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辟道立心 > 第八百六十一章:恻隐之心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沉溺诸有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吴毅在识海内不断循环这些文字,以他洞天的修为,莫说是倒背如流,便是穿插着来,也轻松自如。
    但是背地再好,念诵不出,也无用,吴毅还是深陷困境,难以自拔。
    其实,个中缘由吴毅心中也明白,自己将此法视为斗战之术,却舍弃了其感化天地苍生的煌煌正道,这是拿了芝麻扔了西瓜。
    然则等闲之间,想要拥有那等慈悲心肠,对于吴毅而言,不啻于登天之难,自己也不是没有回忆那些令自己感动的事情。
    功德金光一次又一次地被击溃,吴毅越发狼狈,而演武堂内的鬼物,幽瞳之中,满是扭曲的快意,是不屑,是傲然,是蔑视,是大仇得报的快感。
    前面几种心思还易于理解,只是最后一种心思,吴毅却是大惑不解,自己一直处于下风,也未曾羞辱过这鬼物,为何会出现大仇得报的快意呢?
    这鬼物乃是演武堂内演化而出,一切情感应该都是模拟出来才是,难不成另有隐情?吴毅心中如是想着,而越是想,吴毅就越是觉得有另一种可能。
    也许与自己对战的鬼物,并不完全是幻化而出的!
    这演武堂下,该是镇压有一些强悍之辈,或许是鬼物,或许是修罗,或许是夜叉,或是就是叛变的佛门弟子,如此一来,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演武堂内,几乎可以找到所有类型的对手。
    出现在眼前的鬼物,应该就是其中之一。如果此猜想为真,那么这演武堂,就是一处巨大的监狱。
    他们恨的,不是吴毅这样的挑战之人,而是演武堂这件威严的佛器,是当年将他们镇压在此的人。只不过,这丝怨恨,无法对演武堂发泄,只能够迁怒到吴毅这样的挑战之人身上。
    被镇压多年,他们的内心早已扭曲,就是在演武堂内等死而已,为了报复,就施展出各种变态的手段,折磨这些挑战者,带给挑战者们以巨大的恐惧。
    很奇妙,察觉出演武堂真正的秘密后,易地而处,吴毅对于之前被鬼物追着打的怒气,渐渐淡去,升起一丝恻隐之心,觉得他们可怜。
    说来也巧,就是这一丝恻隐之心,之前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四十字真言第二句“庄严佛净土”,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甚至第一时间,吴毅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此言一出,吴毅身上佛光大炽,比之之前,何止强烈数倍,功德金光铺展而出,成就一方佛陀净土,这方场景,本来是天昏地暗,阴风呼啸,但是这一刻,黑暗与光明并存,而光明的正中心,便是吴毅所在。
    在吴毅的身周,各种各样的梵文浮现而出,有些光明可见,有些暗淡不清,梵文撞击,会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来,而千万道梵文互相撞击,便是滚滚梵唱,好似有着千万位佛徒在吟诵佛经一样,震动诸天,场面无比令人震撼。
    一直处于下风的吴毅,顺势翻盘,佛光不断地铺展开来,这道神通,随着梵唱的推进,威能只会越来越强,想要克制,就必须要率先打断。
    净土界域延展,一切阴邪,贪嗔痴等恶念,尽数消除,鬼物没了挪移的范围,吴毅干净利落地解决了战斗,将那只鬼物镇压在自己的身前。
    佛光缭绕,朦胧阴气散去,出现在吴毅眼前的,是一张苍白而虚弱的面容,只是凶恶无比,嘴生獠牙,一对血瞳狠狠地瞪着吴毅。
    他明白,接下来吴毅可能就会像自己以往折磨其他六尘观弟子一样来折磨他,一报还一报而已,大不了一死而已,有何惧之。
    明白这些人所处的境地,吴毅心中那丝恻隐之心还没有散去,道:“你听不见我说的话,但是借唇语,也该明白我言语。”
    演武堂的模式,就是创造出一方虚假的空间,通过种种手段,使得对战双方能够保持原有状态,最大限度地模拟战斗,类似于操控一个不逊色于自己的分身去战斗,分身灭了对本身影响不大,但是可能会留下心理阴影。
    这种模式下,双方不能够听见对方说话,吴毅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演武堂为了不让自己的秘密暴露而出吧!但是通过唇语,还是能够感应到他们说话的内容。
    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斗中,又有几人会去观察对方的唇语,很多人都不认为对手是一个真正的生灵,只是一道幻象而已,连共同对话的基础也没有。
    此刻,吴毅将鬼物镇压下,说了之前一通话,对方眼神闪烁瞬息,显然听明白了吴毅之意,只是并没有作出回复。
    “能够告诉我你是如何被镇压到这里的吗?”
    对方的眼眸之中,满是不信任的眼神,索性闭上了眼睛,不言不语,一副老子任杀任剐,随你的便。
    对方这个态度也不出奇,被六尘观的人镇压在此,出现一个六尘观弟子(吴毅以佛法败他,在鬼物眼中,吴毅自然就是六尘观之人)询问他这个问题,更像是故意来羞辱他。
    “我修炼的这桩佛法,说不定可以救你脱离这苦海,你真的要一直沉沦在此吗?”
    沉默。
    “你有亲人吗?你被镇压在此,你不想念他们吗?”
    沉默加一。
    “你受何人教诲吗?不想要报答师傅之恩吗?”
    沉默加二。
    ……
    因为那丝恻隐之心在,吴毅就像是一个老妇人一样,叨叨不停,为他寻找出路,言辞不断,想要打动他,但是一切的言语,就好比泥牛入海,没有得到一丝回应,连个涟漪也没有泛起。
    吴毅的恻隐之心,终究只有一丝而已,不断地失败,带给吴毅以挫败感,同时心底也有丝丝缕缕“此獠好生无礼,又不是我的事情,我好心帮他,竟然不理睬我,不识抬举”类似的心思浮现而出。
    没有了那丝恻隐之心支撑,佛光净土逐渐消失,眼看这场尝试就要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