里面的人,当即大叫一声,“你这臭和尚居然在这里,你杀了我们这么多人,我一定要为他们报仇雪恨!”
    然后就像是定好了什么协议一样朝着这边冲来,只是他们的目标似乎不是我们,而是那假和尚。
    假和尚不屑的冷笑道,“一群废物还敢来挡爷爷的路,真是不知死活。”
    这话说的极其高傲,就好像在他面前的当真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死活的人,然后便见他随手扔下了一只手上的枪,然后拿着那一把并不怎么起眼的军用刀迎了上去,暂且没在管我们这边的人。
    仓库外头的人和假和尚打起来,只见那假和尚不紧不慢的甩出了自己脖子上的那串佛珠,随便弹了一个珠子便弹进了一个人的嘴里,见那珠子竟是自动配有炸弹系统,一进入那人的嘴里便砰的一声爆炸了。
    “你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见假和尚手上有这么个邪门的东西,这时的众人一下子停了动作,又见那和尚不屑道“好不容易拍卖会打开一次,要是没有万全的准备贸然过来还不知道该怎么死了呢,你以为我像你们一样这么蠢吗?”
    “少在这废话,既然你口气这么狂妄,那就让爷爷来教教你该怎么本分的做好一个人。”
    我开始严重怀疑这假和尚树了那么多敌,这么多人兴冲冲的要找他偿命,不一定全是为了他手上粘的那些人命,应该还有他嘴贱的成分吧!
    我一边看戏一边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而我还未思索完,这场神奇的斗争也慢慢的接近尾声。
    面前已经横尸遍野,不过活着的人倒也不少,但似乎到了这一刻,天蒙蒙亮的时候,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不屑的冲着还未杀死的自己的敌人冷笑嘲讽,但好在没有再动手了,那假和尚也是筋疲力尽的连连哼哼,阿杀在我身旁幽幽道“那家伙一定不是省油的灯,要是让他这么活着,指不定会什么时候来找我们麻烦。”
    我当下笑了笑,尽量用惊讶的语气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那怎么办呢,看他这样子好像对我们有些敌意呢,这样,要不你去和他交涉交涉,我们这一群细皮嫩肉没杀过人的白面书生要真过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这阎王爷给杀了呢!”
    第467章 深山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果不其然,就如同我所猜测的,此话一出阿杀神色一僵,张了张嘴,终究没再说出什么,那边的假和尚盘着腿坐在地上闭眼假寐,而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倾刻间下起了磅礴大雨。
    这一场自相残杀来得蹊跷,走的也蹊跷,总之当假和尚已经淋湿,浑身上下没一处好地方的时候,大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而假和尚仍然闭着眼睛,我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
    “喂,和尚,你不要在那里打坐了,一会儿该打雷了,那雷要是披在你身上绝对能把你烤的外焦里嫩的!”
    我这话纯属就是好心,只要是个人就能听得懂意思然后顺着台阶往这边走吧,毕竟仓库扇门坏了,但是顶儿还在压仓库里,里面也就只有我们几个人,位置还空旷的很,而且黑不溜秋的稍微深一点的地方根本看不清别人的面部表情和动作,这种情况下用于藏匿用于栖身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但假和尚他不是一般人,我觉着他大概是二班的,也不知是真没听见还是装没听见,总之我这句话吼出来之后他眼皮子都没动一下,睫毛也没颤一颤的仍然是不动如山的打坐,眼看着天边的雨越下越大,雷越来越响,而后便劈在了假和尚旁边不远处的那棵大树上。
    我原本以为都这样了,假和尚应该能够搞得清楚事情的状况,乖乖找个地方躲起来了吧,没想到还是我想错了,假和尚只是随随便便的一抬眼睛,那眼中的流光几乎要戳瞎我的双眼了,然后再回过神,他已将眼睛闭上,继续不动如山。
    我终于忍不住,跑出了仓库。
    我平生其实最讨厌那种爱多管闲事的人,可架不住自己本身就有这些人的一点特征,就例如在这个时候,根本就按耐不住呀,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自己行动了,我跑出了雨里,想着不淋白不淋,反正都已经淋雨了,我一不做二不休,狠狠心一把抓住了假和尚的胳膊肘,刚才他们打架的时候我可是看得很清楚,假和尚虽然穿得风骚了一点,长得诡异了,本人形象完全就是非主流版的大和尚,但却有一点小小的洁癖,那就是不喜欢别人碰,只要是不小心碰着他了他就打那人打得最狠。
    当然我也是触碰他的胳膊之后,才忽然想起了这件事,当下有些心慌了,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虽然是猛的睁开了眼睛,那眸子盯着我,他满脸的杀意,就好像我在他眼中已经是个死人了,可他的动作也没见得有多粗暴,只是动了动手弹开了我的手之后将双手背在了身后,一副老成模样,“臭小子。你想要干什么?”
    “雷下来了,我担心你被劈死了,到时候外焦里嫩的实在是诱人。”
    我略微思索了一下,还是选了这个听起来比较委婉一点的解释,然在他听起来却不这么委婉,他当即吼道“你说什么,你想死?”
    “你不知道肉烤起来是有多香吗?你要是被劈熟了,那味道香起来我怕我忍不住把你吃了。”
    “……”
    “你废个什么话,还不赶紧进来躲雨,要真被烤熟了你就等着自己被一群疯了的人吞进肚中吧,可能到最后你连渣渣都不剩了。”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自己的胆子能大到这种程度,明明已知这个假和尚的危险,看他那副眼睛和蠢蠢欲动的手我明明应该立马躲开,事不关己己不操心吗!
    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人的思想和身体在有些时候总是不能达成一致,我就这样,鬼使神差的再次抓住了她的胳膊肘然后就直接拽了起来往仓库那边跑。
    没错,是用跑的,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拽着他跑,一进仓库便像是烫手山芋一样将人给丢开了,然后迅速缩到了大部队中间,狠狠的舒了一口气。
    对于人的动作我们是格外敏感的,刚才我就察觉到假和尚身上的杀气几乎快化为实质了,手缓缓抬起,拳头一副要攻击的样子,好再我在他打下这一拳之前放下了手。
    假和尚被扯进来,背对着光,依稀能够看见他整张脸的情况,他面无表情,只是脸色看起来不怎么好看,手指揣的老紧,紧的让我几乎听见了他手指传来的咔嚓咔嚓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