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溺爱成婚:早安,冷先生 > 第399章 被利用了
    >>>
    “阿姨,你不乖哦,不经别人的同意,是不可以擅自拍照的。所以你亲亲的权利被剥夺了,除非把相机里面的照片删了。”
    不是吧?乔安露出不舍的表情,可是又不甘心让小家伙亲的权利被剥夺,干脆就对刘向晨套起近乎来。
    “小亲亲,阿姨实在的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你就让阿姨留下这张照片吧,好不好?”
    言语极尽讨好,天,连平时对追求她的男性,从来都爱理不理的乔安,对事物从来不会有几分热度的她,居然会对一个小孩子撒娇,讨好对方,这在平常绝对是少见。安妮在一旁汗滴滴,不过想想也不难解释。乔安只对总裁感冒,对酷似他的人自然也就多出几分热络,这关键还是在总裁那。
    安静的99楼,刘向晨拉着安妮的手,眼睛迫切的越过一个个门背后的里间。
    “姐姐,是哪间啊?”
    安妮抱着他走到一个最西侧的地方,指着最里面的那间,“就是这里。”
    “总裁就在里面,小朋友你要自己进去了哦,千万不要把安妮姐姐和乔安姐姐给供出来。”安妮一阵叮咛。
    “哦,知道了。安妮姐姐,谢谢你。”
    刘向晨吧唧的又在安妮脸上印上一口,惹得安妮心花怒放,捏着他的小脸,“嘴巴真甜。”
    “姐姐讨厌啦。”
    真是的,捏自己小脸是妈妈的专利,别人不能凑热闹。刘向晨一阵抗议,直到安妮灰溜溜溜走。
    就是这间?刘向晨打量着那扇紧闭的房门,良久他终于决定迈出脚步,走向它。只是刚迈开两步,便听见走廊那边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有人走了过来。害怕被发现,刘向晨身子一缩,闪到了墙角。
    脚步声越来越近,“李助理,听说保护总裁的刘小姐昨晚受伤了,要不要紧?”
    来人其中一人道。
    另一人摇了摇头,言语间尽是无奈,“哎,别提了,伤还没好就来上班了,现在正坐电梯上来,我正为这事头疼呢。总裁让她休息的,是我就扛不住。不跟你说了,我现在正伤透脑怎么劝她回医院。”
    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待到两人走远,刘向晨才松了口气。可是松气的同时,他心情又变得低落起来。
    笨妈妈,怎么这么不听话,都受伤了还……
    他的心一紧,夹杂着泪花在眼眶里打闪,可是下一刻小小的人儿慌了起来。那人说妈妈要上来了?这个认知让他把难过暂时放到了一边。
    在这里万一被妈妈撞见怎么办?自己该说什么来解释自己不去幼儿园,而是跑来这里?难道要老老实实告诉她,他来是为了要刑氏总裁把妈妈辞掉的?妈妈会生气的,可是他不想再让妈妈受伤了,怎么办?
    都到了门口了,他有些不甘心的望着那扇紧闭的总裁办公室的门。不管了,还是先溜吧。没有什么比在这里被妈妈撞见,更严重的事情了。有了这个认知,他赶紧朝着楼梯口处跑。
    等电梯会被发现的,他不会那么傻。
    光可鉴人的会议室桌面,摆放着一堆工作用到的文件。会议室内,只有微微的文件翻动声,偶尔有一些谈论。里面的人员可谓精益求精,算上偶尔进来的助理,只约莫二三人,气氛很和谐。
    良久,合上手中的文件,丢到桌面,室内两人中其中一人起身,身子离开自动转椅,闲闲的陷入靠窗的舒适长沙发中。细看,那是一张足以颠倒众生的帅气脸孔。
    “斯,呆在工作室工作真是令人郁闷。”
    空荡的空间,只有两人的身影,显得孤单了些。
    被唤作‘斯’的男人闻言,抬眼,精锐抹煞周围光亮的笑容,立刻灼得坐在长沙发上,颠倒众生之人不自在。更不妙的是他刚坐下,对方便紧随其后压迫性的靠近他,在他身旁坐下。
    预感到一丝不妙,迫使他坐在沙发上的身子向后靠了靠,排斥着那人的靠近。那斯的举动,这也太、太那什么了。
    “斯,你要干嘛?”他弱弱的向后倾了倾身子。
    难道转性了,这家伙居然在笑,而且他的笑极度危险!
