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其他类型 > 20年归来仍少年 > 第七百五十一章 Lebe?这是什么病?
    胡宛如去世后张琰爸爸妈妈退掉了租住的房子,搬到这里和张琰和嘉嘉一起住了。
    张有志每天都要去附近公园拉板胡,跟着自乐班一起唱秦腔,在公园里他跟大家也渐渐都熟悉了,对城市的生活在不知不觉中也就渐渐适应了。除了拉板胡之外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接送孙女嘉嘉上下学。
    嘉嘉模样俊俏,聪明伶俐,张有志特别喜欢她,经常给她教一些知识,讲一些故事,她的《三字经》《百家姓》和一些唐诗都是爷爷教给她的。嘉嘉非常喜欢爷爷,而她的快乐活泼也给家里带来了不少乐趣,每每看着嘉嘉一天天长大,越来越懂事,张有志心里就越发欢喜。
    自从查出患有肝癌之后,张琰心头一直压着一块巨大的磐石,无论走到哪里,挥之不去的忧伤都将他包围着,他不由得自主地会给自己计算着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日子,时时感到五雷轰顶,每次走到公司和家门口时他都要先停下脚步,怔一怔,调整一下状态。
    患上肝癌,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这天晚上张琰一回来,头发已经花白的妈妈奚秀红说:“琰琰,你最近一段时间瘦多了,脸色也不好,黑沉沉的,是不是病了?要不去医院看看?”
    “谁病了?怎么回事?”张有志一听这话赶紧从卧室走出来。
    “奶奶让爸爸去看病,说爸爸脸黑。”正在做作业的嘉嘉对爷爷说。
    “妈,没事。最近公司事多,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张琰说。
    “看你每天躲在卫生间,一进去就是大半天,你身体肯定有问题。琰琰,有些病是杠不过去的,你要是觉得身体不好,就先去检查一下,检查一下咱也放心。”妈妈说。
    “我知道。妈,我没扛,过几天再说吧。”张琰对着爸妈说,“下个星期我得出趟差,爸,妈,得辛苦你们把嘉嘉带好,她的作业一天都不能落,老师每天都在qq群里发作业呢,你们把嘉嘉接回来后得先登录qq群里看看。”
    “这个我知道。你就安心工作,嘉嘉我有呢。”张有志说,“对了,琰琰,今天学校又给孩子们检查视力了,嘉嘉的视力越来越差了。星期六你抽个时间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
    张有志又对着嘉嘉说:“把学校的检查单给你爸爸拿来。”
    “噢!”嘉嘉赶紧从书包里掏出体检单递给张琰。
    “嘉嘉说她眼睛胀,头疼头晕都已经好一阵子了,我去药店给她买了治头疼的药,但没见有啥效果。你去医院了把这病也给孩子检查一下。”张有志说。
    星期六上午,张琰带着女儿嘉嘉来到紫华市眼科医院,给她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后,医生看着厚厚一沓检查单说:“现在可以确定孩子患的是leber视神经萎缩。”
    “leber?医生,这是什么病?严重吗?”张琰急切地问。
    乖巧的嘉嘉文静地站在爸爸身旁,一声不吭,她跟在学校听课一样认真地听着医生讲她的病情。
    “leber视神经委缩也叫leber遗传性视神经病,最早由德国眼科医师leber发现的……”医生说到这里突然停下了,他看了看嘉嘉又看了看张琰,张琰立刻明白了医生的意思。
    “嘉嘉,你到刚才测眼压的地方先排个队,等会我们还要再测一次眼压。”张琰看着女儿说。
    “好吧。爸爸,你也赶紧来。”嘉嘉用乌黑的眼睛看着爸爸,通过目光跟他来了个约定。
    张琰抓住她稚嫩的胳膊微笑着点了点头。嘉嘉走开时轻轻转过身,冲着爸爸笑了笑着,嘴角的酒窝好不可爱。
    嘉嘉出去后医生拿着检查报告说:“典型的lhon首发症状为视物模糊,随后的几个月之内,将出现无痛性完全或接近完全的失明。”
    “什么?失明?”张琰立刻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不,不可能!医生,你是不是说错了?”
    “视神经和视网膜神经元的退化是lhon的主要病理特征,lhon发病年龄范围可从儿童时期一直到70多岁,虽然这种病通常在20—30岁发生,但小孩子发病的现象也是有过的。”医生突然问,“小孩妈妈的眼睛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她妈妈的眼睛从来都没有问题,也不近视。”
    “一般来说男性患病风险远远要比女性的大得多,你女儿患上这种病会是什么原因,这个还不清楚。”医生说着又拿起化验单和拍的光片看了看,“通常情况下是两眼同时受累,在一只眼睛失明不久,另一只也很快失明。”
    “医生,她还是个孩子,她的人生还没开始……医生,你想想办法,想想办法把我女儿的眼睛治好,她失明了可怎么办啊?”张琰激动地站了起来。
    “孩子本身患有青光眼,这个你知道吗?”医生问。
    “不,不知道。”张琰说,“上幼儿园时她妈妈给她查过一次……”
    “这样吧,你明天把孩子妈妈也带来,给你和孩子妈妈都查一查,看是不是遗传因素。”医生说。
    “她妈妈已经死了。”
    听到这话医生怔了怔便不再说话,他又对着电脑开着新的检查项目。很快,从打印机上吐出一张检查单。
    “视神经萎缩往往会有非常明显的视野缺损,上方或者是下方有一些区域是看不见的,或者就像有黑幕遮挡的感觉。”医生说,“散瞳查一下眼底,完善一下视盘oct的检查和电脑视野的检查,我再看看视神经萎缩的程度和视野缺损的范围。”
    又做了一些检查后,张琰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种病是不可逆的。大人和孩子还是要是做好心理准备,几个月或者一年以后,孩子的眼睛将陆续失明。”医生说。
    晴天霹雳!
    张琰的家庭雪上加霜!
    晚上,张琰把女儿哄睡着后独自坐在客厅里沉思起来。过了一会儿,幽静的房间里传来了他低沉的抽哭泣声。
    父亲张有志拉开卧室门走了出来,客厅里没开灯,一片漆黑。
    低沉忧伤的哭声让他感觉到了嘉嘉病情的严重,张琰从医院回到现在几乎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他脸上的难过和无奈就连女儿都能看出来,嘉嘉几次问,“爸爸,你怎么了?怎么一点也不高兴?是不是医生要让我戴眼镜?”
    张有志默默地走到沙发前,他摁下开关打开了吊顶一圈的灯带。
    泪水从张琰一天天变得暗黑的脸上流了下来。在淡淡的灯光下亮晶晶的。
    “今天到底什么情况?”张有志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