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竟然是富二代 > 第五百八十五章 毅然离婚
    >>>
    却说这何白洁,一向也是在于大谦那里逆来顺受惯了,虽说与于大谦没有什么感情,甚至可以说是被于大谦逼着结婚的。
    但为**子,和别的男人有牵扯,这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因此不免有些不安。此时她被于大谦狠狠打了一巴掌,想的居然不是报复回去,而是先走了再说。
    这种逃避的念头,正是软弱无能的表现。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善良,正所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何白洁落得如此下场,自身的性格是很大一方面的原因。
    她若和著名的范八亿一样强势,动不动自己就是豪门,虽然也会向一些潜规则屈服,但绝对要比现在风光的多,也不会这么随随便便就遭到于大谦的虐待。
    何白洁想逃避,但是于大谦却不依不饶,冷笑道:“走?走得了吗?我今天还就不怕把事情闹大,反正原谅帽我都戴结实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于大谦的脸面,早已经都丢尽了,再多丢一点,却也不算什么!我倒想让大家看看你这个清丽脱俗宛若天仙的何仙姑,是怎么背着自己老公偷汉子的!呸!”
    于大谦说着,还啐了一口,表达对于何白洁的不屑。
    何白洁的面色愈发的苍白了。
    周围的吃瓜群众愈发的兴奋。
    甚至二楼、一楼的吃瓜群众都慕名而来,上三楼来看这一线女明星的热闹。若不是这水月洞天的服务员还拦着一些,恐怕三楼都要挤破门了!
    “于大谦!”倪若荣恶狠狠道,“你实在太过分了!华夏,不是你可以一手遮天的地方,娱乐圈,也不是你一手遮天的地方!我倪若荣这次重出江湖,就是为了白洁,也为了打掉你这个恶贯满盈的孽畜!”
    “倪若荣……呵呵,金牌经纪人,神之慧眼,何白洁的前经纪人。你算个什么玩意,也敢在我面前叫嚣,简直就是不知死活!”于大谦冷冷道,“我不管你以前和白洁是什么关系,但是何白洁现在是我老婆,你居然敢偷我老婆,你想好怎么死了吗?”
    “你老婆?我原本还不知道,现在我是知道了!你这个人,就是一只禽兽!”倪若荣憎恨的看着于大谦,恨不能把于大谦碎尸万段,“当年若不是你用我威胁白洁,白洁又怎么可能屈从于你?
    而且白洁与你结婚之后,你屡屡家庭暴力,虐待白洁。白洁的事业,也一落千丈!你……你就是一匹中山狼!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我势必不能让你如意!”
    于大谦冷哼道:“当年若不是何白洁苦苦哀求,我早就打压你,甚至把你灌水泥了!我给你一条生路,你却偏偏要自寻死路,那便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何白洁是我老婆,我想对她怎么样,就对她怎么样,就算我把她打死,都与你无关!但是你敢偷我老婆,这就是折了我于大谦的脸面,你以为你还有好果子吃吗?
    哼,我告诉你!从此之后,不仅娱乐圈,你混不下去!华夏,你也混不下去!甚至这个地球,你都混不下去!但凡有我于大谦在的一天,我都会让你连乞丐都当不成!”
    第五百八十五章 毅然离婚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真是吃了大蒜一样,口气大的很!”倪若荣根本不惧于大谦,他冷冷道,“何白洁她是一个人,不是你的物品!做为一个人,她有她自己的权力,你这样对待她,就是侵犯人权!你以为你是谁?大清国的王爷吗?封建王朝早就覆灭了,现在是新时代!
    而且我告诉你,我倪若荣也不是等闲之辈,好莱坞的哪个大佬我没见过。就说迪士尼的ceo罗恩.米勒不知道比你高到哪里去了,我和他谈笑风生!
    就算国内你能把我逼迫到绝境,大不了我去好莱坞另起炉灶,你又能如何?何况国内我身后有双子集团的董事长杨总为我撑腰,你跟杨总比,连一根毛都算不上!
    我告诉你,何白洁现在是我的女人,你等着打离婚官司就对了!黑的,白的,但凡你于大谦能够用的招,我都一一接着!
    从此之后,你再也不能伤害白洁了,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倪若荣一番坚决的表态,表达了自己与于大谦这个娱乐圈大佬斗争到底的决心和意志,这令何白洁感到十分欣慰,看着倪若荣坚毅的身影,她一时痴了。
    何白洁暗暗的想:“能有这样一个男人为自己挺身而出,面对强权毫不屈服,便是死了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了。既然若荣他都不怕于大谦,我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就是一死,共赴黄泉也不寂寞啊……”
    如此想着,何白洁的心中,彻底没有了对于大谦的恐惧。当下,何白洁抬起头来,对于大谦道:“于大谦,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我喜欢的男人,至始至终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倪若荣!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这些年,你在外面沾花惹草,肆意风流,在家里对我动辄打骂,我早已经受够你了!
    我从来就没有把你当成是我的丈夫,我们的婚姻关系也更像是一个笑话!这一次,就算我出轨,我净身出户,所有财产全给你,我们离婚吧!”
    何白洁也终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踏出这一步,对于何白洁而言,需要很大的勇气。以前的她,一直都是忍辱负重,一直都是苟且偷生。但是现在,她不再是过去的那个她了。
    爱情给了何白洁全新的勇气,她虽伤痕累累,却宛如重生一般。她现在,不怕于大谦,也不怕死,只要能和倪若荣在一起,便是无与伦比的幸福。
    这样的幸福,在人生短暂的光阴之中,多一寸,便有一寸的欢喜。反之放弃这样的幸福,得到的从来都只有无穷无尽的空虚与悔恨。
    这一刻,何白洁升华了,她觉悟了。
    是啊,她出轨了。
    但她出轨出的理直气壮,出的气动山河。
    于大谦的报复?
    不怕!
    世人的千夫所指?
    不怕!
    爱我所爱,和有情人,做快乐事,
    无怨无悔,至死不渝……
    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