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连环妙计 > 六百三十七章:传说中的背锅
    “不对呀!你又在花言巧语骗我们!我之前好像听小桃说过……扈三娘的故事即便有些不符合逻辑,那也是发生在水浒前半部分的事情了……问题你不喜欢看得是水浒的后半部分呀!扈三娘和后半部分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怎么的?难道是扈三娘嫁给了传说中的矮脚虎之后……水浒对你就失去了应有的吸引力了?”宜将剩勇追穷寇,得到了小丫鬟的大力支持之后,大小姐立刻穷追不舍道。
    生命不息,抬杠不止……怎么滴?天生就喜欢和小坏人抬杠!
    地久天长,吃醋不停……怎么滴?天生就喜欢吃小坏人的醋!
    姐妹齐心,其利断金……怎么滴?不但要断金,小坏人心里的那些花花心思也要全部拦腰斩断!
    术业有专攻,小桃聪明伶俐,以后可以注意发现小坏人心里藏着的那些花花心思;而她武功高强,关键时刻可以仓郎一声拔出宝剑将小坏人的那些花花心思尽数粉身碎骨!
    哼!天堂有路你不走,蔡家无门偏要闯进来……这辈子你都给我老老实实的,甭想再蹦跶一下了!
    乱了!又乱套了!
    ……
    “咳!媳妇你瞎扯什么呀?我发现你最近也开始学坏了……不管有的没的,总喜欢往桃色事件上扯!我不喜欢水浒后半部分是因为宋江为人苟且,不讲义气!他一心找朝廷做大靠山也就罢了……平心而论,靠山谁不喜欢呀?谁不想有个大靠山呀?将心比心,这都是人之常情……就连躬耕南阳的诸葛亮都是如此!他当初手里拿着锄头三心二意地刨着地,心里却在偷偷想着找个大靠山呢!可是人家诸葛亮毕竟有文化,有底蕴,头脑一直都是相当的理智,知道良禽择木而栖的道理,即便心中急三火四的,面子上却仍然是不慌不忙,挑挑拣拣的,生怕找了一个不靠谱的做靠山之后一辈子都交代里面了;而宋江大老粗一个,他懂得什么呀?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看见一座大佛就想去拜一拜;看见一座大山就想去靠一靠……眼光决定人生,眼光决定命运……世上的大佛大山那是随便拜的吗?那是随便靠的嘛?自己有几斤几两心里没点儿那个什么数吗?可是心里没数,目光短浅的宋江永远都不明白这个道理!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没有那个文化底蕴就不要急赤白脸地往人家那个文化圈子里凑……那个圈子是你能混的吗?说句不好听的,最后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做鬼都要做一个糊涂鬼!人家诸葛亮虽然也找靠山……但是还有三顾茅庐的传说,人家骨子里透出来的是自尊;而宋江又是怎么找靠山的?肉眼凡胎的,遇见庙里的一个泥塑都当成了下凡的神仙……从始至终都透着一股子浓浓的卑微!”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伍果翻了个大白眼道:“可怜那一百零八将……不对!可怜宋江之外的那一百零七将,最后怎么选了一个要文化没文化,要底蕴没底蕴的宋江做大哥!结果怎么样?别人是传说中的开车;而宋江却是传说中的翻车……最后一百零七将都被他给一股脑地带进了大坑里!什么事情都要讲道理……找靠山就像是行军打仗的道理一样,必须要知己知彼,最后才能一找一个准儿的!而宋江完全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既不知己,又不知彼,即便是在半路上迎面遇见了一个泥菩萨也是不分青红皂白奴颜婢膝,纳头便拜的……无奈人家泥菩萨还带着几分的土性子,那些靠山根本看不上他……不但看不上他,还要故意刁难他,逼着他递上一个又一个的投名状……结果怎么样?打完这个打那个……好家伙,他以后他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天下第一高手吶?最后就带着兄弟一起跳进了方腊的大坑里……三国里始终讲究的是兄弟齐心,大家结拜成兄弟之后一起发家致富……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即便有的最后没富起来也是无怨无悔,因为他们都曾经为了自己的发家致富梦奋斗过;水浒后半部分呢?宋江为了一己之私把兄弟都给带到大坑里去了……一百单七将身不由己,折损大半,那些侥幸偷生的算你走运,这辈子再也不见;那些可怜挂掉的算你倒霉,下辈子重头再来……真是太坑了!以前听说过小说界有许多本坑书,却不知道四大名著之中竟然也有如此一个大坑书……我又不是傻子,看什么不好去看水浒后半部分的大坑书!嗯,我时常和你们说意境很是重要,这句话可是一句真金白银的!或许接下来的这句话有些偏激,不过大致意思我觉得还是可以的……这个世上越有意境的越自尊;越没意境的越自卑!”
    乱了!又乱套了!
    ……
    “果哥,按照你这样说来……诸葛亮是一个有意境的;而宋江则是一个完全没有意境的……”看到自家小姐自知不敌之后,小丫鬟在一边眨了眨大眼睛,及时提出了不同意见:“不过世上毕竟有许多没有意境的人呀!没有意境怎么了?没有意境也需要继续活下去的呀!所以说了,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宋江没有意境,还要怪那些大靠山太坏的!什么蔡京童贯高俅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这个锅应该蔡京童贯高俅那些奸臣来背才对呀!”。
    “咳!小桃,你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奸臣怎么了?奸臣也需要适合奸臣生长的土壤才能够生根发芽,茁壮成长的呀!对不对?你看三国作者这方面就写得十分爽快直白,书中开文便道……推其致乱之忧,殆始于桓,灵二帝,桓帝禁锢善类,崇信宦官……中涓自此愈横。你瞧瞧,这句话便有公正客观的史书味道;而水浒怎么写的?不痛不痒地把徽宗写成一个走街串巷的风流种子,一直被蔡京童贯高俅花言巧语地蒙在了鼓里……一切坏事都是蔡京童贯高俅做的,和徽宗就是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唉!皇帝的黑锅奸臣背;奸臣的黑锅宋江背;宋江的黑锅一百零七个兄弟来背……你说那一百零七个好汉又是招谁惹谁了?他们的黑锅又要谁来背呢?所以说了,我不喜欢看水浒下半部分……主要是不想看一百零七个好汉背锅!”伍果不慌不忙,振振有词道。
    “呸!谁愿意背谁就去背好了!反正我们家里三个就是绝对不背的!”蔡素真虎着脸蛋儿来了一句结案陈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