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追妻有道:总裁的独家专宠 > 第八百四十二章怎么办呢?
    她可真是有勇气,什么样的事情,都敢于去承认,去承担。
    秦笑笑不由得从心底里对路慧慧升起了一股敬意。
    “好啦,你别再对着我笑得这么灿烂了,好看到要炫花我的眼睛了。我说这么多,其实也没有什么意思,不过就是无聊,杂七杂八的随便乱说。”
    秦笑笑却真诚的定了眼眸:“多谢你。”
    “谢谢你让我又知道一种排解忧虑情绪的方法。”
    那就是把心中所担忧的,心底深处里所想的事情,通通都说出来,俗称的发泄。
    “你很聪明。”路慧慧回头拍拍秦笑笑的肩膀。
    悟性倒是好,也怪不得洛以琛一眼就瞧上了。
    “我回去上班了,对了孩子的满月酒记得给我派发请帖。”路慧慧一边说着,一边去开门。
    秦笑笑点点头。
    小包子的满月宴就定在明天。
    本来一个月的时候就该给他办,可是,却因为自已有些事情想不开,有些问题扯不清,洛以琛硬是将那个重要日子的时间给改了,这才选在第四十五天的时候。
    秦笑笑静下心来,叫来了陈慕,将一应的请帖,都派发了出去。
    “人不要太多,主要是关系亲近的。”
    这是秦笑笑的要求。
    给小包子的满月宴,还是不要太多陌生人的好。
    “知道了,咱们在这个地方还真没有多少认识的人。”
    陈慕不正经的朝着秦笑笑抛了一个飞吻。
    得到了秦笑笑的一个白眼。
    陈慕都快是有主的人了,居然行事还是这么不靠谱。
    “快办事去吧,别耽搁了。”
    至于秦正标和秦外公那里,当然得秦笑笑亲自去请。
    只是范英莲那里却有些小小的为难。
    如果说按照她的本心的话,她是绝对不愿意这样做的,好歹她也是一个有自尊的人,她是怎么也不愿意还要厚着脸皮再到讨厌自已的范英莲的面前去自取其辱的。
    可是,不去,怎么办呢?
    洛以琛会不会有意见,说自已亲自去请了娘家人,却唯独不去请他的母亲。
    秦笑笑的脑海里面急速的运转着,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已这些破事儿真多,心里抑郁一阵,又生怕让自已再度患了那种心理上的病,连忙将所有不好的心绪都是排解走。
    “我说太太……”秦姐抱了孩子上前来。
    秦笑笑不用看时间也知道是到了小包子吃奶的时候,连忙接过他,就喂起奶来。
    “这样吧,我下午要出门一趟,宝贝就交由你来带着。”
    秦笑笑将所有的事情,叮嘱好了,才出了门。
    秦正标所住的房子就在这栋公寓的后面,挨得十分的近,走路也就十分钟。
    还过,秦笑笑还不曾上楼,就正好看到秦外公坐在楼底下跟小区里面的人一起下着棋。
    “我将军,哈哈哈。”多老远就听到了秦外公那充满着魔性的声音。
    “外公。”秦笑笑上前去。
    秦外公好几天没有看到秦笑笑了,见她如今,身穿一件粉红的羽绒服,长长的头发披在脑后,脸上带着几分笑意,声音温柔,知道她是恢复了,心情就显得更好了。
    “好,呀,你们玩你们玩儿,我外孙女来了,我要走了。”
    第八百四十二章怎么办呢?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说着就领着秦笑笑上了三楼。
    楼层低,电梯也不用坐了。
    回去的时候,秦正标居然不在。
    “我爸。”
    秦笑笑一边问着,一边打量着房子里的情况。
    这是一个小两室,两房一厅,一厨一卫。
    里面的家具用的都是浅色胡桃木色,其他东西摆的也比较少,就显得这个房间里很是。
    “外公,你们觉得这里怎么样?”
    秦笑笑因为坐月子一直都没有出来,此时还是第一次来看到,不由得担心秦外公和秦正标有些住得不适应。
    “好啊,比你那里可清静多了。”
    一句话就击中了秦笑笑心底里的软肋。
    “你爸他去给他小外孙买礼物去了,不在家。”
    秦笑笑点点头,在沙发上面坐下。
    红色的皮质沙发,透着光亮,倒是很干净整洁。
    “明天爱特酒店,我跟阿琛开车来接你们。”
    秦笑笑心里便是这么想的,知道自已提出来,洛以琛也不会拒绝,就自已做了决定。
    “好,你放心,你爸脾气再倔,再坏,也一定会去的。”
    要是年轻时候的秦正标,大概脾气会更大一些,只是,毕竟还是年老了,火气要歇下去一些了。
    而且,为了秦笑笑,他倒是什么身段都入得下来了。
    秦笑笑又叮嘱了秦外公几声,就听得房门被打开了。
    “爸。”
    秦笑笑头也不抬,看到那人脚上的那双黑色带着钉扣的鞋子就知道是秦正标。
    “笑笑来了,这都出了月子了,身体可好些了,吃饭还能吃得下吗,睡觉了?”
    秦正标这样的范儿,你说他父兼母职,绝对没有人会怀疑。
    “爸,我好得很了。主要就是牵挂着你们。”秦笑笑上前接过秦正标手上的礼物。
    那是一个小巧的盒子。
    “我听说一般的小孩子满月,就送这些银饰挺好的,这玩意儿能够除湿气,还能让身体好。”
    秦笑笑笑笑,对于这些民间里的说话,反正也是听过就算了,平日里倒是没有多少人会当真。
    不过,看着自已那个在脸上已经显出了几丝疲惫之色,苍老之色的父亲,秦笑笑的心里头软软的,松松的。
    秦正标还跟她小时候那般,一如既往的照顾着她,看护着她。关心着她,甚至爱屋及乌,连她的孩子也是爱重有加。
    “孩子佩戴这些的确挺好。”秦外公见这父女俩,站在一起,左右看着,一句话也不说,不由得上前也接过,打开来看。
    “哟,还挺贵。”
    秦笑笑闻言看过去,上面的价签显示的是9999一套,喻意便是长长久久。
    “喻意挺不错的,别的咱们也都用不上。”
    秦笑笑盯着小小盒子里面银饰来看。
    只见上面放着的是一个小小的银锁,上面打着小包子的大名。
    而两侧边,则是手镯各一只。
    一个个都精致好看,秦笑笑看得很是喜欢。
    “谢谢爸爸,其实你去就去了,何必……”
    秦笑笑说着,有些不好意思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