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惊风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劫雷不请自然来
    袁青峰一剑开天倒是有几分李太白的味道,只不过洛阳城上空被锁天大阵遮蔽。这一剑威力终究有些过犹不及,一旁的客栈掌柜早已惊诧于眼前这位北凉世子的惊世手段。
    城中杀人的传闻他倒是略有耳闻,但杀人这等寻常之事他早就见怪不怪了。自洛阳城破以来漠北叛军杀的人还少吗,但眼前这等一剑开天的手段实在匪夷所思更是见所未见。本还以为面前这一胖一瘦两道士是仙人下凡但却没想到身旁的北凉世子竟也是仙人化身。
    “世子,世子。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客栈掌柜小心翼翼的问道。
    “今日便算你造化且看我如何斩杀你眼中的仙人。”
    “你要斩仙?”客栈掌柜极为胆寒的说道。
    这一胖一瘦两道士的来意袁青峰早就了然于胸,阵灵石这等隐秘之事江湖上早就无人再提。可这瘦道士竟如此大费周折的布下这锁天大阵,如此看人这两人定是道阵宗的遗脉。
    “道友修为如此高深若是硬拼起来想必你我都无好处,还是化干戈为玉帛你我结个善缘为好。阵灵石本就是我道阵宗之物,如今物归原主也颇为符合江湖道义。”胖道士道士颇为圆滑的说道,这番话倒是说的滴水不漏。
    一旁的瘦道士闻言也是对其另眼相看,没想到这一路贪吃的呆子竟能说出如此深明大义之言。
    袁青峰不以为然的一笑缓缓说道。
    “这番说辞倒是巧妙异常,只不过对我这铁石心肠的人没什么用。我自小无父无母惯了,什么江湖道义兄弟情义在我这里都是狗屁。只有握在自己手里的才是最重要的。”
    袁青峰这几番话完全将自己塑造成这个无父无母的江湖无赖,倒是一旁的客栈掌柜闻言暗自佩服不已。在如此危急时刻,北凉世子竟还能如此淡定自若撒下谎言,实在令其佩服不已。
    “真是无赖,没想到江湖上竟有如此无耻之人。”胖道士愤愤不平的说着。
    随即瘦道士不再多言,手中已有细小裂纹的黑色小旗翻转几下。顿时一阵极为恶臭的乌云凭空出现,乌云中传来阵阵恶兽之音。
    瘦道士大袖一挥,如巨龙般翻滚的乌云冲着袁青峰便冲了过来。沿途上无论草木尽皆化为虚无,客栈掌柜此刻吓得面如土色而袁青峰却是剑锋一转剑意大盛。
    冷雨一剑,化作万道清风。
    绵密的剑招化为万道清风将这股噬人的乌云化为无形,这招冷雨化清风倒是袁青峰有感于陈肖那招折柳化青峰所演化而来。
    这逼人的乌云一被驱散,瘦道士手上的黑王旗便新增一道裂纹。这黑王旗作为锁天大阵真正的阵眼自然无比金贵,瘦道士也是靠这面黑王旗才将这锁天大阵运用自如。而眼下裂纹的一再增加便让这大阵隐隐有碎裂的危机,洛阳上空那细密的裂纹就是最好的证明。
    “师兄,这....”胖道士悄悄指了指天。
    一脸严肃的瘦道士依旧沉默不语,眼前这面容阴翳的少年有七八成的可能是那江湖上不出世的老怪。江湖上虽说难见返老还童神功可历朝历代还是有那么几位天资聪颖的江湖高手侥幸练成。
    “难不成,这次真踢到了铁板。”瘦道士心中暗想着。
    袁青峰的修为却是和其面向有些不符,可归根结底还是那句一物降一物的老话。正所谓一力破万法,道阵宗的宗法再精妙也架不住他人以力破禁。而当年道阵宗为天道所妒其后出手的正是江湖上崭露头角的剑宗,而恰恰袁青峰的剑道修为在剑宗都属于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所以瘦道士吃瘪也不足为奇。
    “我说道友还是趁早撤了这大阵,不然到时阵破人亡可是有些难堪了。”袁青峰学着胖道士的口吻假做苦口婆心的说道。
    胖道士闻言简直气的跳脚,瘦道士却是从怀里拿出一杆黑白相间的小旗。
    “师兄,你这是要....”胖道士眼中满是震惊,这杆黑白社稷旗乃是师叔祖耗尽无尽心血炼制。自拜入师门以来他也只有幸看到过一次。没想到师叔祖竟然连这等宝贝都给了师兄,看来真是对这阵灵石是势在必得。
    瘦道士一口精血喷到旗面之上,旗面的一边是雕龙画凤另外一边绘制的却是大夏河山。瘦道士的精血很快便被旗面吸收殆尽本来就栩栩如生的雕纹此刻更显妖异。
    随即瘦道士张手一抛,手中黑色小旗瞬息间便飞到洛阳城的正上空。旗面无风倒转一股股令人生畏的威压徐徐散发而来。袁青峰身上所穿衣袍无风自动,一股股熟悉的威压扑面而来。
    “倒是有几分当初凡尘历劫时的味道。”
    这黑色社稷旗本就有一丝劫雷蕴含其中,如今在瘦道士的精血催发之下这丝若有若无的天威更是凌厉异常。劫雷入器这等修为显然已不是常人能有。
    瘦道士此刻一脸前所未有的肃穆,那深陷的眼眶看起来更平添几分威严。高耸的颧骨此刻看起来更是极为可怖,随即瘦道士口吐人言的说道。
    “凡人历劫,万骨无存。”
    声落,久违的劫雷凭空出现。
    轰隆之音更是震耳欲聋,劫雷倒是后发先至。一道青色劫雷随着瘦道士言毕应声落下,袁青峰仰面看着这道青色的劫雷淡笑道。
    “久违了,只不过和真正的劫雷还是相差甚远。”
    言毕,剑意升,剑鸣起,剑锋锐,剑无痕。
    刹那!
    摧锋和刺骨的二者融合,一剑刹那,以剑开天。
    那道看似威力极大的劫雷被袁青峰手中的不争剑给应声斩成两半,就连空中的锁天大阵也被这惊人的剑招给斩开一道颇大的口子。而空中那杆黑白社稷旗也仿佛如失了魂一般凭空掉落在瘦道士的面前。
    而心神巨震的瘦道士此刻也是一口鲜血喷出,颓然倒地。胸口处那道清晰的剑痕十分显眼,袁青峰的那一剑早已斩断他的心脉。
    “师兄!师兄!”
    胖道士凄厉的叫喊声回荡在瘦道士的耳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