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一世符仙 > 第一千一十一章 赠宝
    一个古色古香的禅房之中,季辽盘坐于蒲团之上闭目打坐。
    “咚咚咚...”
    正当这时,就听一声声急促的咚咚闷响传进了禅房,季辽闭合的眼皮微微一颤,旋即缓缓睁了开来。
    向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季辽轻叹了一声,“哎...玄甜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话音落下,季辽站了起来,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算上羽云昭季辽共有了六位妻子,而玄甜在这一千五百余的行径季辽心里自然清楚,明白玄甜心里的想法。
    一千五百余年间玄甜也曾有数次向季辽表明过心意,不过,均是被季辽斩钉截铁的回绝了。
    到了他的这种境界,参悟了天地大道,感情已然不在那么重要,同时季辽也觉得他的六位妻子已是他的极限,就像是境界的瓶颈无法逾越,已然无法在把自己的感情分出一份交给玄甜。
    况且,他有了许多儿女,而且儿女们又有了孩子,他季辽做了爷爷、做了外公、于情于理也该约束自己的行径,以免日后招来他人耻笑。
    明月高悬,倒挂于空,闪耀的星辰遍布苍穹,却是星罗棋布点缀着这深邃而又美丽的夜空。
    不知是不是因为方寸世界悬于半空,此时看来这轮明月格外的皎洁,个头也相较平常大了好几圈,身处这轮明月之下,季辽大有一种抬手便能将其摘下之感,
    季辽收回了目光,向着一个方向走去,不多时便在一个房门大敞的禅房前停了下来。
    却见禅房大敞的房门、窗子上亮着一层淡淡的隔绝光幕,其上散发着微弱的波动,时不时的发出一声轻微的嗡鸣。
    玄甜站于禅房之内,挥着拳头不断的砸着堵住了大门的光幕,引得光幕荡漾起圈圈涟漪,晃动不止。
    “喂...喂...放我出去呀。”玄甜一边捶着光幕,一边喊道。
    “又怎么了?”季辽到了近前,轻笑了一声。
    季辽原以为阴媚娘说是今日夜里封禁玄甜只是玩笑之言,没想到那女人完完全全没一点长者之风,竟真的这么做了,
    见季辽来了,玄甜眼睛一亮,“嘿嘿嘿,你来了呀,你快把阴阳找来,让他放我出去。”
    “客随主便,既然阴媚娘前辈不想让你搅扰她清修,你就不能委屈一下吗?”季辽说道。
    玄甜眨巴着大眼睛,愕然的看着季辽,似不敢相信季辽竟敢指责她,接着就见她碧油油的眼睛染上了一层水雾,小脸上立即满是委屈之色。
    “呀,你个大坏蛋,你个臭没良心的,我要出去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你。”玄甜站于禅房之中,指着季辽骂道,骂着骂着竟真的哭了出来。
    正所谓一哭二闹三上吊,饶是季辽有六位妻子,也还从没有过这等经历,本来他还以为那是笑谈而已,现在看来这那话说的真是太对了。
    “啊...啊...”
    正当这时,就听一声懒洋洋的哈欠声在季辽身后传了过来。
    季辽回身看了过去,就见一脸睡意的阴阳,揉着眼睛蹒跚着脚步走了过来。
    “诶?阴阳兄你这是...?”季辽见阴阳这幅模样,开口问道。
    阴阳尴尬一笑,“嘿嘿嘿,在方寸世界生活闲散,所以呢每每入夜,我们多半不修炼打坐的。”
    “呵呵呵,如此说来,倒是搅扰了阴阳兄的好梦了。”季辽微一拱手,呵呵一笑。
    “无妨、无妨,本就是修士,睡觉只是打发时间的消遣而已。”阴阳摆了摆手,而后看向了被堵在禅房里的玄甜,“玄甜姑娘,你这是怎么了?住着不舒服?”