    然后便看那斯薄唇轻启,磁性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展鹏,我想到一个排遣寂寞的办法。”
    说时,身子已是越是靠近,那份暧昧混杂在言语间在神色间,浓到化不开。
    不是吧,玩什么不好,玩这个?落展鹏一惊,身子更是靠后。
    “斯,斯,君子动口不动手,别这样,我不好这口。”
    哪怕是武力他也不会这么惊恐。他努力咽了咽口水,排斥着某人强大气场的迫近,或许他真的惹错人了,这男人现在对他使用美男计,该死的邢斯。
    落展鹏眨着无辜的眼睛,好吧,别的男人不行,或者这个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人,可以勉强试试?思量着,某斯已经毫不犹豫的扣住他的腰,行为举止放肆邪魅,“谁说我要动手,‘动口’,懂?”
    温柔暧、昧的声音让落展鹏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就见那人俯身,薄凉的唇往下,压倒性气势迫近他那惊恐张开的嘴。不会吧,这家伙转性了?
    落展鹏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斯,我喜欢女人。”
    嗯?不解模样,“我不比女人漂亮吗?”
    那比男人帅气邪魅,比女人妖娆漂亮的皮囊的躯体,睁着无辜的大眼,委屈中添着娟娟女子的‘羞涩’,惹来落展鹏一阵狼嚎。
    啊……阿四救我啊。
    门开,悠然自得走进一斜修怅的身影,举止贵气十足,面部不为任何所动。
    “邢斯你喜欢吃猪肉?”
    斜长身影语波澜不惊,无视落展鹏投来的杀人目光,坐定,拿起桌上茶杯细饮。
    “谁叫得像猪了。”落展鹏愤愤不平,好在他与男人的初吻没有被夺走,心里已大做安慰。
    “阿四你搅了我的好事。”邢斯浮浮的笑容收起一半并不为意,转瞬又恢复正经,冰川不化。
    “他你也吃?”那人瞥一眼落展鹏,不无一脸的鄙夷。
    落展鹏一阵愤怒状,怒瞪着来人,“礼斯,你太打击人了。”
    刚刚进来此人,便是司礼斯,长得更是一副妖孽的样子。
    “事情谈得什么样了?”司礼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落展鹏翻了翻白眼,“拜托,你们两斯,除了工作以外,就没有其他生活乐趣了吗?交上你们这样的朋友,真挫。”
    两个嗜工作如命的人,真怀疑他是什么忍受过来的,他是个女人肯定不会嫁给他们。不过为什么还是很多女人见到他们,眼睛亮得比天上的星星还闪。尤其是某祸害刑斯,长得一副冰山脸、追债脸,居然比他还吃香,女人争着追。
    果然是工作狂,片刻休息后,又立刻进入了高压工作中,早知道的话,他就不跟他们一起搞那个工程了,也就不用这么活受罪。
    第399章 被利用了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课间休息,我们看场无聊的‘广告’?”良久,逮着休息机会的落展鹏,伸伸懒腰提议。
    商量事情的几人停下来,慢条斯理的喝着咖啡,做着琐碎,落展鹏则是打开了电视。
    “我出十块,我出一百块…我出一千块…一万块…十万…”
    某地方台娱乐新闻播报的视频画面,画面上那拍卖签名本的人,不正是前段时间在机场那个叫他‘姐姐’的小不点吗?画面上还有邢斯和司礼斯大大的特写,配上平时的图片。而且那天在机场的整个过程,被全部拍了下来,上了电视。挖角党果然无处不在。
    在场的人,惊,除了惊没有其他可以表达。
    噗,司礼斯嘴里的咖啡全数被喷了出来,邢斯则是抽搐了俊颜。只有一人,你懂的,睁大两眼不敢置信。姐姐?哈哈哈,落展鹏竟笑得花枝乱颤,看的司礼斯一阵恼。
    “你和他?”落展鹏又笑了笑,双肩抖得厉害看着邢斯和司礼斯二人。
    那小孩竟然说邢斯喜欢司礼斯,太搞笑了。司礼斯最不喜欢别人说自己美得像女人,可是现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有个不知死活的小不点公然开口叫他‘姐姐’,这玩笑开大了。
    怪不得两人看到电视画面表情一点都不和谐,集体失言,闷不做声。
    “十万块,嘿,斯,你的签名还挺值钱。邢斯,那个小孩真的像你,又有经商的革命本钱,要是老头子看见,不知道他下一步的行动会是什么,会不会直接去验dna。”
