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战国我为王 > 第五百章 怪异的婚姻
    半个月后,郭立返回到了邯郸,一回到邯郸,赵王迁便直接召唤郭立,郭立如同凯旋归来一般,意气风发,走起路来都带着风,刚进入赵国宫殿便引起所有人的瞩目。
    郭立一甩披风,行礼道:“末将,郭立,拜见王上。”
    赵王迁见到郭立前来,也是大喜过望,连忙从王座上站起来,前去扶郭立起来。
    “免礼,免礼,郭立啊!本王听说你灭了数千叛军,可否是真?”
    赵王迁他可是一直记得当初那伙叛军大闹邯郸城,可谓是让他丢尽颜面,他无时无刻不想着灭了那伙叛军,现在知道郭立灭了数千叛军,他可谓是大喜过望。
    郭立一脸严肃,抱拳道:“回王上,微臣不辱使命,微臣率军追击潜入邯郸叛军,终于在浦县追上了潜入邯郸的叛军,怎知叛军居然在狼牙谷设下埋伏,微臣率领我大赵将士奋勇杀敌,终反败为胜,经一战,歼灭叛军七千八百五十九人,这七千多名叛军乃叛军最精锐的,匪首之一的猴子也被微臣斩杀,剩余的叛军现已经成为受惊的绵羊,只敢窝缩在草原中。”
    郭立脸不红,心不跳,直接把杀死几百的默军说成七千多,而对于自己的伤亡却只字未提。
    郭立刚说完,郭开又站了出来,一脸得意道:“王上,犬子灭了近万的叛军可谓是大涨我军士气,现如今我大赵将士一个个斗志昂扬,恨不得立刻上战场与敌厮杀,而燕楚魏齐四国援大将得知我大赵战绩,无不拍手称赞,对我大赵也是另眼相看,而秦人那般更是被我军士气压的只敢固守,不敢与我军厮杀。”
    郭开见自己的儿子取得如此战功,更是神采奕奕,直接把郭立所报的杀敌数千给说成近万,这让赵王听了更是心情舒畅。
    “好,好,好,非常好。”
    赵王迁连说几个号,拉着郭立的手,得意道:“你们瞧瞧,郭将军才是本王的福将,你们应该好好学学。”
    一名大臣站出来,一脸谄媚道:“王上得此神将当着是我大赵之幸,我大赵百姓之福啊!”
    “哈哈,没错,说的好,也是寡人之幸,有郭家父子,我大赵何愁不兴,何惧外敌,今,寡人设宴,为郭立接风洗尘。”
    赵王迁放声大笑起来,仿佛只要郭家还在,他的好日子就不会断送,而其他大臣也纷纷附和。
    郭家父子更是得意万分,一国的王上亲自设宴接风洗尘,这是何等的荣誉,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就在赵国王朝上下热闹非凡的时候,远在草原之上的平原城也是人影密集,二愣子带着七万大军可谓是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平原城。
    当得知乐
    建并没有率全部大军返回,而是留下一半人与东胡匈奴对峙,二愣子还把乐建的原话告诉他,经过一段时间,默尘已经从刚开始的悲愤欲绝中清醒一些,经过二愣子这些将领一说,默尘也意识到全部调回与东胡匈奴作战的大军是什么后果,对此,默尘也没有反对乐建的做法,反而很是赞同,不过不管怎么说乐建都是违抗了自己的命令,默尘思虑一番之后,只是宣布乐建的处罚等日后再说,毕竟现在他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平原城之中也是热闹非凡,大街上除了默军将士之外,还有已经安居在这里的平民百姓,密密麻麻的到处是人影,家家户户都绑着大红布条,大门之上也是挂着红布,如同过年时候喜气洋洋,只是与装扮比较,每个人脸上带着的却是与装扮完全不搭配的哀伤。
    默府也是如此,整个默府被红绸喜联打扮的是喜气洋洋,一桌桌酒席摆满了整个默府大院,可是没有一个人去动一下桌子上的美味佳肴,而是一个个目不转睛盯着默府大堂,而更怪异的是,默府前院,后院,甚至府门之外居然摆放着一具具石棺,而大堂之中,更是摆放着一口青铜打造的双人巨棺,棺上棺中也是布置的十分鲜艳。
