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辟道立心 > 第八百六十章:功德金光,螳螂与蝉
    六尘观演武堂内演化而出的鬼物现形之后,即潜身于四方,不断游走,幻化出诸多幻影,乍一眼看上去,好似身旁尽数都是鬼物。
    若是以幽冥法眼观之,以灵机之多寡,一眼即可知晓鬼物真身所在,但是吴毅此番是为修炼四十字真言而来,一旦施展幽冥法眼,则会下意识地动用幽冥法眼的吞噬魂魄之能,到时候就失去了锻炼的目的了。
    不时有鬼影突入自己身前,张牙舞爪,模样凶恶至极,血目獠牙,裹挟着重重的血煞气息,令人极其不适。
    吴毅凝神静气,浑然不惧,回忆着之前目连佛祖讲道时的场景,口中念念有词,想要模拟出目连佛祖讲道时的声音。
    只是,除却前面几个字能够听见微弱的声音外,之后的几十字,无论吴毅如何言语,也无法发出声音来,好似哑了一样。
    这和吴毅在识海内模拟的场景完全不一样,果然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实战一遍才行,否则就是在走马观花,浑水摸鱼。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普愿尽法界,沉溺诸有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这便是目连佛祖传下的四十字真言,吴毅脚下生风,一边躲着鬼影刁钻凌厉的攻击,一边努力念诵着真言文字,吴毅隐隐感觉,四十字真言,一共八句四十字,可能每一句都能够演化出一个神通来。
    就当吴毅好不容易,强行念诵出第一句,也就是“愿以此功德”这句后,吴毅的内心就好像受到了一次净化一样,澄澈而空明,一股慈悲之意从身上散发而出,身周也有大团金光显现而出,这是功德金光。
    功德金光将吴毅全身笼罩覆盖住,形成一层护甲,鬼影扑在上面,锋利的鬼爪落在金光护罩上,连一丝痕迹也留不下。
    甚至于,这些鬼影触及功德金光,就如同冰雪被沸水灼烧过一样,消散为烟雾,不见半点踪迹,连退化为阴气也做不到。
    佛门功法,天然克制阴邪之物,果然不错。吴毅看到眼前景象,心中如是想着。
    有了这层功德金光,吴毅就好像拥有了一层无敌的护甲一样,朝对手冲撞过去便是,沿途所过,一切阴邪之物,尽数消散无踪。
    只是,那躲在背后的鬼物,到现在还不现身,只是不断幻化出鬼影与吴毅相消耗,这已经不能够用战斗本能来解释了。
    演武堂内幻化而出的对手,自然而然地继承并掌握诸多功法,对于六尘观弟子们所修炼的功法,也是一清二楚。
    这鬼物一定是看出了吴毅想要维系功德金光,就必须要时时刻刻念诵四十字真言,而念诵这等传承自佛祖的真言,对心神的消耗,是无比巨大的,断然不可能持久,就这样,鬼物也就拥有了反击的机会。
    吴毅想着速战速决,却被对方抓住死穴,和你打消耗战。
    值得一提的是,演武堂内的战斗,为了尽量使弟子拥有危机感,所以除非有一方落败至“死”,才会终结,不打败对手,就无法从演武堂内脱离开来。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一些六尘观弟子在演武堂内,输得实在是太惨,留下的心理阴影,伴随了他们的一生一世,制约着他们之后的修为进展。
    吴毅在演武堂幻化出的这方空间内,转了一圈,没有寻着鬼物真身,反倒是自己一直被鬼影消耗,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心神还能够坚持,只是吴毅却想引蛇出洞,蛮力不够,便以巧破之。
    卖了一个破绽,吴毅故意使灵机运转不畅,念动真言的过程中,也出现一丝微不可查的停滞,使得功德金光在那一瞬,略显暗淡。
    这个破绽施展而出,果不其然,没有骗到对面的鬼物,以洞天上真的精气神支撑,不过是交手个把时辰,哪怕四十字真言极其消耗精力,也不会这么快见底。
    吴毅没有指望对面就此被骗过,但是只需要让对方明白自己已经有坚持不下去的迹象就可以了。
    接下来,这丝破绽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短,吴毅就好似一个高超的钓客一样,等待着鱼儿上钩。
    只是吴毅不明白,他要钓的,其实是一只吃人的鲨鱼。
    一股微不可查的杀机掠过,吴毅尚来不及反应,身旁的功德金光即被击溃,若不是吴毅迅速念动真言,为自己贴身形成一道功德护甲,此刻,吴毅说不定就要被这只鬼物给分尸了。
    等候许久的一击,鬼物自然不可能如此轻易放弃自己的先手之势,发出幽幽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本来以为不过是普通的笑声,但是之后吴毅发现自己错了,这只鬼物修为强的一言难尽。
    这笑声,似乎也是某种咒语,能够召唤来地狱业火,阴邪之气暗淡几分,倒有几分净化邪祟之势。
    而有业火环绕的鬼物,以隔山打牛之功,好似无视吴毅的功德金光一样,一掌之余劲,重重地拍在吴毅身上。
    吴毅吐血而飞,到底是这次功德金光距离身躯过近,给了鬼物机会。
    一个鲤鱼打滚,吴毅也顾不上什么风度,急忙躲过随即而来的天降业火。
    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吴毅都是被鬼物追着打,当然,如果吴毅动用自己其他所学的话,也不至于如此狼狈,现在四十字真言只能够念诵出第一句来,手段无比单一,想要不被针对碾压都很难。
    这便是手段单一的下场,所以但凡修士,身上若是没有三四门手段,轻易之间不要出门。
    即便是号称敌人万法来,我自一剑去的剑修,流派内部,也有重剑,轻剑,杀剑,极剑,幻剑等许多种流派,很多剑修也是精修各种流派,不同的对手,选择不一样的应对办法。
    真正以单一手段应敌,那是双方的实力差距过大,一力破万法。
    在“死亡”的威胁下,吴毅极力想要念诵出四十字真言的之后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