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反套路救世指南 > 第496章 快乐的旅途
    “那是人的骨头吧?”洛晓颤颤悠悠地发出声音,她本来就维持着趴下的姿势,沙子就在自己的眼皮子下,从斜坡上掉落到更下方的深坑里。
    细碎的黄白沙子稀稀拉拉,缝隙里依稀透出了不少的白骨和布料。
    那横梁上其实也有一两段人骨,只不过凌央没提罢了,“不想加入他们的话,我劝你快点下来。”
    凌央已经跳到了门外,这出口通往的地方她没来得及看,就知道又是一个更大的空间。
    “怎么下去?”洛晓手脚发软,,那些沙子已经完全落到了底下的巨坑中,地板一声不响地开始回升。
    “跳啊,记得解开绳子,而且我劝你快点,如果你不想被困住的话。”凌央发现地板回升的速度还挺快的,不禁又催了一句,“赶紧,绳子解开,跳!”
    出口在地板之下,而洛晓则在上方,如果这块地板升到原来的水平线处之前,对方还不通过这扇门的话,洛晓就会同自己隔开。
    “好的,好的。”洛晓的思维能够冷静,但她的手抖得跟筛糠一样,凌央绑在她身上的绳结因为不断催紧的缘故,现在变得格外的牢固。
    “解开,或者从横梁上走到这边来直接跳。”凌央找到了身上的刀子,准备如果对方解不开的话,就让她移动到大门上方跳下来,再由自己割断绳子。
    “不够长啊。”洛晓居然还有空反驳凌央的建议,她终于把绳结解开了,地板已经快要回升到最初的水平面,而出口的双开门也正在重新合上。
    “跳啊,利用坡度滑出来,马上!”凌央急得又开始吼,她都快看不见洛晓的人在哪里了。
    咚一下,洛晓闭着眼睛跳下了横梁,这是个一层楼高的距离,她努力抱紧自己蜷缩起来的双腿,任它砸得多疼也不松开。
    洛晓感觉落地的那一瞬天旋地转,自己好像一颗皮球一样,掉在地板上弹了一下,然后向下滚去,接着又突然悬空起来,重重地跌回地面。
    身后的大门完全关上了,那个叫做飞沙的房间送走了这一波的客人,又准备好了迎接下一个闯进来的家伙。
    洛晓摔得够呛,凌央看都看得出来,她没料到地板会在大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塌陷,也没猜出倒完了沙子的它会即刻回升,一点也没有年久失修,零件老化的模样,动作利落得就像机关界的辻栢杄。
    “我本来打算让你吊下来的。”凌央坐在原地没有过去,只是朝洛晓喊话,怕对方疼晕过去。
    洛晓确实很疼,连凌央说了什么都听不清楚。
    “歇十分钟。”凌央撑着自己在一地沙子上坐起来,查看背包里的东西有没有损坏,然后把手电筒关掉省省电,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
    周围自然是很安静的,凌央控制住自己的喘息后,就只剩下洛晓的呼吸声起伏在耳边了。
    “我鞋掉了一只。”良久,洛晓终于开口说话了。
    凌央踉跄着站了起来,挪到了对方身边,把洛晓扶起来坐好,“身上有什么出血的地方吗?”
    “没有。”洛晓很干脆地回答,但是声音听起来很疲惫。
    “好”凌央马上开始考虑用什么给洛晓当当鞋子,“你的包里装了什么?”
    洛晓背了一个白色的帆布包,如果没有被摔走的话,应该可以垫垫脚。
    “书。”洛晓简短地回答,感觉五脏六腑已经被刚才那么一摔给颠倒了,浑身难受得想吐。
    凌央重新打开手电筒,递给对方拿着,然后把洛晓的包卸了下来,“那我拆了啊,不贵吧?”
    “二十九块九包邮。”洛晓这一次的回答长了一些。
    “嗯,夏国近代史,哈哈,背着近代史来古地宫吗?我放在这了啊,让万俟国君也看看夏国发展得怎么样了。”凌央保持着跟洛晓的对话,虽然内容没什么意义,但可以吊着对方的精神。
    她留下背包的底部,用刀子在其余的部分拉上几道口子后撕开,让洛晓把脚踩进包底,用割好的布条把对方的脚绑好,“你动一动,站起来。”
    十分钟早过去了,洛晓必须动起来。
    “你看到脚下的血迹了吗?”洛晓被扶了起来,举着手电筒往凌央的脚边照,血迹被沙子衬得分明。
    “腿长在我身上,我需要看吗?”凌央掏了掏裤兜,找出几个小绷带递给洛晓,“帮我撕开,随便走一走,试试脚上绑得牢不牢。”
    她说完重新坐下,挽起裤腿,着手处理已经糟糕透了的伤口。
    “谢谢你啊。”洛晓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浑身就快要散架,她顶着剧痛在边上走动了一下,有气无力地朝凌央道谢。
    “我必须要回去,而你大概也没有死在这里的打算吧。”凌央拆了一支酒精往腿上倒。
    “嗯”洛晓摔得全身上下没有一处舒服的地方,但基本没有割破哪里,除了手上那个被李锡划伤的口子外,并没有流血的部位。
    她不巧很能忍,所以走了几个来回后,居然已经开始适应身上的难受了,“我帮你。”
    洛晓把手电筒还给对方,蹲下来用绷带将凌央腿上的裂口缠好。
    “一点都不疼,真的,我这是快乐的泪水。”凌央讲完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两个人一起笑了出来。
    凌央也帮洛晓把手上的伤重新弄了弄,然后站起来喝了点水,“走吧,我是全队的希望。”
    “好。如果下次你就把我丢下吧。”洛晓拖着脚步跟上已经迈开腿朝前去的凌央。
    “咱尽量不要到这一步。”凌央没有回头地答复她。
    “你是进来找什么救命药吗?”洛晓瞬间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傻白甜,人家来是不得不来,而自己又是在凑什么热闹。
    “算是吧。”凌央不知道要怎么描述自己将要做的事,也不清楚她究竟有没有可能真的走到万俟寰朔的所在之处。
    洛晓还没搭上下一句,凌央就停下了脚步,“这块又是谁的地盘?”
    洛晓挪过去看着凌央所指的石碑,“啊,鬼哭。”
    6666798474724512htl
    <scriptchaptererror>。网手机版阅读网址xx
    </scriptchaptererror>。6