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九零空间小神医 > 第六四八章 林家老两口上门
    安夏想了许久,也想不明白,林家怎么变得如此有钱,于是她找了个借口,跟着林月娇来到上房,此刻屋里只有她和林月娇,林月娇易冲动,兴许能说出点什么。
    “林月娇。”安夏在客厅喊住她,“你怎么不上晚自习?难道已经放弃学习了,不过这样也好,反正你也考不上大学,一辈子只能当个工人。”
    林月娇猛地停住脚步,转过身来恶狠狠地瞪着安夏,但很快她就笑了,“随你怎么说,我能不能上大学,你等着看吧,告诉你我不光能上大学,我还能上好大学。
    你一个乡巴佬知道什么,我这身衣裳你知道什么牌子吗?知道这件毛衣多少钱吗?不就是考了几个第一,那又如何,就算你以后有个好工作,还不是要被人管着,而我就不同了,以后我什么都不用干,我的生活……”
    林月娇突然察觉自己失言,“反正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安夏眉头紧皱地看着林月娇走进自己的卧室,林月娇的话是什么意思,她能上好大学,就她这成绩,毕业都费劲,怎么突然就能上好大学了?而且她明显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今晚林家气氛很好,林荣伟一晚上都笑眯眯的,许美凤对安夏关心有加,林月娇没有再跟安夏扯皮,当然安夏也发现,林荣伟对林月娇也很好,一切都很好。
    安夏觉得自己回了趟农村,再回来林家仿佛变了样一般,甚至对于她提起成绩,隐射林月娇应该上晚自习,都没能引起林荣伟的怒火。
    晚上躺床上,林荣伟把自己提副科的事情告诉妻子,许美凤听了欣喜若狂,别人她不知道,二姐夫算是提的快的,也是干了一年多的主任科员才提了副科,丈夫三个月就提副科,自家要走大运了。
    “美凤,虽然安夏不是我亲姑娘,但我觉得她非常旺我,她来了我提干了,现在又要往上调,咱们好好对她,把她留在家里,我那儿子是指望不上的,娇娇你又希望她留在帝都,咱两老了身边儿总要有个人照顾,安夏就很合适,对孩子好点。”
    许美凤心里皱眉,她现在是巴不得把安夏撵出去,萧家血也验了,安夏没有利用价值,放在身边儿反而是定时炸弹。
    前两周好在安夏回去了,否则自家给萧家送行那一天,全家都出去,就连林月娇也请假,如果被安夏知道,她肯定要弄个清楚。
    而她不在,自己连解释都不需要想,着实过了几天清闲日子。
    “荣伟,安夏不是省油的灯,再说你提起来,是你自己的工作能力被领导发现,跟她有什么关系。”
    林荣伟努努嘴,没告诉妻子真实原因,他提干的真实原因其实两次都是因为安夏,给了他一套完备的企业管理内容,他是凭借工作实力提干的,不过这实力几乎全是安夏的。
    “让你对她好点怎么就这么难?再说娇娇也是顶替了她的荣华富贵,咱们照顾她一辈子,也算对得起她了。”
    “你听听她今天吃饭的时候说的那些话,明着就挑拨你和娇娇的关系。”
    “那怎么叫挑拨,她也是关心娇娇成绩,你这人怎么好赖话听不出来。”
    林荣伟烦了,夫妻座谈会谈崩了,许美凤转过身背对丈夫,她也恼了,什么叫自己听不出好赖话,明明是他看不出安夏的恶毒。
    这一生气,许美凤跟林荣伟几天没说话,林荣伟渐渐察觉妻子的怒意,这让他更生气,对安夏好点怎么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反正他觉得安夏来了之后,自己的一切都无比顺利。
    这几日他看出来了,就连以前对他爱答不理的正科,现在见了他还会主动打招呼,说两句,而其他副科和主任科员,虽然眼底藏着赤果果的嫉妒,但面对自己的时候,脸笑得跟朵花一样。
    他也知道有很多人不服气,偷偷打自己的小报告,还有人告到上级官方部门,但谁让自己的业绩强,自己做的三套管理体系,都被上级部门拿去学习,如果有可能还会推广,这就是能力。
    让他们这些人嫉妒去吧,他突然想到安夏以前说过的一句话,只要他想,副科、正科、副处,她会送自己一步步走上去。
    难道自己也有当副处的一天,光想想林荣伟就激动不已。
    坐在办公室里的林荣伟正心潮澎湃地畅想未来,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接起来一问,妻子打来了,说自己父母来了。
    爸妈来了?林荣伟关了门赶忙回家,还没到家就听到屋里穿出自己妈的声音。
    “你这衣服是怎么洗的,领口都没搓干净,还有衬衣要熨平整了再叠好放进柜子里,你怎么熨都不熨就这样叠吧叠吧放起来,这样衣服穿起来全皱了,我儿子现在是领导,你是不是故意让他丢人呢!”
    听到母亲张口闭口说自己是领导,林荣伟心头一惊,妈声音这么大,左邻右舍都听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炫耀呢,这怎么成。
    他加快两步,推开上房的门,“妈,爸,你们怎么来了?”
    看到儿子回来,林老太耷拉着的眼皮先是一眯,然后立刻闪过精光,“儿子,你可回来了,你看看你媳妇,都多大人了,做事还这么差,还要我教,这一天天你的日子可咋过。”
    许美凤眼底翻涌着委屈,看了丈夫一眼,“妈,我去准备午饭,你跟爸看会电视。”
    “你看看,还没说她就不耐烦听,就要走,我跟你爸不该来,我两讨儿媳妇嫌了,老伴咱两回家吧,省的某些人看着咱们烦。”
    林老头瞪了眼许美凤,“我儿子的家,谁烦?谁敢烦!”
    此话一出,许美凤气得眼泪差点出来,没想到婆婆平日跋扈也就算了,一向老实巴交的公公,怎么能说出这种话,这不是估计说自己呢吧,不就是刚才他咳嗽的时候,自己侧了侧脸。
    “妈,你看你跟爸说的这是啥话,我跟美凤盼着你两来,只是房子不大住起来不方便。”
    许美凤立刻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