    这些石棺是默尘让那些俘虏的匈奴人凿出来的,而青铜棺更是铁匠带人赶制出来。
    在青铜棺旁边躺着两个身穿红衣大喜的人,应该是说尸体,两具尸体被一层层布包裹着。默尘轻轻为一个身穿男喜服的尸体整理好衣服,轻声细语道:“猴子,你以前经常说想娶青青姑娘,今天大哥为你作主,为你们举办婚宴,希望你们在下面要……要好好的,如……如有来生,我……我们还做兄弟。”
    默尘声音都有些嘶哑,自从猴子战死之后,他到现在都没有谁过一次好觉,哪怕身体强悍的他也不免的出现,而他的声音虽小,可大堂之中的人都听到,让一众将领无不黯然落泪。
    “默尘哥哥,猴子知道你为他做的这些一定会很高兴的,默尘哥哥,你别难过,猴子肯定不想看见你伤心难过。”赢玮琳抹了一把泪水,安慰着默尘。
    “是啊!将军,您要振作起来,平原城上上下下几十万人还需要您带领他们。”白亚梅也是轻声道。
    “没……没事,今天是猴子大喜的日子我怎么会伤心,我只是,只是眼睛有点进沙子。”默尘便擦了擦脸上的泪,挤出一丝笑容。
    一名中年妇人看了看天色,小声说道:“大将军,吉时已经到了。”
    “恩,开始吧!”
    默尘整理了一下衣服,端坐在大堂主位,而白亚梅与赢玮琳分坐两边,胖虎与狗子两人赶紧上前搀扶起猴子,而一边的小青也同样在小玉与一名女兵的搀
    扶起来。
    中年妇人见一切准备就绪,清了清嗓子。
    “一拜天地”
    “……”
    随着中年妇人的引导,一场怪异的婚姻徐徐展开,又缓缓结束。
    待到仪式结束后,猴子与侍女青青被放进青铜大棺之中,盖上棺盖之后,十数名虎背熊腰力营大汉随着一声令下把青铜棺抬了起来,默尘亲自在前面领路,胖虎这些将领尾随其后,随着青铜棺被抬出府外,一具具石棺也被抬了出来,一路上,所过之处,无人不伤感,无人不落泪,但没有人哭泣,因为今天是神箭师团猴子将军大喜的日子,所有的人都默默跟着队伍一路前行,一直到了那个早已经被挖空的铁矿之中。
    青铜大棺被抬进去之后,尾随的是数百具石棺。
    默尘把废弃的铁矿洞当成了战死将士的安眠之处,而平原山后山的这座大矿山则成了默军将士的陵墓,陵墓的出入口有一扇巨大的青铜大门。
    默尘一直出来之后,一直紧盯着矿洞之中,直到巨大的青铜大门关上,默尘依旧紧盯着不肯移开视线,仿佛眼前有一个活泼好动的人影站在他眼前,不知不觉中,一滴泪水又滑落了下来。
    “默尘哥哥。”
    一只玉手轻轻的为他擦拭着脸上的泪水,这一下就把默尘拉回了现实。
    默尘定眼一看,就看见赢玮琳一脸关切的目光。
    “呵呵,我……我没事,刚才……刚才风有点大,眼睛进沙子了。”
    默尘挤出一丝笑容,用衣袖擦了擦脸,干笑道:“呵呵,这……这里沙子有点多,风有点大啊!”
    众人看着平静的四周,风平浪静,不仅没有沙子更没有风,可是就没有一个人去点破,每一个人都是一脸悲伤。
    默尘看见众人如此,一脸不悦道:“瞧你们,一个个哭丧着脸干什么,今天是猴子的大喜的日子,你们应该告诉。”默尘说着说着,发觉自己眼睛又开始发热,赶紧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天色不早了,都散了,这几天大家也累了,都回去睡觉吧!”
    默尘说到这,扫视了一眼众人,眼中闪过浓烈的杀意,冷声道:“告诉将士,好好睡,怎么说青青都是郭府的人,青青与猴子大婚那么大的事郭府怎么能不知道,睡好了,明天我们要把猴子大婚的消息告诉郭府。”
    听到默尘的话,在场的人都精神一震,轰然领命。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