    “不舒服!非常的不舒服,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快放我出去。”玄甜悄悄抹掉眼角的泪花,瞪了阴阳一眼,娇蛮的说道。
    “啊...”阴阳又是重重的打了一个哈欠,“如果仅是如此,姑娘还是忍一忍吧,大族长发下的命令我也没办法呀。”
    说完,阴阳转身向着来时的方向走了回去。
    玄甜一见阴阳要走,脸上就是一急,喊道,“喂喂,本姑娘不出去,给季辽一样东西总行了吧。”
    阴阳脚步一停,回过身来,想了想微微颔首,“好吧,姑娘不出来的话便不算违背了大长老的意思。”
    说着阴阳回了小屋的门前,指尖的储物戒指一闪,一枚令牌随之在其掌心显现,而后对着堵着屋门的光幕一指,封禁着禅房屋门的光幕立即一颤。
    “姑娘想拿什么现在可以拿出来了。”阴阳说道。
    玄甜碧嘟了嘟嘴,而后在自己身上一点,接着就见他周身亮起一片土黄光芒,单掌一摊,她周身的光芒立时一个扭转落进了她的掌心,微微一凝,一件闪着土黄光泽的宝甲在其手里现了出来。
    却见这宝甲薄如蝉翼,其上遍布着快快菱形的花纹,一道道土黄流光在道道花纹中来回穿梭,散发着一股浓郁且又厚重的浑然之气。
    “这是我爹用族内许多族人的龟甲炼制的龟纹甲,穿上它可保你肉身神魂不受伤害。”玄甜滴滴说道。
    阴阳见玄甜拿出的这件宝甲,恍惚的睡意立即一扫而空,眼睛一亮,“嚯,竟是件仙器级别的护体宝甲。”
    玄甜白了阴阳一眼,收回了目光看向季辽。
    四目相对,一时无声。
    稍许之后,季辽淡淡一笑,“甜儿姑娘,这东西如此珍贵,我想季某...”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玄甜打断了季辽的话,抬手一挥,她手里的龟纹甲立时化作了一道土黄流光,穿破了隔绝光幕打向季辽。
    季辽单掌一抬,那道土黄光芒立即一个流转,落进了掌心,穿梭着道道流光的龟纹甲随之显现而出。
    “甜儿姑娘..我...”季辽看着手里的这件仙器级别的宝甲,一时不该说些什么才好。
    遥想当年封印玄甜,季辽只不过是想增加太乙破灭笔的威能而已,却没想到命运的曲折,让他与这个玄龟一族的女子成了朋友。
    “你拿着,若你被人打伤了我...”说到这里,玄甜话音一滞,俏脸上不禁微微泛红,扭捏了几下,这才小声说道,“我会心疼的。”
    说完,玄甜立即如做错了事的小女孩,合上了房门。
    季辽愣了稍许,只感手里的这个宝甲沉甸甸的。
    “诶?”这时阴阳看了一眼紧闭的屋门,又是扭头看了一眼捧着宝甲的季辽,“你们该不会是....”
    “呵呵,甜儿姑娘与我乃是生死之交,你别多想。”季辽呵呵一笑,收起了龟纹甲,向着自己的屋子走了回去。
    “这贴身宝甲也能随意送人的吗?”阴阳愣了愣,看着季辽离去的背影,嘟囔了一句。
    季辽将龟纹甲收进了储物戒指。
    红尘牵绊如此之多,还何谈修仙成道,在不死火山参悟轮回之道时,他便时不时的想起自己的一众妻儿,季辽知道这便是他身陷红尘颇深的隐患。
    季辽能认清自己,明白此时的他已无法在接纳其他的女子,若是如此,难免会耽搁他日后的修炼,所以,既然不打算接受玄甜,那么这样宝甲他是不能要的。
    “哎...”季辽叹了一声,微微摇头,“待这里的事情有了着落再把这东西还给她吧,趁着这个机会和她说清楚,以免耽搁了她的修炼。”
    不多时,季辽便回到了自己客房的门口,抬手按在了屋门之上,刚要将之推开的刹那,季辽脸色忽的一冷,猛然回身看向了虚空天幕。
    却见那黝黑的夜空中,正有一个身穿僧袍的男子悬于虚空,与那闪耀的群星融合在了一起。
    那男子面如冠玉,目若朗星,正是炎定。
    炎定注意到了季辽看来的眼神,淡淡一笑,探出一手,对着季辽勾了勾,而后身形一闪化作一道长虹,向着远处疾驰而去。
    季辽黑黝黝的眸子一闪,皱眉思索了稍许,身形一动,紧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