    噗,邢斯一口咖啡也喷了。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交友不慎了,落展鹏除了取笑挖苦没其他的。
    他女人是多,生出他的小孩可能吗?可是老头子总喜欢做些惊险令他意外的事,保不准看到这些会作出什么惊人举动出来。刑斯额头竟然突突的跳开了。
    “我竟然被利用了。”沉默了良久,司礼斯眼神受伤的吐出一句。
    多可爱的小孩啊,让他爱心泛滥,让他第一次签下爱心签名。结果竟然是小孩前脚找他签名,后脚就把他的签名毫不犹豫的卖掉,太伤人了。
    为此他还付出了有生以来吝啬的‘笑’,换来的结果什么会是这样,小孩根本不是喜欢他,而是奸商本性作祟。枉他还是一个有名的商人,不及一个小孩,三岁就有了这样的生意头脑眼光。
    白目的司礼斯让人看了心疼,忍不住让人集体想撞墙。
    刑家老宅,大片的私人宅区,满目葱茏,到处都是风景树风景盆景。
    古宅上爬满了爬山虎的枝蔓,纵横翠绿的蔓茎把古宅裹成了漂亮的鸟巢形状。型天慕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花圃,剪刀不时从盆景中剪出一些细碎枝刘。
    微微发白的头发并没有显出他有多沧桑,精短有精神。不是很讲究的老年运动装,加上不新但是没有损坏的休闲鞋,看起来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
    “邢老头下棋。”棋友的声音朗朗而来,他不抬头。
    “你这是怎么了邢老头,每天必下几局,今天不下了?”雷苍莫手中提着微星笔记本电脑笑脸盈盈,并不把刑天慕闹脾气放在心上。
    顾自把笔记本放置于露天桌面上,他开始翻动每天必看的报纸。
    良久,刑天慕顿了顿手中的动作,瞥了瞥他,“雷老头你今天吃错药了?干吗把那破本子拿来,你看不懂我也看不懂,这玩意他妈跟我孙子似的,我把它拆了,也弄不懂他的内部结构。”不懂他怎么想。
    咔嚓,剪刀力道不期加重,剪了不该剪的嫩枝。
    换做平常他心疼,现在乱剪一园子也不提气。
    “切,不就是想抱孙子想得紧吗,你平时鬼主意不是挺多的吗,这下蔫了?来老头,给你看个好东西,说不定你会喜欢。也来刺激刺激你家那位宝贝孙子。”
    “什么东西?”看着雷苍莫兴趣盎然的开启电脑,刑天慕好奇的停下手头的工作,走了过来坐下。
    “看看像不像你家宝贝孙子的翻版?”
    视频上播着某飞机场某拍卖现场的画面。刘向晨可爱的一举一动立刻入了两个老人眼底,那真是一个讨喜的小家伙,确实很像邢斯。
    只是看了一下,刑天慕扬了扬眉,没见多大喜悦,“礼斯和邢斯也太丢人了,被一个小孩子三言两语便挂了。老莫,你再拿个像我孙子的小孩来,那也不是我重孙啊,我还没老糊涂到这种地步。”
    他是想重孙想疯了,那也不能乱认。
    这孙子什么回事,老是不交女朋友,也不结婚,这孩子能从哪里蹦出来。生个重孙给他玩玩不好吗,非要跟他对着干。
    雷苍莫勾动着手示意刑天慕,“来来来,老慕,你脑子怎么不转弯。装糊涂怎么了,你把他认回来不挺好吗,我看这回指不定你孙子就会狗急跳墙赶紧找女朋友生孩子了。”
    刑天慕眼珠骨碌一转,对啊,他怎么没想到。
    激动的一把抱住雷苍莫,“老莫老莫,还是你高啊,我现在就命人这就去办。”
    找寻这个小不点费了不少的功夫,也花去了数天时间。
    “老爷,他们在那里。”
    豪华加长车旁,阿意恭敬的探着身子向车内报告。
    里头的人的轮廓被挡风玻璃挡住了视线,只有阿意那个斜面看得到。里面只是嗯了一声,嘴里衔着烟斗的嘴角扬着奸诈。
    从容的出到车外来,还是刚才那身打扮,很普通视觉效果的衣衫,实则衣服的材质质地都是上乘的,只是中用不中看。细看左右前后竟然有四五名保镖护佑。
    园内大多数是小朋友,一行大人很默契的‘无意’从刘向晨身旁经过,却也‘不经意’间撞到了玩意正欢的小不点身上。烟斗哗然落地,一看并碎做两半。
    刘向晨刚想跟伙伴说对面的老爷爷很威风,人家一个‘闪神’就撞上他了,烟斗掉落地面的时候他脸色凝重了。
    虽然是老爷爷自己不小心撞上他弄掉到地上的,他还是很快把地上一并两半的烟斗拾起递给刑天慕,“对不起,爷爷给。”百镀一下“溺爱成婚:早安,冷先生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百度一下“溺爱成婚:早安,冷先生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