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捡漏 > 4210 金爷你的手
    因为在戴了手套之后无法感知藏在土壤中的某些细小的物品,从而导致错失最重要的文物和国宝。
    看着金锋出手入棺,土坑上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毫无疑问,这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成功失败就在这几秒的时间。
    一百多天的努力,无数人的心血,几百亿的支出,金爷的黄图霸业,就在这探手之间。
    被驼背压得如同走兽一般的阿克曼艰难的挺直身子,攥紧双拳,身子都在颤栗。
    这时候金锋探手出来,手里拿着一根两尺来长的木杆。
    一下子周围的人都懵了。
    “权杖!”
    “菲米自己做的权杖!”
    阿克曼轻声细语的解释让众人松了一口气又生起重重担忧。
    权杖之后又是一个烛台和铜铃,还有一本圣经。
    这时候金锋换了一个姿势,双脚单手平平搭在棺椁上,右手摸完菲米尸身右边,又换左手摸菲米尸首左边。
    金锋的速度很快,左手摸完提起来的那一秒,土坑上的人心跳都已经停止。
    可惜,金锋的手中同样没有任何东西。
    阿克曼收紧眼瞳,身子开始打起了哆嗦。径自软软跪倒在地。
    没了!?
    没有!?
    这怎么可能?
    涛细棍和曹养肇两个人面面相觑,满脸不信中又复生起最深的失望。
    连菲米的棺椁都没有!?
    那赎罪金板又去了哪儿?
    四肢打在棺椁上的金锋似乎变成了石像一般,摆着奇怪的姿势。略摸挺直了数秒,金锋右手撑着身体,左手拿着四指宽的绳带再次探下去。绳带穿过菲米的后颈再取出来。
    随后,金锋左手撑着棺椁,右手收拢绳索,将菲米的湿尸头部硬生生抬将起来。
    这是很有讲究的技术活!
    以往有的盗墓贼专门专盗新坟新棺,而且这种盗墓贼往往都是吃独食的一个人行动。
    在把坟扒开棺椁起开之后,盗墓贼会先拿摆在死人脑袋左右两边的陪葬品,然后再从头到脚依次取其他物品。
    像是大户人家的死者,他们身上往往都佩戴着值钱的饰品。
    但死者躺着的话,有些饰品就不好取。
    这时候盗墓贼就会爬进棺材里坐在尸体的腿上,用绳索将尸体拉起来抱着尸体,从而将尸体脖子上的各种值钱金饰项链轻松取出来。
    有时候死者嘴里还含着含口金和含口银或是含口珠,如果在死者躺着的时候去拿的话,有的金子珠子就会滑入咽喉。
    把死者扶起来之后再去取的话,含口就会吐出来。
    在一些县志和地方志中还记录有不少盗墓贼因为见色起意,做不可描述之事的。
    曹养肇和涛细棍都是老鸟中的老鸟,但金锋这样的拿宝他们还是第一次见。以往,都是从老辈嘴里听说地方。
    菲米湿尸抬起之后,金锋左手探进水中搜索。
    忽然间,金锋赢痩的身子骨一顿,绳索径自松开。菲米的湿尸顿时落回棺椁中,溅起一幕水花。
    “金爷,你没事吧!”
    “金爷——”
    涛细棍惶急急切叫着就要跳下去帮金锋,却是在那一瞬间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着激荡的水花中一幕金光闪烁,晃花自己的眼睛。
    “金板!”
    “金板!!!”
    随着金锋左手缓缓提起,一块金板慢慢跃升出水面。
    现场顿时传来抽冷气的声音,几个人目不转睛盯着那块金板激动万状。
    当即之下,阿克曼就跪拜下去,十指紧扣唱起了哀婉悲壮的颂歌。
    金板搭在棺材边缘,金锋手握金板一点一点站起,双手吃力捧起这块金板,嘿嘿嘿的笑出声,嘶声叫道:“任你藏到地狱,老子还是把你扒出来了!”
    “老子,还是把你找出来了!”
    “哈哈!”
