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修仙归来之都市至尊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背后黑手
    “男朋友呢我是没有,不过你二哥眼光那么高、怎么会看得上我这样的小女子?”丁彩怡酸溜溜说道。
    “那时候你不是说你要独身主义吗,最后也影响了我的婚恋观念。”林火惊奇看着丁彩怡:“现在你又冒酸气,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
    “那时候不是害怕你被学院里的美女晃花了眼嘛,所以就略施小计让你好好学习做正事。”丁彩怡有点不好意思:“要是真的对你的观念产生了负面影响,大不了补偿你、给你当女朋友算了!”
    “你的套路好深!”林火看着丁彩怡,脸上都是哭笑不得的表情。
    “哇塞好棒!”林灿看看丁彩怡、又看看林火,开始大声鼓掌:“缘,妙不可言!这回我相信了!不过二哥你还要感谢一下我,要不是我缠着你让你带我出来玩,怎么会遇上这样的好事!”
    “你给我闭嘴!”林火呵斥一声,闷闷说道:“怎么感觉我有点受伤呢?”
    “晚上请你们吃大餐,顺便补补你受伤的小心脏。”丁彩怡已经从一丝小尴尬中恢复过来,又恢复了豪爽的本色:“不要以为只有你吃了亏,本大小姐似水年华都为了你耗掉了一大半,我找谁说理去?”
    “你可以跟我来说理啊,看看谁有理……”林火还要说话,林灿伸手捂住他的嘴巴:“二哥你省省吧,像个女人一样的抱怨解决不了问题。我看你还是赶快接受了彩怡姐这个高端上档次的女朋友,让我也高兴高兴!”
    林火终于住嘴,丁彩怡仰头看着天空没有接话,气氛有一丝小小的尴尬。
    林灿看看两个,忽然神秘一笑:“彩怡姐,现在还不是吃大餐的时候。今天晚上我们简单吃点东西,然后还要去执行一项重要的任务。”
    “什么重要任务?”林火和丁彩怡同时愣住,一起盯视着林灿。
    “走,先找个地方填一下瘪瘪的肚子,我再把情况跟你们说一说……”
    午夜十二点,医院里恢复了平静。现在是假期、住院的病人相对较少,空出了很多空的床位。
    田茜看到爸爸已经沉沉睡去,这才闭上病房门,走到斜对面的一间病房。那里有两个空的床位,并没有人住院。整天的担惊受怕让她筋疲力尽,很快就躺在病床上沉沉睡去。
    走廊里的灯暗了下来,护士站的护士趴在桌子上打盹,到处都是一片宁静。
    忽然,医院走廊一侧的通道门被人推开一个缝隙。一个高大的黑影闪进来,他脸上蒙着一块黑布,只露出两只闪闪发光的眼睛。
    黑影似乎早就探明了自己的目标,快步走到田馆长的病房前,飞身闪了进去。
    病房里静悄悄一片宁静,只有田馆长略显急促的呼吸声。黑影快步走到田馆长床前,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早已备好的细小注射器。
    他伸手拔掉针头上的保护套,在微弱灯光下弯腰细细查看田馆长的静脉,然后伸手扶住他的手腕,把注射器向他的静脉刺了过去。
    “咳!”在田馆长病床旁边的布幔后面,忽然传来一声轻轻的咳嗽。但是在这寂静的病房里,咳嗽声对黑影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
    他猛然抬头向布幔看去,向着病房门口方向飞快退却。病房门打开,林火、丁彩怡、田茜一起从门外进来,伸手打开病房的大灯。
    第一百一十八章 背后黑手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刺眼的白光把病房照得如同白昼。黑衣人惊慌失措,飞快把注射器装进自己的口袋。
    看着他熟悉的身影,田茜已经大声叫了起来:“你是……你是健生!可是……你为什么打扮成这个样子?”
    “还是请田馆长来解释一下吧。”布幔拉开,露出林灿平静的脸庞:“这位先生,你的面罩也可以取下来了。”
    田馆长慢慢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下屋里的光线。他惊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所措的转头看着屋里的人:“发生了什么?病房里怎么这么多人?”
    “这位先生想要做点事情,我们阻止了他。”林灿走上来扶田馆长坐起来,又给他加了一个枕头、让他依靠在床头。
    田馆长看着站在对面墙壁前、身穿黑衣蒙着脸的高大身影,脸色一片煞白。
    他死死盯着那人注视了好久,这才像一颗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下去,口中喃喃说道:“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人和人之间的信任,难道真的比一层纸都要单薄吗?”
    “你!”田茜冲上来,一把抓去黑衣人脸上蒙着的黑布。一张白皙的脸庞出现在大家眼前,田馆长脑袋一晕,差点昏厥过去。
    “刘健生,这一天多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田茜大声斥问:“怎么现在又出现在我爸爸的病房里,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刘建生、田茜的男朋友,佝偻着高大的身躯,好像一下子矮了半个头。
    “我来猜一下吧,如果不对别人可以补充。”林灿站在病房中间,就像运筹帷幄的诸葛亮在侃侃而谈:“田馆长发现了玉筹的秘密,猜到它们的用途。
    他把这件事告诉了田茜的男朋友刘建生,结果刘建生想出一条发财的妙计。”
    田馆长和刘建生闭着嘴巴,都没有说话。
    “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吧,具体细节我不可能猜的太好。”林灿继续说道:“放假了,博物馆里人少好下手,而那个玉柱应该是开启机关的关键,没有办法复制。所以刘建生就想出了盗取玉柱的办法。
    其实这个办法还是比较巧妙的,而且我觉得你肯定做的是电子、网络方面的工作,否则你不可能这么专业。”
    依然没人说话。
    “那个给警卫送快递的人也是你吧?”林灿想了想:“你们找到了一些东西吧?要不然不会出现灭口这个情节。
    含辛茹苦、希望自己女儿过上幸福生活的老父亲,差点被埋在幽深的山洞里闷死,这辈子都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尸体。他过于相信自己的准女婿,没想到他昧了良心。”
    “怎么会这样……”田茜身体摇晃,几乎就要晕厥过去。丁彩怡扶着她在旁边的病床上坐下,轻轻搂住她的肩膀安慰。
    “没想到我们居然找到了那个藏宝的地方,而且成功救出了田馆长。”林灿看看田茜:“田馆长获救的消息,是你打电话告诉刘建生的吧?”
    田茜微微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