    “嘎嘎嘎……”
    “啊啊啊啊——”
    曹养肇身子骨软倒在地,用尽全身力气攥紧拳头却又在瞬间全身气力消散,老泪盈眶。
    涛细棍几个人更是笑得乐翻了天。
    金板的两面光华无比,完全没有传说中的任何图案。
    看金锋捧着金板异常吃力的样子就可以看出这块金板的重量,似乎超过了黄金。
    淡淡殷红的红布下,金板溢散出一种无法用言描绘的诡异光芒。别样的光芒吸引了阿克曼的注意,阿克曼死死盯着金板,眼瞳中径自闪耀出从未有过的神光。
    心头一个声音在语无伦次放声狂吼!
    “精金!!!”
    “精金板!”
    “我们都错了。我们都错了!”
    “那不是黄金。那是精金板!那是精金板呀!”
    “找齐了。找齐了!”
    “审判日就要到了!审判日就要到了!”
    红光照耀,棺水荡漾,棺椁中的菲米湿尸似乎在愤怒的挣扎扭动,想要突破桎梏想要把赎罪金板抢回来,却是最后依旧徒劳无功。
    双手磋磨着这块特殊材料的金板,脑海中往事历历,一帧一帧回放。
    从南极的十诫石板到第一只天使号角,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一切的一切,到今天,终于走到终点。
    期间历经多少的艰辛,多少的血泪,多少的生死,到这一刻,都得到了回报。
    “老子,老子……”
    嘴里连着说着几个老子,金锋声音有些哽咽。
    “是时候了……”
    心里默默念着这句话,脑海中似乎浮现出约柜所有组建组合一起所产生的毁天灭地的画面。
    金锋将沉重出奇的的赎罪金板举过头顶,低头对着那菲米湿尸咧嘴一笑:“谢谢!”
    “哈哈,哈哈哈……”
    棺椁水波荡漾扯着菲米湿尸的面容,似乎在这一刻菲米也咧嘴笑了起来。扭曲而变异。阴森到爆。
    “拿着!”
    “好勒!”
    金锋双手举着赎罪金板递给涛细棍!
    就在这时候,忽然间一条黑影从曹养肇身边窜了过来,电射扑向金锋。
    “蛇!”
    “金爷小心!”
    滋——
    呜——
    两声急促短暂的嘶鸣起处,那黑影依然扑至金锋面前。张口就咬!
    异变乍起,涛细棍曹养肇和朱永革先后动手去砍那条毒蛇。
    电光火石间,只见一道青红之光一闪而没。
    一蓬鲜血满天飞溅!
    曹养肇已然抬手扣住毒蛇身躯猛往后扯。
    逮住毒蛇身躯入手处的那一瞬间,曹养肇心头一凉:“鳞甲!”
    “这是什么蛇?”
    曹养肇手中握的是毒蛇最粗的躯干处,以曹养肇的一只手径自握不过来。心头更是一惊。
    几乎就在曹养肇出手的同一瞬间,朱永革的手刀就已经提了出来砍在毒蛇的上半截。
    两个人低头一看,狂跳不已的心脏一下子放松。
    这头蛇蛇头已经被斩掉,只剩下无头躯干在痛苦挣扎。
    再看第二眼的时候,两个人又复吓了老大一跳,重重的抽起冷气。
    这是一条所有人都没见过的毒蛇。它的体长足有三米长,通体赤红,躯干也超过了曹养肇的手臂粗。
    最骇人的,是它的鳞甲。
    它的全身铺满了指甲盖般大的鳞甲。而且在它的腹部也长满了一层层密实的鳞片。
    最叫人恐惧的是它的通体赤红。颈部血红,驱赶赤红,就连腹部也呈现出最慑人心魄的潮红。
    在众人的印象中,还从未听说过有着通体都是一种颜色的毒蛇。好像,只有龙虎山的镇山神兽黑曼巴。
    “金爷,金爷您没事吧?”
    “老板。你怎么样。有没有被毒蛇咬到?”
    “金先生,你有没有事?”
    那头毒蛇的身躯在地上疯狂的扭动,鲜血飙淌,恐怖到爆。而金锋依旧站在棺椁上,将金板安全交到涛细棍手中。
    “老子没事!”
    这时候,张零颤抖声音传来:“锋哥,锋哥你的手。你的手!”
    灯光照耀起来,所有人一下子都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